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選大軍系列之二】街工黃潤達:單談政治只得兩成票

2015/7/8 — 18:39

(2015選戰 顛覆區議會!圖片)

(2015選戰 顛覆區議會!圖片)

葵涌邨是重建邨,基層社區,長者、低收入家庭、綜援戶多。自重建後,街坊工友服務處的黃潤達就在該區當了七年半區議員。

長期服務建立信任

阿達當初開拓這片新土地,當上區議員呢?

他在2002年大專畢業,當社工,其後加入街工,當社區幹事。2004年,他替街工的梁耀忠和尹兆堅(現任民主黨副主席)在立法會選舉中助選,之後在思考路向。他見到葵涌邨有需要,所以去做地區工作。

「新屋入伙一定多問題,街工關注打工仔基層權益;我以前有關注公屋政策,又做社工,所以地區工作適合自己。」他舉例,入伙時他已經派發小冊子給住戶,了解問題。

「有時街坊下來,想要維修天線,調校電視頻道,維修水喉電器,我們也會幫忙。你一方面可以說為選舉,另一方面是跟街坊建立信任。無分政治取向,我們也應該做。」黃潤達初期其中一項「成功爭取」的,是爭取到在邨內興建電梯塔,方便居民在住所與商場之間往返。

當時葵涌邨的區議員是民主黨周立仁,但阿達稱他當時不大積極服務。直至2007年區議會選舉漸近,黨友林立志才做地區工作。他說那時街工已經「有一定街坊網絡」,而且街工同事一直幫忙,例如梁耀忠協助處理重建問題。

2007區議會選舉,葵涌邨出現了罕見的民主派內訌,林立志和黃潤達均參選,民建聯派了地區支部主席歐陽寶珍出選,希望漁人得利。結果,阿達獲得差不多一半票數當選。

到2011年區選,葵涌邨由於人口增加,選區一分為二,他和黨友梁錦威雙雙勝出。他得到六成選票。

政治並非街坊最優先考慮

阿達認為,跟立法會選舉相比,區議會選舉並不需要候選人有鮮明的政治立場。「街坊很清楚,政治並非最優先,特別是中間選民,沒有所謂建制定民主派,只要是真心誠意,而區議員又真的幫到我。」因此,他相信地區工作,一定要花時間同精力去做,還要全職去做。

因此,他提醒雨傘運動後參選的人,競選時不可只談政治,要做地區服務及權益爭取。「不能夠純粹用政治口號,否則只會取得兩成選票,這兩成是反對對家的票,而非因為你做得好。要過半數票才可以贏,這樣地區工作要做多幾倍。」

會內冇癮,會外更有用

葵青區曾經是民主派的地盤,區議會議席過半。近幾屆建制派比例增加,阿達自感開會「越來越冇癮」:「(泛民)始終是少數派,一舉手(投票)就會輸,特別牽涉政治立場,連討論都『嘥氣』。區議會不是討論的地方。真正的議會在議會外游說,求同存異。」

雖然如此,區內泛民仍佔約四成,建制派和地區民政專員在構思政策時,仍要考慮泛民立場。一億元社區撥款是個例子,葵青區的建議,是加強區內預防性質健康服務,包括牙科及眼睛,增加健體設施和資訊站。這比3D音樂噴泉有用得多。

阿達坦言,雖然區議會沒有很大實際權力,但透過區議會,會更方便聯絡官員,表達訴求,同時有更多機會接觸街坊。他滿意自己的區議會工作。

不過,阿達也提醒,居民面對的社區問題,跟整體社會的問題密不可分。「不要受制於區議會。我們區議員不是只關注葵青區。葵涌邨打工仔基層街坊面對的社會問題,區議員就有角色。我們爭取低收入家庭津貼、標準工時、長者社區照顧。居民感同身受,有時間都會去參與爭取。」

給新移民一點時間

葵涌邨以基層為主,也有不少新移民,對於近來部分人對新移民反感,認為他們濫用資源,不值得幫助,阿達回應,自己也是內地來的,全家除了住公屋,就沒有申請其他福利。

「新移民要一個階段適應、學習。有工作的那批,就沒有再找我們求助。」他補充,不要以為新移民在搶香港人飯碗,他們在做香港人不願意做的工作。「大部分基層都想自力更生。除非是單親家庭──他們也不想這樣。」

「我會盡量留意他們的困難和需要,這是我做case的原則。就算未必幫到他們,我都覺得盡量幫他們voice out……我們懂區分哪些是『攞著數』,哪些真的想自力更生。當然你問有沒有機會幫錯了人,那總會有,但是我們同事會有道德判斷。」

原文刊於「2015選戰 顛覆區議會!」facebook專頁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