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會選舉版的《竊聽者》

2015/11/30 — 10:53

(插播一篇,與馬拉松無關的文章)

上星期有一宗新聞,已淡出政壇的前社民連成員吳馨燃(獅子),披露了建制人士曾慫恿他到大坑選區參選,提名人力物力資金全包,以鎅「灣仔好日誌」楊雪盈的票。這件事,令我想起了一套十年前曾看的德國電影 "The Lives of Others" (香港譯作《竊聽者》)

年青一代的朋友,甚至是獅子自己,都未必看過這套贏得 2007 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德國戲。

廣告

故事大約講述,編號為 HGW XX7 的情報人員,獲指派監控一位政治上沒有甚麼「過失」的作家,嘗試找出他反革命的罪證。在監控、監聽的過程中,情報人員卻開始被作家的情操、言談和思想感化了,不單止同情作家,甚至變了暗中保護作家的天使,在自己的職權範圍內,用盡一切方法保護他,好讓他的「反革命的罪證」不被曝光,但 HGW XX7 隱藏「罪證」的行為被上司發現了,最終被降職去拆信。

有一天,柏林圍牆終於倒下了,東德秘密警察 Stasi 解散了,監控的檔案全部公開讓人民查閱。作家也去翻閱自己的檔案,才驚覺原來自己一直被身邊的人監控、打小報告,同時知道有一位 HGW X77 暗中保護他。他看完檔案後,寫了一本名為 "Sonata for a Good Man" 的小說,向 HGW X77 致謝。

廣告

記憶中,電影最後的一幕是:已成為平民的情報人員到了書局,看到這本小說後,拿起來翻了幾頁。兩人的生命軌跡終於溝通了, HGW XX7 也得到最終的救贖。

鎅票事件,不正正有點像區議會選舉版的《竊聽者》嗎?

獅子曾經是我在中大兼教的學生,大學年代他已是熱血青年一名、利物浦的狂熱球迷,未畢業已投身於政治。熱血青年當年要從政,惟一方法只能靠攏泛民政黨,獅子亦加入了社民連,並曾經參選區議員。 2011 年是泛民的低谷,區議會兵敗如山倒,獅子也落敗了,他後來也退出政黨、淡出政壇,發展自己的事業了。我常常在想,若果獅子遲幾年出生,又或遲些才從政,找到同一輩的年青戰友,一起參選今屆的區議會,他可能已經當選了,注目程度不下於鄭達鴻吧。

以當前的政治氣氛,要具名披露這件非法勾當(包攬他人選舉經費,慫恿選舉),不可能沒有壓力的,獅子願意挺身而出是相當勇敢。若獅子要明哲保身,最容易是拒絕鎅票後遠離事件,但他情願拖至最後一刻,好讓建制人士已沒有時間找人鎅楊雪盈的票,楊雪盈最終亦險勝了對手。

如果獅子沒有盡力拖延,建制人士很可能找到其他人參選,楊雪盈恐怕會以些微票數落敗。

現實或許沒有電影浪漫。若獅子沒有公開這件「鎅票」交易,相信楊雪盈不可能像電影橋段般,最終知道黑暗之處發生的角力與故事。她大概永遠不會曉得,原來有這一位素未謀面的獅子,曾經盡力在背後保護了她,讓她與支持者為選舉所付出的汗水和努力修成正果、沒有白費。

我只在中大兼教過短短三年,有幸教過獅子這位學生,這是我無上的光榮。

正正因為做好人要負代價,擇善固執,才更顯得難能可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