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區選馬拉松小感想

2015/11/24 — 12:47

【文:朝雲】

筆者好動,不願久駐一地,一天繞香港一圈,回家腿已抽筋,翌日無以為繼,倒臥不起,錯過跟進,殊感可惜。深佩還能開記者會、謝票的傘兵。

廣告

更可惜的,是時間和手法。匆匆走訪各地,只曾在粉嶺、柴灣稍待,比較用心,其他地方,俱走馬看花,根本沒用心發掘;而且貪務多得,根本沒能力在投票期間登出一篇報道。如當初不懷旁騖,專注一兩區,在投票時間內刊出,也許對選情稍有微勞,不致貽恨,淪為賽後檢討。

最最可惜的,是礙於時間和能力,從未到訪很多選區,包括八鄉、沙打,康樂、沙田等等,從未幫忙,至今耿耿,乞伏恕罪。

廣告

當夜凌晨,結果尚在未知。但很不忿曾鈺成的說辭,賭他會輸。本也想過說戒 J 切 J 祼跑,終究淆底,不敢放膽毒誓。

選舉結果,乍暖乍寒。但很多本應獲勝的終究落空,不免懷憂過半。

其實嶽爺等老於歷練,早做好期望管理,勸我們別懷厚望。但到最後,筆者還是止不住妄念,充滿希望。因為拖著疲累的身軀回家,好肯定他們的付出勝我十倍百倍。名副其實可以用「犧牲」來形容,他們真的豁了出去。

若果付出沒有結果,付出有何意義。我們不得不如此,我們必須相信,付出必有意義。

***

遺憾錯過記者會。青年新政考慮參與立會新界東補選,有點話想說,希望別介意。

距立會正式選舉,為時尚早,大把時間討論。然而補選的提名一月截止,快到時候定奪。

立會究竟不同區選,戰略地位重要,分票鎅票的問題,會牽動更大干戈。

不少人都異訝鄭泰松的得票偏低。筆者的理解是:不介意投熱血的選民,可謂最開放的泛民支持者。不同於一般選民,他們關心政治,理解陣營間的政治角力。

由於屯門的對手是何君堯,即使鄭泰松可以是選項,但他們深思過形勢,實在太憎何君堯,考慮過對付建制的「大局」,他們終究勉強或含淚投何俊仁,致令鄭泰松得票甚少。

作為一個騎牆變節,淪為熱狗的左膠,筆者想說,即屬開放、本土、激進的泛民,他們既然在乎,依然懷抱不同程度的「大局」觀。枉論一般泛民,他們的確普遍不喜熱血的競選手法。

新政參選新界東前,宜先與泛民磋商。筆者非鼓吹含淚讓路,興許經過溝通,可與公民黨並肩出選,橫豎是補選,一起測試實力,練兵宣傳。不見得建制有何人物,當得上漁人取利;又或者公民黨大方讓路,也未嘗不可。

重點是新政的定位和形象,究竟不同熱血。新政的潛在選民,與公民黨高度重疊,若在立會選舉,又無法協調而各自出戰,支持者會分化而生極大傾軋。

縱使我不願投何俊仁,何君堯亦究非我所願,尤其在立法會。出戰立會的人選,務須商量,請大家思量。

***

出賣mode:最後在選舉天的意外之喜,就是在路上偶然發現,戲假情真的老套情節,原來可以是真的。

唉。。。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