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會論述(三)我們想要一個甚麼樣的區議會?

2015/9/29 — 15:16

1999年特區政府以推行市政服務改革為名,將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解散,改由食物及環境衛生署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接管,一切原本由民選議會所掌控的地區行政權力盡收政府。殺局之後,政府並沒有把市政局權力下放區議會,區議會只保持地區諮詢及有限度審批開支的角色。食環署和康文署的官僚作風,加上被建制派壟斷的區議會只懂保皇,發揮不到監察及諮詢作用,導致地區政策脫離民意,窒礙社區發展。

例如極受市民歡迎的桂林街夜市,由於小販多為無牌經營而被食環署掃蕩,深水埗多名民建聯區議員齊聲支持,卻完全沒有思考如何能讓夜市合法和規範地經營下去,給市民多一個選擇,也可保存一點區内特色。另外,食環處將目前位於欽州街有三十幾年歷史的布料市場永久關閉,地皮改作興建住宅,趕絕在那裏經營的布販,卻不作善後安排;一班深水埗建制派區議員則閉門做車,聯名動議另闢地方發展布料市場,又建議引入美食車和搞嘉年華云云,根本沒有理會布販和市民的實際需要。

至於早前備受公衆爭議的星光大道活化工程,康文署不經招標給予新世界發展負責一事,正是被建制派佔了九成議席的油尖旺區議會所建議。政府就該計劃進行公眾諮詢,共收到愈340份意見書,只有9份支持,其餘爲反對。大部份反對聲音來自星光大道周邊的商戶,他們皆表示未獲諮詢意見。特區政府固然偏幫大地產商,就連民選的區議員都漠視民意,懶得認真做諮詢。

廣告

區議會在缺乏實則行政權下,是否就只能做一些大白象地標和「蛇齋餅粽」式街坊福利活動?除了過時過節搞嘉年華、平日幫老人家量血壓、爭取延長綠燈兩秒等,區議會還有甚麼可做呢?2004-2007年黃英琦擔任灣仔區議會主席時,就示範了怎樣實踐民主理念,提倡由下而上的居民自主規劃,如何在一波又一波的保育事件上,如囍帖街、藍屋、灣仔街市、太源街等,讓居民獲得重建項目的知情權和談判權,與市建局、城規會和地產商周旋,捍衛自己的社區。

我們認為區議會應該有以下功能:

廣告

1) 制訂市政藍圖,規劃及改善社區環境,包括交通、衛生、保育、公共空間,提高居民的生活質素
2) 建立社群形象和文化,提高居民的社區認同和歸屬感
3) 推廣文化及藝術活動,提升居民精神生活
4) 鼓勵居民參與本區行政,實踐民主理念

到底我們想要一個能讓公眾參與,與居民同心協力建構社區的區議會,還是一個只懂派小福利,但在重要事情上永遠站在權貴一方的區議會?就讓我們在今年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用手中一票作出正確抉擇。

 

思言行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