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勿讓監管文化成為企業倫理

2016/6/21 — 19:36

【文:古華多羅】

近日,巴拿馬文件洩密除了讓各國政要商賈忙於收拾殘局,也使全球監管制度響起警號。儘管大部份涉案人仕也均有遵從其國家的監管要求申報資產,但仍能透過離岸公司以隱瞞所持巨額資產,甚至能公開宣稱一切皆合法地進行。結果稅務機關及監管機構也只可口裡說說密切留意而束手無策,實為對所監管制度賞了一耳光。問題的癥結不只是操作方面,而在於企業倫理上:商界已掌握削弱監管制度和國家分配資源的能力,加劇財富不均,影響社會結構。

事實上,每一次出現金融或其他制度危機,加強監管的聲音也此起彼落。監管當然能塑造商界的行為,執行監管的手法甚至可以十分極端。其一是完全靠外力監管。在香港,如銀行保險等行業,均面對極嚴厲的監管者,到達動輒得咎的地步。然而,巴拿馬文件揭示現行監管仍非滴水不漏。另一方的極端就是完全依靠自律,也是最多商人掛在口邊的積極不干預,但也是最為人詬病。香港近年不少例子,如最低工資,標準工時到必需成立旅監局,也說明靠自律的不足。縱使害群之馬只是少數,整個行業遭殃,使規管之聲與日俱增。似乎無論監管是「他力」還是「自力」,均未能完善處理問題。

廣告

當企業習慣了這種監管文化,並以此成為其企業倫理,就會變得因循:只求達到監管機構不再深究的地步。加上監管條例往往追不上市場高速發展,往往出現條例未能涵蓋的灰色地帶。結果社會只有等待每次業界被發現嚴重失德時,肇事者與監管者皆以「已符合監管要求」來開脫。監管機構當然也想透過提升企業倫理來補救,但在重商主義和自由市場的主旋律下,倫理被邊緣化至尤如宗教一樣的「私人領域」,不能作監管的依歸。形成今日監管機構和業界已經很努力地「交戲」,但仍是監管不力的困局。

巴拿馬文件已說明,若監管文化成為企業倫理,不單是商界的問題,更是社會資源流失,任由精英魚肉的地步。商人往往只給人「賺到盡」的印象,企業倫理和社會責任淪為有口無心的公禱文。現在,社會需要尋找一套個人德性和社群利益平衡的企業倫理。監管條例需要相當水平倫理責任感來執行才能避免苟且;除了個人利害外也需考量整個社會的利益。香港為世界金融中心,有些人會認為巴拿馬文件揭露香港為離岸公司的中心不足為奇,甚至認為將之打擊會影香港的地位。事實上,金融中心和自由市場的基石實為良好的企業倫理,法律和制度只是此倫理的伸延。如果有人認為,他們只需要香港的制度和法律而輕倫理,實在大錯特錯。這種倒行逆施的方針只會令金融中心從其根源壞死,使東方之珠光華不再。在其位者和商人實應反思,勿讓香港陷入萬劫不服之境。

廣告

 

作者簡介: 墨鏡外望,仍舊失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