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京欲借泛民手否決政改?

2015/6/7 — 13:39

上星期,泛民前往深圳與京官面討論政改。會談沒有亦不可能有成果,早已是意料中事。在一般的正常情況下,不外乎是雙方重申一下立場,京官循例堅持「八三一決定」是憲制性決定,不會撤銷。之後,便是泛民議員召開記招,抨擊一下京官根本沒有誠意,大家便各自收工回家吃飯。令人始料不及的,是中方非但沒有釋出善意,反而擺出更強硬姿態,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在記招中表示﹕「以後各任長官,實施普選,都要按照『八三一』,它的效力不限於一次選舉,是長期實施」。很明顯,今次京官根本不是來遊說泛民支持政改的,而是在逼使泛民否決政改方案。

此事最有趣的地方,是北京打了特區政府一巴掌。政府在之前宣傳「袋住先」時,還信誓旦旦的聲言「袋住先不等於袋一世」,不斷強調政改方案通過後,將來還有修改優化的空間。如今京官講到明「八三一」的效力是長期實施,這不是等於拆穿政府之前是在講大話不﹖北京是不可能不知道政府在遊說時講過甚麼,這意味著他是蓄意拆穿政府之前的大話,同時封死了泛民可以「轉軚」的唯一理由。

其實事情發展到今日,大家已經可以清楚看到,最不希望政改方案通過的,反而是北京。有論者如韓連山之流,還在揣測這有可能是北京作出重大讓步前的掩眼法,實在令人忍俊不禁。其實大家回顧歷史,便會發現北京當日頒佈《基本法》的那一年,是六四事件發生後不久的 1990 年。在六四鎮壓過後,懼共情意結高漲,更因此而爆發移民潮,《基本法》頒佈的本身,便是為了穩定民心而派發的定心丸。

廣告

換言之,當日北京在《基本法》加入普選的憲制承諾,只不過是權宜之計,而且在草擬過程當中,早已為自己留下大量阻止普選落實的安全閥,故意在條文中加入「提委會」、「民主程序」、「循序漸進」、「實際情況」這些語意曖昧的字眼。更有可能的是,今日「八三一決定」提出來的普選框架,早在25年前頒佈《基本法》之時已有定案,一切只是秘而不宣,直到最後關頭,才把《基本法》的魔鬼細節顯露出來。

廣告

坦白說,若到今天仍幻想北京作出讓步,無疑有如痴人說夢。普選本身意味著下放權力,而共產黨馬上得天下,香港又已經回歸,它又豈有可能輕易下放權力﹖這好比一個老闆,要他下放權力的可能只有兩個,要不放權對己更有利,要不公司沒你不可,才可任你跳草裙舞。

泛民作為在野勢力,呼籲大家跳草裙舞正常不過。問題只是,香港現在還有沒有跳草裙舞的本錢﹖用大陸的政治術語來說,究竟香港還剩下多少統戰價值﹖如果大陸的綜合國力,仍像是回歸初期,或許香港尚有跳草裙舞的本錢,可惜現實並不如此,而且大陸也深信普選有機會令香港出現「顏色革命」之時,他便不可能在政改問題上讓步。

對北京來說,掟一個泛民不可能接受的方案出來,借泛民之手否決政改,然後將扼殺港人普選權的責任推給泛民,這才最能符合北京的最佳利益。如此說來,李飛為何有那段講話,目的也自然一清二楚了。

原文連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