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包致金:香港只享有「類法治」 應改變沒有民主也有法治的想法

2015/9/24 — 8:10

包致金(港大資料圖片)

包致金(港大資料圖片)

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在佔領運動一周年前夕,出席港大座談會時表示,應改變過去認為本港沒有民主也可以享有法治看法。包致金認為,應誠實地面對在沒有民主下,本港享有的只是「類法治」(approximation of rule of law)。包致金認為,香港應加強保障市民社會經濟權利,而非堅持及宣稱享有法治,否則會令追求民主人士對法制失望。

包致金接受《信報》訪問時進一步指出,政府縱使不完全民主,也可以透過盡量聆聽市民意見,貼近由選舉產生的體制。包致金在座談會中提到,自己2010年曾致辭提及在沒有民主情況下,只要有司法獨立、三權分立、根據國際慣例保障人權、不以保法治之名拖延民主步伐,社會仍可享有法治,但5年過去,市民應意識到沒有民主的情況下,本港只有「類法治」。

他又讚揚去年參與佔領運動的年輕人高質素。他在提到,參與佔領運動的市民時指出,「憲法是站在我們這的一邊(constitution is in our side),應盡量在法律框架內爭取法定權利」。他提及,注意到法庭有時是「進步的障礙」,例如甘地、曼德拉、及愛爾蘭民族英雄Robert Emmet均曾被法庭判入獄。包致金補充,正如香港過去曾克服重重困難,對年輕一代充滿信心。

廣告

包致金:「超然」不過是一個名詞

至於近日「特首超然論」爭議,包致金解釋,「超然」不過是一個名詞,並不重要,本港架構及運作上的確是三權分立,司法制度目前運作正常,法官會堅守崗位。包亦指出,大家需要注意一點,就是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釋法權,「這是一國兩制的特質」。他說,人大常委會授權香港法院在審理案件時,自行解釋自治範圍內的條款,相信如果這方式運行有道,香港的司法獨立是可以接受的。

廣告

68歲的包致金原為終審法院常任法官,2012年退任,轉任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當時臨別警告,一股風暴前的陰霾正籠罩本港法治,他遺憾未能與一眾法官共度時艱,「抱歉我要走了,以後每遇困難時刻,我只能當旁觀者,心裏很難過。」他勉勵港人不要氣餒,寄望年輕一代守護法治,「如果認為我離去是一個警號,那麼你們捍衞法治的決心,只會更堅定。」包致金在中學在香港入讀英皇佐治五世學校,及後到英國攻讀法律,70年代回港執業,80年代成為法官,1997年成為香港回歸後首批終審法院常任法官。

包官在多個判詞中經常持相反意見,任內曾處理1999年居港權《吳嘉玲案》、2001年居港權《談雅然案》以及,2010年外交豁免權《剛果案》;包致金在判詞中經常與其他法官持相反意見,成為少數的聲音。包致金其後接受訪問,首次公開透露,1999年人大常委會首次釋法,凌駕終院就居港權一案判決時,他與另外4名終院法官曾經認真考慮請辭。

(相關報道:明報 / 信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