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一隻蒼蠅 要擋滔滔民主潮

2016/5/27 — 15:33

資料圖片:中大百萬大道(中大圖片)

資料圖片:中大百萬大道(中大圖片)

十一隻蒼蠅,發表什麼《聯校六四宣言》,口出狂言,惹起公憤;他們李冠鄧戴(把李鵬接見學生誤作鄧小平),更惹人恥笑。的確,他們所有觀點,無一值得認真對待。又有一蠅,對於六四屠殺,居然輕蔑對待,便是連基本同理心也無了。無同理心,則與正常人類,已無共同語言。

滾滾濁流,涓涓清流

廣告

其實,香港尚有兩間大學學生會,沒有聯署十一蒼蠅宣言的。他們是理工和嶺南。所以,十一蒼蠅,不能代表所有學生。或云,他們至少代表大部分學生…?錯了,也不能,因為排外極右取得學生會領導權,不是因為大多數學生投了他們票,而是大多數學生沒有去投票!排外極右首先鼓動退聯,回過頭,又來奪取學聯(「前後矛盾?係又怎樣?呵呵」),繼而在各大學奪取學生會,但每一次,都只是得益於民主派學生缺乏經驗,更得益於大部分學生甘願做沉默多數所致。所以蒼蠅看似高大,其實是錯覺。

「否定一切」?

廣告

但排外蒼蠅的心態,要認真對待一下。這種心態,表面上否定過去,推倒一切重來,很合青年口味。的確,舊民運路線,早呈敗象,需要除舊佈新。但舊一套不行,不等於做相反之事,便必然正確。何況,舊一套哪樣不行,何以不行,也先要弄個明白,總結經驗,才能走出新路。不然,不只沒有革新,反而一切走回頭。越反惡魔,越變惡魔!歷史上的義和團,紅衛兵,法西斯的衝鋒隊等等,都是以謀變革始,以惡魔復生終。

這些學生會頭頭的心態,同「文化大革命」時期,紅衛兵所謂「否定一切」,所謂「破四舊立四新」的大破壞運動,的確精神互通。真正的文化革命,不只漫長,且是潤物無聲的春雨。就算是社會和政治革命,如果貨真價實,也不會像文革那樣,能夠短時間一哄而起,然後,在最高領袖一句金口玉言「革命青年上山下鄉接受貧農再教育」,就四散鄉下。任何社會和政治革命要出現,其實都非常艱難。哲佛遜這位民主革命家,了解應該最清楚。所以在獨立宣言中,他特別寫道:「過去的一切經驗也都說明,任何苦難,只要是尚能忍受,人類都寧願容忍,而無意為了本身的權益便廢除他們久已習慣了的政府。」

革命寶藥黨

但在排外本土眼中,什麼革命,什麼獨立,什麼勇武,一切易過借火。如果是真的,多麼好呀!不過,那麼容易,太有寶藥黨氣味吧?凡是有點民主革命常識的人都知道,如此輕率「革命」,輕率棄舊求新,實質十分反動,一切開倒車,開民主的倒車。例如,那個宣言宣布中國民主無望,因為它失敗了。真是再可笑也沒有了。如果以一時成敗論英雄,那麼,雨傘運動也一樣失敗啊,是否代表香港民主無望呢?如果尚有希望,又根據什麼呢?其實答案只有一個,就是由於有了…有了他們勇武排外派!這就像當年中國有救,因為出了一個…毛澤東!他們以為自己是求新,其實每一步,都暴露他們的神仙/超人/救世主思想,難怪宣言最後要禀告「天祐香港」了。這是民主立場嗎?是新思想嗎?不,是爛舊思想。

民主革命的歷史告訴我們,爭得民主,靠蒼蠅固然死得,神仙皇帝,也不可靠。唯有靠人民群眾自己 – 不是中世紀蒙昧的群眾,而是醒覺的有知識的現代人民。世界民主潮,與專制統治和財閥統治搏鬥幾百年,有進有退,時而成功,時而失敗,卻未嘗停止,繼續浩浩蕩蕩!六四也不只是慘劇;它是波瀾壯闊的中國民主運動!它失敗了,對,但傘運也失敗了。民主運動有那麼容易嗎?十一隻蒼蠅妄指「十三億人民愈加墮落」,其實,墮落的是附臭蒼蠅,不是人民。蒼蠅懂個屁!

濁流不抗,清流難壯

但誰在幫助蒼蠅看似高大?卻是民主陣營自己,因為他們始終避戰。港人對於極右,非常陌生,不知道極右,乃民主之窮凶極惡公敵!有人以為,反擊只會助長它。錯了,就像最初美國自由派/民主派輕忽對待特朗普之崛起,犯一樣的錯。反擊是必要的;不反擊,便是資敵滅己!

至於支聯會,也盡量避戰,實屬錯誤。它當然適宜避免傲慢語氣,但完全適宜溫和說理,甚至邀其公開辯論,從中揭露排外極右的反民主本質。它沒有。沒有是因為經過幾年事變,支聯會領導層,早已更加保守,非常害怕年青人,對於去年民主派學生(他們絕對不是排外本土)燒基本法,也深懷怨氣。如此不分青紅皂白,排拒青年,只求自保,自然再難領導港人的民主奮鬥了。舊的已死,新的未生,這便是六四27週年將至之日,香港的困境。但困境越困,又迫使更多人反思。希望,還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