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包致金、馬恩國和港獨

2016/4/30 — 15:17

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主席馬恩國日前撰文,指包致金大法官以「人權守護者」自居,呼籲包容港獨言論,實則偏袒個人,踐踏國家,究其原因,就是包致金大法官乃印度裔,只有「五分之一中國血統」,所以不能「感受新中國立國前國土四分五裂、列強瓜分領土、中華民族的痛」。此等言論,不値一駁,但馬氏題為「包致金錯解言論自由、偏私人權無視國家」的鴻文,法律觀點有誤,恐怕也代表了部分建制人士的心態,姑回應之。

港人言論自由,源於《基本法》,內有《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的保障,外接《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載列國家維護人權的義務。按《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十六條規定,言論自由,得以「保障國家安全」限制之。馬氏引《Siracusa原則》,解識他獨特的法律觀點,謂:

「國際法律家委員會在1984年於意大利召開由31名國際法律家聯席的會議上,為聯合國制定了「Siracusa原則」,原則就是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的限制和克減條款作出解釋,而此總共76條的解釋就是「Siracusa Principles on the Limitation and Derogation Provisions in the ICCPR」。對於「國家安全」,「Siracusa原則」第29條有以下解釋:當一個國家要去保護自己的存亡或領土完整,或其政治獨立被外力武力推翻時,該國家可以用「國家安全」為理由,去實施措施限制《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所賦予的國民的權利。」

廣告

《原則》第二十九條英語原文為:「National security may be invoked to justify measures limiting certain rights only when they are taken to protect the existence of the nation or its territorial integrity or political independence against force or threat of force.」翻譯成中文,應是「國家之生存,領土之完整,政體之獨立,受武力攻擊或威脅時,方可以國家安全為由,限制《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載列之人權。」易言之,言論與暴力無涉,則不能以國家安全為由限制之。馬氏的翻譯,誤將「自己的存亡或領土完整」與武力分開來講,無意而為,是疏忽,有意為之,則拙劣。

《原則》第二十九條之內涵,與一九九五年訂下的《約翰內斯堡關於國家安全、言論自由和獲取信息自由原則》對國家安全的理解一致。第二原則言:「A restriction sought to be justified on the ground of national security is not legitimate unless its genuine purpose and demonstrable effect is to protect a country's existence or its territorial integrity against the use or threat of force, or its capacity to respond to the use or threat of force, whether from an external source, such as a military threat, or an internal source, such as incitement to violent overthrow of the government.」由此可見,國際人權對國家安全的理解,斷不是馬氏所說「保護自己的存亡或領土完整」,即可限制言論自由。至於相關案例,汗牛充棟,此處不敘。

廣告

當然,馬氏可說,他全句的意思是「保護自己的存亡或領土完整‧‧‧‧‧‧被外力武力推翻」。言則此說與其打擊港獨言論之意無關,況且「自己的存亡‧‧‧‧‧‧被推翻」,「領土完整‧‧‧‧‧‧被推翻」,又是甚麼中文呢?馬氏無識,則有愧於法學交流基金會主席之名,倘若無文,則其自命炎黃子孫,華夏貴胄,亦甚滑稽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