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選唐吉訶德 5】小業主再戰巨人 莫炎熙:我要趕走新民黨

2015/11/19 — 13:14

區議會選舉轉入大直路,候選人都在趕製最後階段的宣傳單張。

周一下午,60歲的莫炎熙與助選團在天水圍天頌苑,派發上周剛印好的單張。

單張的大標題這樣寫:「單挑房委六年夠辛苦」,說的是莫炎熙與房委會那場糾纏六年的官司,莫炎熙單人匹馬入稟土地審裁處與房委會打官司,追回數千萬元管理費。單張上另一紅色標題,寫着幾隻大字,「新民黨人 不要欺人太甚 」,開宗名義向爭取連任的新民黨區議員黃卓健開炮,叫新民黨「無幫手 勿抽水」。

廣告

新民黨黃卓健的助選團,在另一邊派傳單,用字也不甘示弱,指摘莫炎熙忘恩負義,「追討天頌管理費歷時多年,真的是單靠一人之力可以做到?期間我多次盡力協助,還介紹超過6位律師…昔日朋友,如今是競選變臉…友誼路上,您可有類似經歷,感同身受期待與你共勉…」

雙方助選團都向街坊派單張、叫口號。我問莫炎熙選情樂不樂觀。他連連點頭,反指壓力在對方身上,「我哋冇壓力。」

廣告

莫炎熙從口袋掏出電話,給我看當日《大公報》的剪報,「佢哋動用到《文匯報》、《大公報》,唔係一兩篇,係接二連三,如果佢哋無壓力,唔使做呢樣嘢喇。好坦白,好肉酸架,咁大個黨。」

《大公報》、《文匯報》兩份親中報章,確實特別關注莫炎熙。過去三個星期,兩報起碼用了三篇報道、近2000字報道頌柏區選情,內容主要都是針對莫炎熙,質疑他「扮獨立呃選民」,又引述黃卓健批評莫炎熙傳單用字涉誹謗。

被左報針對,他沒有擔心過,「你知道啦,特別係《大公報》、《文匯報》,根本無人睇,得佢哋自己人睇。」

見我們談起選情,為他助選的盧太在旁搭嘴,「我哋 hea 住做,hea 住去選。哈哈。」莫炎熙笑着糾正,「不是hea,只係我哋無負擔。」他續道,勝出當然好,就算贏不到,他也有滿腹大計要實行,「到時我又會有另一個方法去幫屋苑做嘢。」

莫炎熙一直自覺個性不適合搞政治,以前別人邀請他參選或者助選,他都沒有興趣。他今次倉促決定參選,部分原因是再受居民推舉,而最主要的原因,是莫炎熙感到有迫切需要,從屋苑裡趕走新民黨。 

單挑房署

天頌苑是八萬五時代的產物,屋苑密密麻麻的住宅大廈之間,有一座商場。全個屋苑15幢樓宇逾6000戶,是天水圍區內第二大居屋屋苑。

1999年8月,升降機公司在天頌苑L及K座安裝升降機,發現運作不順,房署遂調查發現短樁醜聞,兩名品質制工程師及助理監督其後被判串謀訛騙罪成。揭發短樁問題後,L及K座要用加固工程修復,1999年起一直丟空,埋藏了日後管理費爭議的伏線。房署作為L及K座的業主,堅持單位未入伙,毋須向管理公司繳交管理費,期間又以業主身份授權官員在業主大會代表L及K座單位投票,包括投票選擇管理公司等。

兩幢短樁樓經加固復修後,在2008年終獲發滿意紙,隨時可以推出市場,天頌苑業主委員會翻舊帳指責房委會欠交管理費,發律師信要房委會繳交近十年合共數千萬元的管理費。房委會態度強硬,反建議向業委會賠償500萬元,莫炎熙不滿附帶一大堆免責條款,賠償費太低,組織居民反對,推翻賠償協議。

拖沓了幾年,2012年梁振英上台,要大量各類型的房屋供應,L及K座重推出市場,房署想加碼賠償管理費,以平息事件。屋苑有些小業主認為應該接受。可是,莫炎熙依然不服,查案例、問律師意見,堅信道理在自己一方,入稟土地審裁署,房委會由代表資深大律師莫樹聯應戰。莫炎熙仍記得,當日得知對手是莫樹聯,即刻嚇破膽,擔心敗訴要負擔天價律師費,「賣樓都唔掂」。

好在他單挑房署成功,房委會敗訴須即時付管理費連利息超過7200萬元,成就小市民打贏大狀的傳奇故事。房委會今年引用《時效條例》[1]上訴,要求豁免1999年至2001年間,約2900萬管理費連利息,高院今年8月判房委會勝訴,案件須發還土地審裁處重審。而姑勿論結果如何,業主總算追回了4000多萬元,已經比很多小業主原先預估為多。

8月份,天頌苑掛上黃色巨形橫幅:「慶祝追討管理費成功 8月1日起免管理費一年」

工黨趙恩來facebook

工黨趙恩來facebook

最憎抽水

回頭看,之所以出現莫炎熙一手打贏官司的傳奇故事,多少因為他個性使然。

莫炎熙說他不適合搞政治,因為對他來說,政治要變通,政治要懂得妥協、見好就收,這些他都不會。房委會好幾次願意賠償金額加碼和解,街坊提議他和解,莫炎熙一口就拒絕。

「我一係唔去追,我要追管理費,就只要兩條路。第一條路,就是房委會將佢欠下7000幾萬錢,計得清清楚楚,因為我收少一蚊,都會畀人鬧出賣屋苑。第二條路,法庭判。法庭判一蚊就一蚊,我都接受。」

這樣的一個人,好聽就叫有原則,難聽講就是固執。連莫炎熙妻子都認為,不值得搞上法庭,夫妻在家裡都不談官司;有鄰居在背後冷嘲熱諷,笑他傻,「到後來,整個天頌苑得我一個人追」。

事實上,莫炎熙為打這場官司,前前後後花了2萬多元,就算7200萬元欠款全數追回,以整個屋苑6000多戶平均計,每戶分攤萬多元。莫炎熙糾纏六載,荷包還要倒蝕,還未計他假如打輸官司要賠償房委會律師費的風險。

「有時好多人做嘢,都係為啖氣,為公義。無可能你欠我哋錢,仲要講到我哋係刁民,咁咪即刻質完我哋食完死貓之後,再畀你摑一巴。」

他罵的是運房局局長張炳良,張炳良當年企硬不談判,又說有充分理據不接受小業主申索,不應該浪費房委會資源云云,莫炎熙感覺受辱,銘記至今。

莫炎熙本來很抗拒政治,因為要爭取房委會賠償,他對政黨態度倒是務實,新民黨、工聯會、工黨等政黨接觸過他,他都不抗拒。泛民中人推薦的律師,他今天仍感恩,他也記住工聯會介紹的律師幫過忙。

至於新民黨,他的評價離不開兩字:「抽水」。

在追討過程中,新民黨確實多次聯絡莫炎熙,主動提出協助,有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副主席田北辰邀他一同見房署官員,與房署商討,「我坐咗半個鐘頭,覺得唔對路。妖,傾來傾去都唔入題。我跟住插嘴話:其實講來講去,我哋屋苑無業主立案法團,如果有法團,根據程序一早追你管理費用,一早解決咗。」

房署官員竟然當場承諾,假如有一定數量的業主支持,會協助成立業主立案法團,莫炎熙估計,在席官員可能不熟書,不清楚原來成立業主立案法團後,就會按法定責任向房委會興訟追收欠交管理費,房署幫助成立業主立法法團,等同搬石頭砸自己腿[2]

他本來就不相信,房署會兌現承諾。過了一陣子,當日有份安排見面街坊兼新民黨黨員果然向他說,房署官員「炆耳仔」,謂「當你聽錯,當我無講」,着莫炎熙不要追究。

莫炎熙不禁要生氣,責怪新民黨輕易就範,「由當日開始,我已經唔信新民黨。」

商討無果,新民黨黃卓健多次聯絡莫炎熙,說要介紹律師提供意見,莫炎熙見過一次,覺得大狀沒有誠意幫手,在街坊慫恿下,半推半就下又見了幾次,大狀說來說去都是「有得打」三個字,未有詳細分析案情,就着他在高等法院興訟。

在高院打官司啟動民事索償,就要律師樓存入至少數十萬的按金,並非小數字。莫炎熙心裡拿不了主意,他一再要求對方仔細分析案件雙方理據,卻不得要領,「我心諗,輸贏佢都有錢,梗係有得打,點會無得打?但我點樣又得打先得架!你要講理據畀我聽。」

莫炎熙憶述,黃卓健也遊說過他,追7000萬難度太高,或者要房署加碼至千多萬還有可能,他再次申明原則,黃卓健放棄再勸,「佢話,咁莫生,我幫你唔到,你自己去告佢。」

莫炎熙事後回想,追討房署的決心就更堅定,多少因為黃卓健這句悔氣話。(《立場》記者曾經當面邀請新民黨黃卓健接受訪問,他其後回覆拒絕,理由是選舉日在即,未能抽空。)

偶然之下,他找資料發現,追討管理費可以透過土地審裁處,申請費用只須數百元,訴訟比在高院入稟成本低得多,也說明興訟不一定要透過高院,偏偏新民黨介紹的大狀從來沒有提過這個選項。莫炎熙再沒有多想就決定提訴。

反反覆覆與新民黨接觸,莫炎熙斷定,新民黨介入事件的立心不是幫居民,只是一心想盡快拆掂事件,好讓他們為政府立功,在居民面前邀功,「佢擺明為政黨利益、點會為我哋利益?」

看着黃卓健傳單,標榜曾為他介紹六名律師,莫炎熙一臉不屑,「我終於明白(黃卓健)點解咁做(介紹律師),原來又係要用來抽水。」 

黃卓健的宣傳單張

黃卓健的宣傳單張

跌落屎坑

因為向房署追討管理費,莫炎熙在2010年獲邀加入天頌苑業主委員會。莫當時起初抱著「為街坊做啲嘢」的心態。入到業委會,他大失所望。

「我發現自己跌咗落屎坑。」

莫炎熙對預算案提出異議,質疑預算案不妥當、資料不足,業委會主席無視,斥責他「搞咁多做咩」,叫委員依樣舉手通過。

見識過業委會的議會暴力,他還發現,有份追討房委會管理費的業委員成員,原來也因欠交管理費被釘契,「房署同佢傾追討管理費,你話搞唔搞笑?係咪荒天下之大謬。」

當了三,四個月委員,莫炎熙感到,業委會根本無心服務居民,憤而劈炮,「業委會唔係保障我哋居民的利益,而係將我哋利益雙手送畀管理公司、送畀房署。」

莫炎熙實行做「在野黨」,列席業委會會議,要反過來監督業委會。有次他在業委會的一次會議,目睹業委會內成員兒戲通過球場的維修工程,追查之下發現球場油漆的中標公司索價30多萬元,工程費離奇地高昂。他裝扮成另一屋苑的業主,直接找承建商報價,發現中標公司索價竟然比承建商直接報價貴了幾倍;他又聯絡棄標的工程承建商了解,發現招標條款出奇地刁鑽,例如訂明要用某牌子的日本油漆,承建商不得不放棄。

愈查愈可疑,莫炎熙懷疑工程涉及圍標,到廉政公署告發,廉署探員指表面有圍標嫌疑,可是圍標並不犯法 [3]。莫炎熙走到警署報案,警員勸他息事寧人,「警員話,我哋警察局買嘢都貴過人架喇,警車車軚貴出面三倍。莫生,你咪當買貴嘢,算囉。」

「你話,吹唔吹脹?」莫炎熙無奈道。

他絲毫沒有放棄的念頭,在屋苑派傳單,誓把事件唱通街。收到律師信,莫炎熙繼續抗爭,「有人要話我誹謗,咪告我囉,上到法庭睇邊個衰。」

結果,管理公司叫停30多萬的油漆工程,重新招標,金額大減近半。

這樣一位屋苑抗爭者,順理成章被推舉成業委會主席。

一場政變

莫炎熙與一班戰友去年中成為業委會新一屆內閣,他們大部份都是新手。

「在野黨」變成「執政黨」,當上主席的莫炎熙,最着緊如何實踐監察管理公司。他們每月定期巡查,揭發屋苑大廈泵房等設施異常殘舊;收到居民投訴後又揭發了多個問題,屋苑大堂冷氣機保養合約定期依時交費,竟然因為「沒有零件」,壞掉了沒有維修;還有大大小小的採購合約,不少是購自管理公司的關連企業,索價總是比市價貴。

「唔係我哋專登去找出來,而係攞上手都係問題。」莫炎熙輕嘆。

今年5月,莫炎熙以天頌苑業主委員會的身份,向房委會發信,羅列出屋苑十大管理問題,要求房委會以公契經理人身份[4] ,向居民解釋以及解決問題。

信件寄出了幾個月,沒有任何回音,9月份,業委會發生了一場「政變」。

8月29日晚,有居民對莫炎熙說,收到通知屋苑會召開特別業主大會,莫炎熙有點錯愕,初時不以為然。翌日早上,他也收到通知,一位叫崔志強的業主,收集5%業權的最低門欖,要求召開特別業主大會,解散這一屆的業委會。

莫炎熙這屆業委會去年甫上台三日,就有人收集業權,指控他們內閣貪污,要啟動程序解散業委會。莫炎熙向土地審裁處提出申請,指對方申請理據與事實不符,要求土審判定收集的簽名無效,未幾就嚇退了對方。

這一趟,莫炎熙又打算用司法途徑解決,可是反覆聽過律師意見,可能要動用到禁制令才有用,訴訟成本不菲,唯有放棄。到莫炎熙開始收取居民的授權票時,已臨近特別業主大會,為時太晚。對方早就嚴陣已待收足授權票。

莫炎熙事後了解,不少居民在不知就裡的情況,將票交給對方,批評有人講大話。為莫炎熙助選的盧太也指,很多居民都以為,簽署的授權票,是反對安裝大堂趟門,糊裡糊塗把授權票交出來。

而莫炎熙斷定,這次事件背後,是有政黨力量發功,企圖控制業委會。

莫炎熙的質疑,並非無的放矢。

拉倒莫炎熙、當上新一屆業委會的崔志強,是消防處職工總會前主席,與新民黨關係密切。上次區選前,新民黨在天水圍的辦事處開張,辦事處主管正是崔志強。當時已盛傳崔志強會打算出選頌柏選區,但新民黨其後向傳媒表示,崔因舊患復發,逼不得已退出,改派年輕的黃卓健臨危受命。

2011年8月,新民黨在天水圍的辦事處開張,辦事處主管正是崔志強。(新民黨網站圖片)

2011年8月,新民黨在天水圍的辦事處開張,辦事處主管正是崔志強。(新民黨網站圖片)

莫炎熙認為,此次「突襲」,背後正正是新民黨搞鬼,「點解我肯定新民黨搞,因為當成立新一屆業委會的時候,我發現,七成成員都是新民黨背景,崔就係新民黨黨員(目前已退出),好多都係新民黨之友,同佢地嘅支持者。」

(崔志強接受本網訪問,提出另一版本。他提到,推翻業委會,全因有居民不滿莫處理霸道。崔志強稱,在當選業委會主席後,即退出新民黨,強調罷免事件與新民黨完全無關。對於新一屆成員是否大部分是新民黨的支持者,崔稱不知情,詳見註 [5])

莫炎熙不是完全反對政黨背景人士介入屋苑事務,因為政黨始終有較好網絡,也有專業人士,若能夠有它們適當地支援,業委會做事也事半功倍。然而,他覺得,新民黨並非真心真意幫居民的政黨,只想在屋苑裡攫取政治利益,「如果政黨是正派,唔係想係屋苑搵食嘅,或者可以為屋苑爭取利益。」

區內兩大政黨新民黨、民建聯,早有想沾手、控制業委會的迹象,所以莫炎熙上任之初,想接觸另一泛民主派政黨工黨,希望平衝建制派的勢力,但未竟全功,已被踢落台。

最令他不滿的,是新一屆業委會上台後,沒有盡責履行監督管理公司責任,莫炎熙他們曾經質疑、叫停的合約,新一屆立刻付諸實行,「你咁搞法,管理費咁樣花,日後大維修的時候,我點保障自己,而家你哋幫唔到我哋去保障利益,我哋無辦法一定要自己出返嚟,去保障自己利益。」

居民為莫炎熙感到不值,遊說他一定要參選。在區議會選舉報名前數天,莫炎熙下定決心,要踢走新民黨。

莫炎熙收集業權,以啟動罷免現任業委會主席的程序,同時報名參選區議會選舉,挑戰現任新民黨議員黃卓健,「我要趕走新民黨,你哋係屋苑咁搞法,令到好多居民反感。」

決定參選

於是,莫炎熙投身他以前最想避開的政圈裡去,臨急臨忙報名,組班底,設計傳單、報名加入泛民區選聯盟,還要盤算6萬多元的選舉經費如何用。他最討厭政黨抽水,為免招人話柄,莫炎熙婉拒加入政黨的邀請,並拒絕接受居民的捐款,以自己積蓄支付經費。

他的班底大部分是競選初哥。第二度訪問莫炎熙,是區選倒數第六日的下午,助選團發現黃色的競選團背心不見了,匆匆忙忙在找。

天頌苑外的輕鐵站,新民黨的街站分工有序,有人舉牌,有人高呼口號:「支持正氣人士!」「支持年輕人!」莫炎熙那邊人比較多,卻有點像拉雜成軍,「支持2號」的口號叫出來,各有各有節奏,幾位助選的師奶有時會嬉笑一番,有婦人抱着嬰兒派傳單。態度認真的阿叔獨個兒在新民黨街站前舉牌,好像要搶個有利位置。他們都是天頌苑居民,為莫助選的義工。

晚上七時許,放工時間,莫炎熙與助選團走過對面私樓屋苑栢慧豪園。天頌苑分為兩個選區,領柏及頌華。莫參選的領柏選區,除了天頌苑,還涵蓋了中產樓盤栢慧豪園。

這一晚,對手黃卓健早就佇立在栢慧豪園外,向住客揮手致意,哈身鞠躬。莫炎熙在天頌苑有知名度,在栢慧豪園卻未必。問他這裡會否是新民黨票倉,莫炎熙滿有信心,「都未必,中產未必鍾意蛇齋餅粽,未必鍾意新民黨。」

有信心還有信心,由天頌苑走出去做頌柏區的區議員,單憑監督天頌苑管理公司的往績,是否足以說服選民?除了要趕走新民黨,他還有有什麼藍圖要實現?

莫炎熙說,有件事是自己的心願,無論他當不當選,都應該要做。

他希望天頌苑居民能夠先組織起居民聯會,再逐漸聯合鄰近的屋苑,組織街坊聯會,壯大居民的聲音,「我希望到時可以成立資料庫,將附近每一個屋苑曾經接觸過的contractor或者supplier,分別評分、將所有標書公開。」

承建商之所以能夠圍標,是因為市場價格不透明,有利他們暗裡合作抬價。要杜絕圍標,唯一途徑就是資料全面透明化,「我們需要去抗衡管理公司介紹回來的supplier,而家好多圍標就是管理公司listing supplier,大家串通,我做A屋苑,你做B屋苑,他做C屋苑,於是屋苑工程,總是貴過人,全部都好貴。」

「好坦白,日日畀人圍標,我哋做唔到嘢,你根本唔知個工程應該值幾多錢。你一定要靠附近屋苑,攞個reference。」

在莫炎熙的藍圖中,只要居民組織起來,不單有望對付圍標,還可以左右社區規劃、政府政策,進而社區事務由居民話事。

「我希望,天水圍所有居屋私樓,大家能夠組織一個聯會,當我們向政府爭取東西的時候,我們成功機會大好多,係咪先?」

「我哋可以左右政府政策,可以改善屋苑、社區規劃,唔使話好似而家咁,規劃亂晒龍,政府就連醫院選址都好差。」

「如果我哋有天水圍居民聯會,試想一下,有十萬人係會員,佢夠膽唔聽!政府最驚是一盤散沙的民意,當你集合到一班人,心態一樣,同政府抗衡,唔可以睇少。」他一口氣說。

即是在社區推行民主工作?

「無錯,啱喇!」,莫炎熙繼續滔滔不絕,抨擊政府如何不濟。

(《立場》記者曾經當面邀請新民黨黃卓健接受訪問,他稱當時正擺街站,着記者稍後致電他。黃卓健其後以短訊回覆,拒絕接受訪問,理由是選舉日在即,未能抽空。)

----------------------------------------------------------------

[1] 莫炎熙在2014年,提出索償要求房委會邀交,包括1999年12月至2014年8月30日欠繳的管理費共4,507萬元、欠繳管理費的利息2,629萬元等。但房委會一方上訴,指根據《時效條例》,莫不能追討超過12年欠款,即2001年10月之前的管理費,涉款約3,000萬元。上訴獲高院接納,發還土地審裁處重審。土地審裁處近日依據高院的判決,免去相關款項,莫表示會研究是否上訴。

[2] 業主立案法團是根據大廈公契及《建築物管理條例》規定成立的獨立法人組織,具訴訟權力。法團在法律上代表所有業主管理該建築物的公共地方,照顧他們的利益和承擔責任,並有權任免管業經理及監督其工作。至於業主委員會主要協助加強各業主和管業經理的溝通,就大廈管理的重要事宜向管業經理提供意見及作出建議和決定,並監察物業管理公司的工作。成立業主立案法團,需要一定業權比例支持,因此當時房署取態,對天頌苑能否成立業主立案法團,相當關鍵。

[3] 根據競爭委員會公佈執法指引,今年12月生效的《競爭條例》,把圍標視作違例;但現時廉政公署所調查的大廈維修圍標案件,主要針對是否有業主立案法團或業委會成員以至承建商涉及貪污或串謀詐騙,如果不涉貪污或串謀詐騙 ,圍標未必違法,見廉政公署網站

[4] 由於天頌苑一直未正式成立業主立案法團,房署仍是屋苑的公契管理人,仍負有監督管理公司的責任。

[5] 崔志強接受本網電話訪問時解釋,他發起推翻業委會,全因有居民不滿莫炎熙處事霸道,希望由他代為出頭。崔志強強調,事件與新民黨完全無關,但他承認,曾與黃卓健閒談間,提及罷免業委會。崔志強指,為免被人指摘政黨身份插身屋苑事務,他在當選業委會主席後翌日,已辭任新民黨成員,又反問記者有政黨背景,是否不能關注屋苑事務。

對於有指居民被誤導交出授權票,崔志強說從未聽聞過有關說法。有指新一屆成員大部分是新民黨的支持者,崔稱不清楚委員的政治背景。崔志強又透露,自己支持黃卓健參選,並多次質疑莫炎熙與工黨關係密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