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選大軍系列之一】區諾軒:因為我佔領唔投我票 我甘願承受

2015/7/8 — 18:28

(2015選戰 顛覆區議會!圖片)

(2015選戰 顛覆區議會!圖片)

民主黨的區諾軒在2011年以24歲之齡首次參加區議會選舉,選區是南區的利東(一),結果以119票之差擊敗競逐連任的對手、公屋聯會的張少強。鄰區利東(二)則由黨友羅健熙勝出,傳媒形容他們是「利東孖寶」,也成為較受到注目的政壇新星。

現實與理想的衝突

做民主派區議員,有很多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衝突,有時要選擇堅持理想和原則,另一些時候卻要與現實妥協。

區諾軒反對蛇齋餅粽,但不能拒絕這樣做。「我打贏民建聯嘅priority高於唔派嘢出去嘅原則。為咗要鬥贏,結果要咁做。有班人係覺得攞物品係開心,唔派就冇做區議員本分。就算做,我都唔係純粹俾利益。我會調整內容比重,擺時間去搞旅行、粵曲同文化表演,比直接派油派鹽好。而旅行係組織過程,第一佢要俾錢,第二喺旅行過程中可以交流好多地區問題。」

區議員的街坊活動看似很刻板,但也可以搞搞新意思,例如阿諾他曾經邀請黃夏蕙到邨內唱歌,還有握手環節,「啲街坊簡直係欣喜若狂」。近來他開辦日文班,親自教授,大概可算是開創區議員歷史。另外,他看到長者漸多,協助他們辦理遺囑,感覺口碑不錯。

但是說到雨傘運動,他就選擇堅持原則。他當時積極參與佔領,還曾被警察拘捕。他會如何處理地區內的不滿聲音?「喺佔領期間,我哋每日會貼交通改道嘅消息,做區議員本分。同時我解釋點解咁做,令街坊接受。」但是,他指有不少市民將佔領期間的短暫不滿,凌駕價值追求。他們仍未明白不民主政制,正是使港人生活在水深火熱的原因。他們也不明白,那些開口埋口保普選保法治的民建聯,在議會出賣過他們多少次。「如果群眾因為我佔領唔投票俾我,我甘願承受呢個結果。」他對自己和整體泛民在今年區議會的選情相當悲觀。

區議會成建制派聯絡中心

當了三年半區議員,他認為區議會是親政府陣營經營社區關係的地方。「佢哋將區議會睇成自己嘅圈子,並且以唔同形式出現,例如大量飲宴、社交場合。民主派好受排斥。當地區紐帶深,政權就買你怕。地區執政黨係最有資源同能力。」

因此,他反對政府大量撥款區議會,舉辦賀國慶賀回歸:「咁係酬庸建制派團體。睇死民主派唔會bid呢啲撥款。而家又批咗錢宣傳《基本法》,咁變咗區議會係宣傳機器。」他認為有關活動由民政處舉辦較適合。

民主派互相猜忌

他又毫不會留情批評民主派。尤其是看到建制派可以合作,但泛民不能。他以最近地區反對利南道建住宅的例子:「建制派喺附近三個區有意出選嘅人好緊密合作,一齊搞反對活動。相反,民主派最大問題係猜忌心太重,門戶之見太多,冇辦法幻想我哋、公民黨同人民力量一齊開會。我理解海怡關注組,即係人民力量嗰邊,同居民有持續溝通,但泛民協作係零。」

另一樣令他不滿的,是泛民中人空降參選區議會:「街坊唔會覺得你嚟係為個區,你攞區議員身份做跳板。呢啲attack好毒,但係係自己招致。」大部分雙料議員,都是由地區做起。他舉了李華明、單仲偕、湯家驊作例子,幾位都失敗收場。對於陳家洛有意出選海怡東,他有極大保留。

(編者按:「區選大軍系列」會訪問多位不同黨派、有意參加今年區議會選舉的民主派人士,以不同角度剖析選情,日後陸續刊出。)

原文刊於「2015選戰 顛覆區議會!」facebook專頁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