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上遭針對 中醫生盼回港實習

2019/10/31 — 14:20

設計圖片(大學線)

設計圖片(大學線)

【記者│黃紫儀 殷格蘭 編輯│廖文懿 攝影│廖文懿 黃紫儀 黃雅詩 美術│ 黃雅詩】

反《逃犯條例》風波持續,中港兩地關係越趨緊張。自7月起,不少港人過關時曾因手機儲存了有關遊行的「敏感內容」,而被內地關口的邊檢人員截查盤問,亦有人因而被迫寫下「悔過書」。接二連三的扣查事件,令不少港人憂慮自身安全,避免北上。可是,香港近百名中醫學生為達到課程及執業試要求,仍須繼續前往內地中醫院實習。他們在中港關係敏感時刻往返兩地,實習期間受盡冷嘲熱諷,不少中醫學生都表示在學習及情緒上飽受困擾,紛紛向校方提出希望回港實習。

香港浸會大學六年級中醫生家怡(化名)今年初到廣州,開始為期一年的中醫實習。今年7月前,家怡形容她與中醫院醫師相處融洽,不時相約聚餐。醫師當時對內地的敏感話題持開放態度,言談間更提到六四事件等。但隨着香港的示威活動在7月愈演愈烈,師生關係變得疏離。連「香港人」的身分,也成了她的負擔。

廣告

家怡不僅被內地護士及學生排斥,還遭個別醫師處處針對。暑假期間,她被分派到必修科的診症室實習,怎料醫師得知她來自香港,便不分由說批評道:「你是否支持港獨?香港人搞事、遊行都是不合法的!」雖然家怡隨即解釋,獲得不反對通知書的遊行並不違法,但該醫師卻斷定她認為香港法律有別於中國法律的想法:「正正是港獨思想!」

其後,家怡與醫師的關係轉差,她有次向醫師請教一個治療手勢時,醫師故意無視她的問題,並語帶雙關地暗喻中港關係:「只不過(動作)表面看起來是這樣罷了,你都不知道大陸是怎麼樣的。」家怡啞子吃黃蓮,只能默默看着內地學生和醫師討論病情及治療方案,家怡沒有機會接觸任何病人,學習進程大受影響。

廣告

除了學業受影響,中醫院越益頻密的查崗制度也令家怡感到不滿。8月5日,即本港有市民發起罷工罷課罷市當天,身處廣州的家怡收到醫院負責老師傳來微信群組訊息,提醒香港學生要擁護「一國兩制」,又警告學生不可參與或發動任何違反憲法及「一國兩制」的活動,否則將被取消實習資格。

伴隨訊息而來的,是醫院內嚴密監控。家怡透露,過往學生毋需每天都到診症室實習,提前完成工作後便可回家休息或自修。因此,每逢周末家怡都會回港陪伴家人。不過自8月起,負責老師每天都會不斷致電到不同部門,查看香港學生行蹤,一旦不在診症室,即須上報。壓力之大,令家怡與同學承受很大的心理壓力:「好像處處都被人監視,很累。」

家怡因香港人的身分而被醫師冷待,只能站在一旁觀摩學習。(設計圖片,黃雅詩攝)

難忍醫師「港人皆暴徒」論 情緒繃緊委屈落淚

家怡的同學阿青(化名)亦有類似遭遇。當時在另一間中醫院實習的阿青指自7月起,內地掀起討論香港反修例運動熱潮。作為部門內唯一一個香港學生,她無可避免被醫師、內地學生及病人詢問香港近況。雖然負責實習事務的內地老師曾建議,醫師避談政治,但阿青無論到哪一個部門實習,每天都聽到斥罵港人的聲音。她憶述有醫師曾當眾拍桌子,破口大罵「香港人是暴徒」,也有病人得知她是香港人後,便在半小時診療過程中不依不饒地批評香港亂局。

即使阿青回到辦公室休息時,則有個別醫師在她旁邊,幾乎天天刻意地大聲批評「暴徒四處破壞」,又三番四次宣讀國務院對香港主權的聲明,強調「香港是中國的」。為保障人身安全,阿青只好唯唯諾諾、應付了事。但醫師的言辭使阿青深感委屈,有一次更不禁落淚:「非常難過,很想立刻離開,不再回來。」

在反修例運動前,阿青的實習生活無憂無慮。但運動爆發後,原本開朗的她,既要為香港的情況憂心,更要面對內地對香港人的指責,以及不慎失言或刪漏敏感照片可能遭公安或海關扣查的恐懼。這兩個月裏,阿青長期精神繃緊、夜不能寐,直言自己已對內地生活失去安全感,根本無法專注實習,腦海中只有一個願望:「我想回香港。」

阿青曾不止一次聽到醫師謾罵香港人是暴徒,令她的心情大受影響。(廖文懿攝)

浸大酌情處理學生請求 香港中醫師指內地實習得益有限

為了消弭阿青和其他同學的疑慮,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於8月三度派員到廣州與學生會面。有學生在會上要求學院彈性處理,允許學生選擇回港實習。浸大傳訊公關處回應表示,香港暫未有教學中醫院可供實習,故安排學生到內地具臨床教學醫院資格的中醫院,學習中醫執業資格試範圍內的病症。校方又稱已向學生派發證明信件,方便他們過境和安心實習。信件證明了學生在內地實習的身分,並列出數個老師的聯絡電話。多次目睹過關的同學遞上證明信卻依然被扣查後,家怡與阿青認為,一封證明信不足以保障學生人身安全。二人又質疑,香港《中醫藥條例》並沒有規定學生必須前往內地實習,校方應考慮學生情況彈性安排。

根據中醫藥管理委員會(下稱中管會)網頁顯示,學生必須完成「不少於30周的畢業實習」才可報考中醫執業資格試,而中管會亦有醫師資格的審批權。由於條例沒列明實習地區,學校安排課程和實習地點上有較大選擇權。面對學生的憂慮和考慮到學生已完成30週實習的規定,浸大中醫藥學院於10月10日再次回覆學生,同意酌情處理部分六年級學生的中醫畢業實習安排,惟學生選擇回港後將不能再返回廣州實習。有關安排將會遞交給香港中醫藥管會備案。

香港目前有三間設有中醫學院的大學,其課程均會安排學生到內地實習。在中醫界選舉委員會委員兼中醫師胡嘉兒眼中,回港實習是目前最合理和安全的選擇。她指出內地醫療制度有別於香港,行使中西醫合流,內地中醫師會為病人提供西藥。由於實習所學難以在港應用,學生因而得益有限。中醫學生若到本地公私營診所實習,反而可更熟悉診療模式及醫療環境,為將來執業作好準備。胡嘉兒重申,香港目前有18間可供實習的中醫教研中心,故大學應減少學生到內地實習的時間,並容許他們到本地診所實習。

中管會允院校靈活設計課程 但具體安排仍不清晰

除了香港浸會大學,香港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均有學生分別在不同學期到上海和廣州實習。港大回覆查詢時稱,暫未收到同學求助,但會定期安排老師到內地探望學生。

有中大中醫學生發起遊行,希望喚起校方及同學對中醫學生北上實習情況的關注。(黃紫儀攝)
 

「中大中醫北上實習事宜關注組」(下稱關注組)曾於9月12日的遊行中,向校方及外界反映實習學生過關及實習時遇到的困難。關注組亦向校方遞交過百名中大中醫學生聯署請願信,並多次與校方開會商討,要求學校容許今屆及以後的中醫學生自行挑選實習地點。有關注組成員指出,有部分教職員堅稱到內地實習是最好的選擇,中大中醫學院助理院長張保亭教授亦說「沒有違法怕什麼拘留」,而院長梁挺雄教授則在會上建議同學「入鄉隨俗」和「尊重當地法律」。

中大校長段崇智於9月20日發電郵予全校學生,稱因應本年特殊情況,將安排中醫學生於今年11月至明年3月回港實習。但關注組翌日表示,安排只適用於原本已可自選實習地點的六年級生,質疑校方未有解決五年級學生明年1月必須到內地實習的問題。中大中醫學院回應本刊記者時則指,9月初已就課程實習安排展開討論,並已向中管會反映情況,要求在短期特別情況下彈性處理。

負責中醫註冊的中管會屬衛生署管轄,本刊曾就中醫學生的實習安排向衛生署查詢,衛生署回覆,為免妨礙院校編排課程的靈活性,中管會未硬性規限畢業實習地點,院校可自行設計課程和安排實習。不過,所有課程的修訂必須經過中管會轄下的中醫學位課程評審小組審議,再交由中管會考慮是否通過。署方亦確認,有院校於9月18日提交初步建議,中管會正與該院校商討個別學生的實習安排。

原文刊於大學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