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議會選舉的重點與啟示

2015/11/30 — 10:31

資料圖片:區選點票

資料圖片:區選點票

11月22日,香港舉行四年一屆的區議會選舉,性質上類似台灣的里長選舉。全港劃分成431個極小選區,單議席單票制,一人一票,直選當區一名區議員。這是2014年雨傘運動之後首次全港性選舉,選舉結果備受關注。除了68席因無競爭對手而自動當選之外,餘下363席由867名候選人競逐。總投票率47.01%,約146.8萬名選民投票,高於上屆2011年41.49%,更創有史以來新高。

向來區議會選舉是中共組織動員下建制派人士的禁臠,上屆他們更破天荒囊括約90%議席,但是本屆選舉結果顯示民主派劣勢開始扭轉。建制派席次下降,僅拿下約70%議席;民主派進佔29%,增加25席。最矚目的是雨傘運動後決志從政、被支持者暱稱為「傘兵」的政治新人,在事前無看好的情況下,一舉奪得8席,正式成為香港民主陣營的一支新力軍。此外,現任泛民「超級區議員」何俊仁、馮檢基,以及身兼立法會議員的現任建制派區議員鍾樹根、葛珮帆,均告落選,立即成為城中熱話。尤其對於在東區漁灣選區連任多年的民建聯鍾樹根議員(1829票),意外敗給提名前最後一天報名的獨立人士「傘兵」徐子見(2017票),市民直豎姆指,「有請小鳳姐」,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歌聲多奔放,個個喜氣洋洋。

綜觀全局,民主陣營在區議會選舉結果上略有進步,首次扭轉自1997年以來得票率逐年拾級下降的大趨勢,其中尤以新民主同盟16人出選15人當選的成績至為亮麗。至於由中共投入大量財力、人力、物力組織動員催票的親共陣營,表現略遜預期,但仍穩踞全港各大區議會的控制權。由此可見,在實際政治大局上,民主派只不過是小勝,多拿數十席,但是依然翻不了盤,變不了局。至於這次選舉的重點與啟示,縈縈大者,略有數端。

廣告

一、雨傘運動效應

這次選舉是2014年雨傘運動後首次全港性分區直選。原本區議會的功能相當有限,主要向特區政府就地區文化康樂及環境衛生事務提供意見,並且坐擁可觀資金決定相關地區工程。眾多區議員一方面蛇齋餅糭、搬米派米、喧寒問暖,另一方面控制法團、輸送利益、形象工程,說來說去都是自己和他人的經濟利益。在數千人組成的極小選區當中,歷年來選民往往選擇那些能給自己帶來實際利益的候選人擔任區議員,因此經驗往績、組織動員、人際關係正是決勝關鍵。

廣告

然而,雨傘運動效應改變了部分選民的投票態度,至少在部分選區呈現強烈的政治理念傾向抉擇,不再是較量經濟利益多寡。8名年輕「傘兵」,以及擊敗葛珮帆的工黨成員葉榮,顯然欠缺地區工作政治經驗,但獲選民青睞,得以嶄露頭角。這種現象已經無法用「利益輸送」或「社區經驗」來解釋,只能以「政治理念」或「社區希望」來詮釋。越來越多選票承載著選民內心深處良知的吶喊,以及對社區生活和香港社會的未來憧憬。還記得中共一直指雨傘運動勢必導致民主派失勢,並且吹噓有一股「反佔中」的所謂「沉默大多數」,但事實證明剛好相反。雨傘運動之後,投票率創新高,民主派議席及得票率激增,親共派灰頭土臉,自慚形穢。由此可見,雨傘運動至少無礙民主派開拓票源。一眾港共地下黨員對此已經完全無話可說,充其量只不過是把其失利原因「去政治化」,表面上歸咎「傘兵」善於宣傳民生議題及淡化政治立場,實際上是害怕中共興師問罪。

二、青年擊敗老人

老人退場,青年上位,正是這次區議會選舉的鮮明特色。少壯大捷,選民求變,除舊迎新。當選的區議員,平均年齡為44.7歲,較上屆年輕約1.6歲;如果扣除自動當選者,平均年齡更進一步下降至44歲。在年齡分佈方面,當選議員有高達三成是在30至40歲之間,總人數110人。低於30歲的也有46位,佔當選議員13%。年紀最輕的當選人是沙田松田選區的「傘兵」黃學禮,年僅22歲。沙田王屋的「傘兵」黎梓恩、沙田博康的新民主同盟趙柱幫、西貢軍寶的新民主同盟黎銘澤,三人均為23歲。另外,看看是誰擊敗「超級區議員」馮檢基,以及身兼立法會議員的建制派區議員鍾樹根、葛珮帆,就知道支持「世代更替」的龐大民意力量。

其實,包括民主黨在內的不少政黨都直言「青年擊敗老人」的廣泛選舉現象,已經意識到「世代更替」的力量,並且表明將會極力「培訓」年輕人才云云。其實,與其說培訓,不如說讓位,反而更適當。至少民主黨內「乳鴿」南區孖寶區諾軒、羅健熙,以及中區孖寶許智峯、吳兆康,都是靠自己艱辛耕耘與多年努力贏得議席。反觀屯門區政治老人何俊仁、陳樹英的敗選,說明了他們技不如人,時不我與。誰又該培訓誰呢?

需知道雨傘運動後成立的「東九龍社區關注組」,其「傘兵」成員黃子健率先在樂華北選區勝出,以1729票壓過僅得1246票的現任區議員、報稱獨立的馮錦源。此外,大坑選區的傘後組織「灣仔好日誌」「傘兵」楊雪盈,戰勝新民黨對手王政芝,以1398票對1148票險勝。「大衛擊敗歌利亞」的政治傳奇正在上演。這些完全不是被老政客「培訓」出來的。此外,有人抹黑所有「傘兵」都是無間道和動機不純,但卻不仔細區分真假「傘兵」,畢竟空言無據,反顯私心自用。

世代更替,老人退位,歷史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假如何俊仁(64歲)、馮檢基(62歲)一開始就榮休退位,主動讓路給自己黨內或民主陣營的年輕世代,很可能就可以成功交棒,光榮無憾,居功厥偉,盡享美名,可惜不然,蒙上污點。急流勇退,不再戀棧,半生政客,達者幾希?

展望明年立法會選舉,我懇切呼籲那些年逾60歲的民主派人士,不分政治光譜,不要繼續參選,讓位給年輕人吧!你們的民主努力已經失敗,你們的政治時代已經過去。釋放自己,釋放別人,救救香港!退休之後,你們可以政論縱橫,可以提攜後輩,但卻不宜繼續從政。民意落後趨勢絕對不會因為你們的主觀奮鬥意志而轉移!

三、區議會無過半

民主派在這次選舉的最大遺憾是未能取得全港18區任何一個區議會的過半數議席,控制不了主席及副主席人選,控制不了動議表決結果,既制止不了親共集團的腐敗行為與形象工程,也避免不了針對特區政權的逢迎拍屁。全港區議會依舊由親共建制派過半數主導。即使在民主派比例較大的沙田區議會(19:20)及深水埗區議會(11:12),民主派也是分別各差一席才可過半數,未免功虧一簣,更不用說大家本來滿懷翻盤期望但卻慘敗收場的葵青區議會(10:20)。至於沙田區議會,建制派與民主派在直選中打成平手,但建制派卻有一名「當然議員」(全港目前仍有27席「當然議員」,由各地鄉事委員會主席當然組成),即使民主派議席在沙田區由8席激增至19席,也是無補於事。

無論如何,這次選舉扭轉不了18區區議會「事前堅決反對、事後成功爭取」的港共集團啦啦隊格局。如果有人還要認為民主陣營的區議會議席由一成躍升至三成,肯定將會改變區議會生態,未免過於樂觀,昧於客觀形勢。在實際政治作用來說,無論議席如何大增,不過半就是缺乏控制權,與今無異。

四、三個政團全敗

社民連、人民力量、熱血公民的候選人全數敗選,全軍覆沒。總得票數僅約22000票。如果扣除街工這個葵青區民主派小政團不算,上述三者得票總數畢竟是全港所有政團之末,遑論各自得票。然而,這個結果不太令人感到意外,因為這些政團一直把主力放在宏觀政治論述與全港性行動,較少持續著眼於個別地區事務。它們是選立法會發動議會抗爭與不合作運動的材料,也是喚醒公民發動街頭抗爭與公民抗命的引擎,但這次選舉卻證明它們無力贏取選民支持他們從事地區政治事務。這正是有待其成員深切檢討與反省的重點。

依我看來,任何民主政治與公民社會等宏觀理想,離不開每個人(不只是「公民」或「基層」之類抽象概念)的切身感受、權益、理想、價值觀念。公民社會從來不是空中樓閣,而是有血有肉,大論述必須與小論述銜接。唯有如此,人權法治自由民主的精神才可深入民心,喚醒市民,共同奮鬥。要做到這一點,不僅要有政治綱領,更加需要深耕細作。畢竟區議員是有點像社工性質的職位,需要與小選區內數千人建立廣泛聯繫,不宜單靠宏觀政治理念大論述挑戰對手。

觀乎傘後組織8名「傘兵」當選,其實他們付出許多時間和精力,堅忍耐煩,勞怨不避,觀察分析區內大小問題(例如小巴班次與座位數目太少),與居民一對一、一對多、多對多討論交流,貼心關懷程度比那群親共樁腳做得更出色,不只是在街頭派發傳單、播音宣傳、上載臉書而已。事實上,這正是為何他們會勝選的真正原因。街工亦然,新民主同盟亦然。這些年來,社民連、人民力量、熱血公民在這一方面,顯然做得不夠好,以致繼續慘敗收場。兩相對照,優劣立見,有待改進。

五、本土意識抬頭

市民關心自己生活的社區環境與問題,正是公民社會萌芽成長的第一步。接下來只要由點及面,即可推展到社群關懷、本土意識、民主自治、命運自主等不同層次,彼此環環相扣。關鍵就是保障自由,捍衛人權,確立法治,維護公義,排除專政黑惡勢力的一切軟硬干擾。香港民選區議員正是負責處理本土地區事務,與社群關懷息息相關。如果他們能夠在選民授權下,進一步把全港政治氛圍引向本土意識、民主自治、命運自主,啟迪民意,共同行動,那麼他們就可被視為真正的本土民主派。

綜觀全港選舉結果,建制派總得票數793911,平均得票率47.4%,取得299席,當選率60.3%;民主派總得票數582075,平均得票率42.6%,取得125席,當選率37.9%。民主派當中表現最亮麗的,正是脫離民主黨、聲討妥協派、打響本土民主旗幟的「新民主同盟」。原本有8席區議會議席的「新民主同盟」,這次在北區、大埔區、沙田區、荃灣區及西貢區,一舉奪得15席,幾乎是上屆的兩倍,派出16人參選,僅1人落敗,總得票數高達42148,成績斐然。大埔怡富選區任啟邦更取得4148票,成為這次區議會選舉「票王」。

正如新民主同盟召集人陳竟明指出,很多人支持新民主同盟是因為認同其「本土優先」的理念及地區工作,反對梁振英政權,而且雨傘運動後年輕「首投族」票源增加,以致有利其選情。立法會議員范國威進一步表示「年輕世代」與「本土意識」互為表裏,黨內的年輕一派呂文光能夠成功接替退任西貢區議員張國強,正是「世代交替」的佳例。

畢竟,新民主同盟一直推動本土民主,一方面拒絕假普選、密室談判,另一方面反對簡體字橫行、要求香港奪回大陸移民審批決定權、要求節制大陸旅客總量、堅持香港福利及民生資源要以港人優先、反對陸客惡質文化泛濫香港、反對赤化和大陸化。這些主張說出了許多香港人的心聲。此外,成員譚凱邦也憑「反對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主打本土環保議題,實現零的突破,以1668票勝出荃灣馬灣選區。他哽咽表示,在選舉中受到鋪地蓋地的抹黑,以及大量操普通話的助選團攻擊。畢竟共產黨投放了這麼多人力、物力、財力,擺出了這些下三濫手段,全港例子實在多不勝數,但是很多選民不是傻瓜,具備本土民主意識,反對香港被共產黨赤化或大陸化,支持新民主同盟候選人,說明了真正的民主選舉只會成為中共專政集團永遠的夢魘。

社群關懷、本土意識、民主自治、命運自主,四者層層遞進。選舉結果更趨年輕化與本土化。香港所有民主派政團應該深切反省,方能有如新民主同盟般脫胎換骨,鞏固本土民主陣營,抗拒中共赤化專政。此外,這次選舉結果更加反映出中共集團「反佔中、反本土、反港獨」的「三反」文宣完全破功,而且中共刻意把佔中、本土、港獨這三點連成一線,結果正是把全港所有民主力量凝聚起來,扭成一股繩,絞殺專政、離地、天朝的中共集團。雖然目前「港獨」論述尚未成熟,但是本土、民主、拒共已經越來越成為香港人的主流共識。一旦中共加強打壓,繼續專政,香港獨立、脫中自治的論述勢必橫空出世,迎向2047年這個香港政治大限。

六、需要政治協調

民主派在選舉後其中一個值得檢討重點,就是所謂「鎅票」或「撞區」的爭議。有人認為:民主黨何俊仁、民協馮檢基,以至工黨新力軍趙仕信等一眾民主派候選人落敗,都是深受其害。然而,歸根結柢,個人努力不夠,不應怨天尤人。單議席單票制,得票最多者勝,規則明確清楚。或怨泛民,或怨熱狗,或怨傘兵,以己為本,目光短淺。畢竟選舉就是競爭,不同候選人互相比拼,應以平常心看待,不宜大驚小怪。

然而,「個人不宜抱怨」不代表「大局不宜改善」。大家如以本土、民主、拒共為最大共識,選舉前宜先行協調,避免民主派候選人之間「撞區」現象泛濫,導致當區支持民主派的選民有親痛仇快之感。如果民主派候選人之間協調不成,而且預料二人「撞區」後必敗無疑,以致兩敗俱傷,那麼他們宜用民調或初選等方法擇優參選。如果任何一方不尊重上述結果,或者拒絕民調或初選,甚至指責對手是偽民主派,擺出一副漢賊不兩立的架勢,那麼唯有分道揚鑣,各自努力,後果自負。

綜觀這次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內部已有一定協調,也與部分傘兵候選人達成某種共識或默契,盡力避免「撞區」,值得支持;但是部分選區依然出現「撞區」現象,未免遺憾。這種形勢顯然對共產黨支持的候選人有利,應予盡力避免。所有民主派政黨也應以「民主派勝選優先於某政黨或某個人勝選」為優先考量,知己知彼,面對現實,進退有度,攻守有序,不要意氣用事或抹黑同道,要以民主派最大勝算為出戰的主要考量。從錯誤中反思與學習,正是每位從政人士的必修課。今年區議會選舉如此,明年立法會選舉亦然,屆時盼望全體民主同道精誠奮進,功不唐捐。

七、慎防中共詭計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中共集團對於這次區議會選舉投放了史無前例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工聯會、婦女會、中資機構針對其會員或僱員催票固票;親共票站調查方便中共幕後運籌帷幄,快速動員鐵票部隊或幽靈選民投票;接載老人院老人們到票站根據預設指示投票;派出一堆大陸人包圍與跟隨各區民主派重點候選人不斷嗆聲斥罵;選區重劃擺明偏袒親共陣營動員鐵票。凡此種種,罄竹難書,但畢竟只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其實,中共集團這次採取重點出擊的戰術:「重擊」矢志勝出的選區,「放空」信心滿分的選區;目標是阻止民主派在葵青區以及其餘17區議席過半。結果是「重擊」的部分如臂使指,十拿九穩;「放空」的部分意外連連,葛根盡丟;但是依然達成全面控制所有18區區議會的總體目標。從民主派的角度來看,大家需要關注的是被中共重擊的部分,不是被中共放空的部分,進而掌握實際,妥善因應對策。

舉個例子,葵青區議會原為民主派議員比例最高的區議會,但民主黨本屆在該區痛失4席,失守葵青。民主黨現任區議員在石蔭、大白田、長亨,均輸給民建聯的挑戰者,但如果大家細心觀察,即可發現現任區議員的得票數目並無重大變化,基本上守住了上屆勝選票數,但建制派得票卻大幅增加。在葵青石蔭選區,民主黨副主席尹兆堅以54票之差,敗給首次參選的民建聯李世隆,而民建聯在此區的得票較上屆升1207票,與過去一年內突然上升的選民人數1268粗略相若。大白田、長亨兩個選區也出現類似狀況。原因何在?票從何來?老人院、假地址、幽靈戶。如果大家往這個方向查究,必有重大收穫。

此外,民主派內的中老年政治人物也成為中共集團的重點狙擊目標,目標是「懲罰」他們今年否決假普選方案,以及防止有全港性知名度的政治人物有機會參與明年立法會「超級議席」選舉。民主黨何俊仁、民協馮檢基二人的慘敗遭遇,當然不在話下。至於屯門區,2012年代表民主黨參選立法會新界西直選落敗的陳樹英,在這次區選也敗給民建聯,失去自1994年起連任至今的屯門兆康選區議席。陳樹英這次得票2267,較上屆增加156票,但民建聯對手巫成鋒的選票則大增1090票。這不但是一個抗爭世代的終結,也是中共強棒出擊的結果。

再者,中共集團同樣不會放過相對激進的民主派人士。在2014年3月底南區海怡西選區的補選中,新民黨新丁陳家佩取得2023票當選,民主黨單仲偕及人民力量袁彌明合共取得2003票。及至本屆區選,袁彌明再撼陳家佩,袁得票2245,超過一年半前她與單仲偕得票總和,但陳家佩得票竟爆升922票而連任。在63%高投票率下,這922票從何而來,同樣耐人尋味。

總而言之,中共一直奉行「兵不厭詐」的政治謀略,實則虛之,虛則實之,毫無道義。因此,民主派應該投入相當資源,揭弊除垢,在老人院、假地址、幽靈戶等各方面,以偵探查案的科學精神,拆穿中共詐術,把造票、灌票、買票等各種卑劣手段公諸於世。黑暗可以很邪惡、很橫蠻,但卻總是敵不過半點光明。陽光之下,五星必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