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勿忘愛與和平的初衷

2017/9/28 — 10:10

2014年9月28日,警方施放催淚彈。(資料圖片)

2014年9月28日,警方施放催淚彈。(資料圖片)

今天是政權派出警隊向和平示威者瘋狂發射87枚催淚彈暴行的三周年。當日啟動的「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為時79日。佔中,當然有其違法性質,其發起人一路都沒有就此否認過。我作為一個執業律師亦不會鼓勵任何人做違法的事。

不過,是否所有違法的事就一定是壞的?我還記得當時天主教香港教區副主教楊鳴章曾說,犯法的事未必代表在宗教、道德、倫理上犯罪。就此,我到現在都相信,原本的佔中精神是值得堅持的。那份精神的核心,就是追隨民主目標並不單是「為民主而民」,而是要活出這制度最能發揮的整套人道價值觀。

在佔中的籌備與早期,愛與和平是從不缺乏的,令人感動的一幕幕仍在我腦海中:商討的精神。罵不還口、打不還手,就算被黑勢力毆打都保持冷靜的和平堅持。催淚彈狂發時的互相扶持。2014年10月1日時的那份克制、不去挑釁慶祝國慶的人士。縱使被執法者攻擊的那份「我沒有敵人」心態與舉動。各個佔領區的保持衞生、市民自發提供資源、佔領者的不分彼此地分享資源。香港幾個核心商業區的空氣質素改善。學生領袖不卑不亢地以理辯勝政府代表。

廣告

到了佔領的後期、及佔領後的近三年,情況有變化了。對於警隊部份警員盲目地針對示威者的處事方式,佔領者開始對警隊不信任甚至盲仇警。來自內地的遊客、學生、居民亦被攻擊為「蝗蟲」、「支那人」等。對愛與和平的堅持逐漸變成所謂的「以武制暴」來把非和平行為合理化。面對着政權的打壓、涼薄、無恥,不少非建制支持者的回應變成「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不要誤會,我不是要只懂批評「同路人」,而不願看見政權與其犬儒的各種惡行。當愛與和平未能立即帶來改變、政權與其犬儒又做得越來越過份,黑暗總會在大家的心靈內對大家說:「要對付邪惡就要以邪抗邪」。這把聲音十分誘人,而決定跟隨這道路的人士亦會在一窩蜂憤怒、非和平行動、仇恨、排外中感到自己聲勢凌厲。有些人決定走上這道路亦某程度上是可以理解的。但當大家喝了這黑暗之酒後,是否真的能成功爭取民主,還是會給更大的黑暗拿來做藉口一網打盡?就算這股黑暗能借來「成功」爭取一個外表看來似是真普選的制度,這股黑暗又是否能容易被送走?

廣告

外界有不少說法,指佔中是一件壞事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把一切怨氣、撕裂引發出來。我曾私底下同意這個看法。但想深一層,其實佔中策劃與初期所代表的深層次價值觀是美好的,之後幾年的問題不是因佔中所發,而是因太多人在絕望中受了黑暗的誘惑、遠離了佔中原本的理想。與其否定佔中的一切,我們現在更需要勿忘初衷,在爭取民主自由時重拾佔中所推崇的愛、和平、包容、開放、共融。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