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京驅逐低端人口 讓無權者為當權者的錯誤賣單

2017/11/28 — 18:37

北京驅逐低端人口,引發人道災難,因為工作原因在北京前後小住過一年,加上零零星星跟進過一些相關新聞,稍稍整理下當中一些背景。

整件事背後當然隱含中共派別鬥爭,明指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暗射背後的習近平,但除了政治原因,驅逐低端人口卻是鐵一般的事實,原因簡單不過,就是北京人口太多,早已超出負荷。

根據官方數字,目前北京的常住人口達2170萬,在過去20年,人口增加了6成。香港市民經常覺得香港人口過多,造成一大堆交通、住屋、環境問題,當然大陸遊客亦令問題惡化不少,但作為參考,香港的人口密度是每公里住了6500人,北京呢?17200人,是香港是兩倍有多。

廣告

人口過多,問題自然一大蘿,曾經到過北京的人,都會對北京的交通擠塞印象深刻,每天的上下班時間,在各環區和長安街的交接位置,塞車一兩個小時是常態,是大陸著名「堵城」(堵車的城市簡稱),即使官方實施單雙車號限行之類的措施,都只是杯水車薪。

塞車以外,人口過盛亦令北京食水供應嚴重不足,據報北京人均水量不到100立方米,遠遠低於人均500立方米的國際缺水標準。而北京另一「盛景」霧霾,官方一直以市民煮食產生的炊煙、汽車廢氣和供暖燒禾桿草等產生的廢氣來解釋,亦同樣是人口過多造成。

廣告

問題顯著,官方亦不是沒有做功夫。要了解,大陸有所謂戶藉人口和非戶藉人口,非戶藉即是外來工作的人口,而北京的非戶藉人口,大約有800萬左右,即城市人口約4成,在北京土生土長的人口無法處理,官方一直著手針對這些外來勞工,當中早已有區分「高端」、「低端」人口的先兆。

約兩個月前,國務院批准北京市的總冊規劃,目標是在2020年,將人口控制在2300萬之內,為人口封頂。而去年北京推出積分落戶政策,嚴格限制外來工作人口獲得北京戶藉,積分落戶是甚麼一回事呢?就是高學歷、有穩定收入和在北京有物業的「高端」外來人口積分較高,較有機會獲得北京戶藉,低收入、低學歷的近乎未遠不能落戶。

官方還透過阻止外來人口子女在北京就學等行政手段,例如從2010年起,關閉外來子弟學校,外來打工人士的子女就學困難,自然難以留在北京,以控制人口增長。

除了限制人口,北京政府亦在2015年確立,在通州建設北京「副行政中心」,將北京「市行政機構」,搬到現時北京市東端的通州,疏導首都機能。

但這種種措施,都是治標不治本,因為整個北京人口問題,根源是規劃錯誤,積重難返。

現在的北京市,以古北京城的基礎,由故宮天安門為中心,以近似圓形環狀向四周擴張,二環、三環、四環逐步向外推進,而東西貫通的主要道路,就是常說的長安大街,這種橫盤式的布局,令長安街和各環狀高速公路的交接點,成為永恆的塞車黑點。而這種單一核心的城市布局,令城市中心迫爆,各中央黨政機關如中南海、外交部,都位於市中心,金融街就在西城區,遷不走、搬不動,打工的、居住的都向市中心擠,張制人口、設副城市中心都難以有限解決問題。

說北京規劃失誤看似是馬後炮,但其實早在中共建政之初,著名建築師梁思成(梁啟超之子)70年前已經提出,現在的北京規劃完全錯誤,並和當時的北京市長彭真激烈爭論,梁思成建議將首都設在現在北京市的西部,並建設多核心城市,保留原有的北京舊城,但不獲接納。

原因,是當時的中共老大哥,蘇聯,認為北京建都應該以故宮成核心,而毛澤東亦有一股站在北京城樓,看城市盛景的願景,結果專業建議被政治蓋過,埋下了今天驅逐低端人口的遠因。(其實當日定都北京,亦是政治考慮,包括北京是千古帝都,國民黨政府定都南京,新中國就要另選首都等因素。)

當時梁思成說,「在這些問題上,我是先進的,你是落後的,50年後,歷史將證明你是錯的,我是對的。」到了1960年,梁思成更預言,「早晚有一天你們會看到北京的交通、工業污染、人口等等會有很大的問題,我至今不認為我當初對北京的規劃方案是錯的。」最後歷史當然證明了梁思成正確。

其實解決人口過盛,不是沒有更合理的方案,例如用財務誘因,促使人口撤離,或乾脆遷都,早在1980年已有學者提出遷都,2006年400多名人大聯名提案遷都,但結果不了了之。

最終中共都是用最簡單粗暴,對其而言最方便最低成本的方式,「解決」人口過多:向無財無勢、無產無權的所謂「低端人口」開刀,掩蓋自己多年來的決策錯誤,此暴政之所謂也。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