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會論述(二):改變香港政治生態必須從區議會做起

2015/9/14 — 10:46

區議會近年最為人詬病的相信是一個又一個大白象地區工程,例如花2500萬元在南丫島建停泊單車場、5000萬元在觀塘興建音樂噴泉、5500萬元在大埔林村增設許願樹屋和度假屋、8000萬元在大圍明渠上建五人足球場、一億元在荃灣加設一個活動室等等。這些工程的共通點是造價不合理地昂貴,實際效用成疑,缺乏諮詢和遭區內居民反對。

細心想想,這些浪費公帑的大白象工程不就是今天特區政府大型基建的翻版?決策過程透明度低,沒有認真做好諮詢;佔議會大多數的建制派霸王硬上弓,權力缺乏制衡;造價高昂的地標式建築,變成有關人士的政績工程,甚至有可能成為貪腐溫床。跟耗資數百億以至過千億元的高鐵、港珠澳大橋、機場三跑等項目相比,幾千萬的地區工程當然微不足道,但內裡問題如出一轍。

除了地區小型工程外,政府每年撥款達3.5億元給區議會舉辦「社區參與計畫」,目的是鼓勵市民多參加社區事務,各區的地區團體都可以申請撥款來舉辦各種文娛康樂及公民教育活動。根據《明報》早前報導,大部分該類撥款都是用來舉辦嘉年華、一日遊、茶聚、晚宴、生日會等收買人心的聯誼活動,對地區發展根本沒有實質幫助。建制派議員更經常利用撥款進行政治宣傳,例如國慶和回歸慶祝活動,甚至支持政改和人大831決議等等。長年累月的小恩小惠和洗腦教育,培育出一批盲目附和政權的橡皮圖章,每逢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便被大規模動員,成為建制派的鐵票來源。

廣告

《明報》更揭露,很多區議員同時屬於區議會「指定地區組織」的成員,甚至擔當領導職位,變成自己批錢給自己,監察和審核形同虛設。涉及過千萬撥款的大型活動如藝術節和舞蹈節等,很多都沒有經過公開招標,就由負責議員兼任的團體包辦,明顯有利益輸送之嫌。這不禁令人想起當年特區政府未經招標便把數碼港項目批給李澤楷,如今又用同一手法將星光大道計劃給予新世界發展。

被建制派囊括十八區正副主席的區議會,其實就是現今特區政治的縮影,在位者只知權力與私利,罔顧公眾利益,視程序公義如無物。每年花掉十多億公帑的區議會,沒有做好諮詢及社區發展的本份,只淪為一些人的政治和歛財工具。特區政府不但沒有好好監察資金運用,近年更積極增加撥款,讓已壟斷區議會的建制派壯大,繼續發揮其保皇角色。年底區議會選舉在即,梁振英突然換上民建聯前副主席劉江華出任民政事務局局長,看來是想利用其豐富的選舉經驗,鞏固建制派的優勢。

廣告

立法會有一半議席由功能組別產生,香港市民無法改變議會被建制派主導的局面;新一屆區議會將取消所有委任議席,除了新界區27個當然議席,其餘400多個皆為直選議席,我們實在沒有藉口讓建制派繼續壟斷。要改變香港的政治生態,就必須從區議會做起。
 

思言行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