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歐童話啟蒙兒童嘲諷權貴

2018/2/26 — 19:17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中佬阿燒】

安徒生的「黑童話」聞名於世,《國王的新衣》算是「黑中之黑」的作品。故事成於一八四七年,亦即丹麥由君主專制轉型為君主立憲制的前一年,是時中產階級已不必委曲求全、以做違心事和說違心話維生。而文學作品裡對權貴的揶揄和嘲諷,正反映彼時自由開放的社會風氣。

本來,《國王的新衣》最惹笑的應是國王出巡、醜態畢露的部分。但小讀者大概讀不過癮,因為安徒生並沒有按照「膠膠哋」的童話套路,安排大量群演指著國王捧腹大笑、然後國王惱羞成怒地離場,反而在故事裡一再強調:「聰明的人才能看到這塊布,愚蠢的人卻看不到」。那是因為近現代君主專制的形式已不可與中世紀同日而語,除了暴力的迫害(persecution)之外,它還發展出新玩意——宣傳(propaganda),國王可藉此將是非判斷的標準和審美標準沒收到他一人手上,以便在精神上麻醉人,營造其權力為人所授、受人擁戴的假象。

廣告

看到國王新衣的人,不是獲讚「眼力好」或「品味高」,而是「聰明」,正好反映成年人世界對「聰明」的定義——那就是「會來事兒」。說不定,國王知道自己身上沒穿衣服,同時他知道大家知道他身上沒穿衣服,大家也知道國王知道大家知道他身上沒穿衣服——要是這樣,我簡單粗暴地把真相說出來,豈不顯得我無腦、沒深度且不成熟?於是,國王與人民合謀演了這齣戲。

這時候,不會來事兒(即不聰明)且不成熟的孩子,不合時宜地說了句真話,等於扇了在場各位一巴掌,身旁的父親首先受啟蒙,然後話傳開去以後所有人都承認他說的話。故事最後真相大白於天下且受公認,大約符合小讀者的期待。

廣告

若故事搬到現實、再換一個國度上演,小孩極可能被控尋釁滋事罪甚至煽動民族仇恨罪。因為這個低端人的一句異議,並非簡單地打破了一個謊言,而是打破了整個族群的集體幻想或集體信仰,這無異於挑起一場革命。他得隨時準備好,遭受全丹麥人唾罵為「丹奸」或要求「滾出丹麥」。想到這裡,也許就能體諒莊子不跟井蛙語海、不跟夏蟲語冰、不跟曲士語道,而不會像某些「大愛包容」的左膠學者那樣質疑:人家不知道、不理解,為什麼藏著掖著不說呢?你要不吝分享,別放棄每一個人嘛……

安徒生仍啟蒙兒童用說真話來嘲諷權貴,就是將社會的未來託付給這些不成熟的、不會來事兒的人。國王穿沒穿衣服對一個小孩來說重要嗎?不重要的;說破真相嘲諷國王對小孩本身有什麼好處?沒有的。可是,安徒生卻要啟蒙兒童冒險做這樣一件既無好處、也不重要的事,最後小孩可能連一個頑固的信念也撼動不了,也或許那個小孩本沒有興趣去撼動誰的信念,但都無損他呼聲的可貴,因為那是一個現代公民社會本該發出的呼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