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一「港殤日」遠赴光州重溫歷史記憶

2019/10/1 — 10:3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執筆時是十月一日的凌晨,傳媒報道港九新界各地多個大型商場將會在當天關閉,港鐵和機鐵沿線的幾個重要大站亦暫停開放,箇中原因明顯不過,不言而喻。 其實,星期日 (29/9) 警方的極度凶悍「鎮暴」手段,動用了大數量的殺傷力武器,拘捕逾一百五十名抗爭者,以及星期一 (30/9) 一早便公開高調宣布「嚴陣以待」的強大警力和水砲車部署,呼籲市民注意安全,遠離可能引起混亂地區的宣傳,意圖製造脅迫性的震懾力,盡量減弱抗爭者在十一「國慶節」當天的衝擊力度。  可是,對於勇武抗爭者來說,早已在社交媒體上揚言趁著這個慶典節日硬碰「沖喜」,宣稱這是面對極權當局的「背水一戰」。 因此,繃緊肅殺的感覺在不少香港人的心底冒了起來,社會上亦瀰漫著一片山雨欲來的氣氛。

對於深埋恐共慘痛經驗和記憶的不少香港人,尤其是拒共以至仇共的年輕人而言,這個已被他們唾棄的專制紅色政權建國節日,不僅毫無任何紀念意義,況且經過近四個月來的短兵相接抗爭行動,香港和香港人遭受到極大的創傷,年輕人內心的恨意更深,豁出去拼鬥的決心更強。 事實上,在他們眼中,中共十一「國慶節」等同當前的「港殤日」,標誌著香港人無比的悲慟和憤慨。  「殤」者除了指「創痛」和「悲傷」,也有「未成年而死」的含意,那麼,對年輕人的感觸相信更為強烈。 筆者執筆時雖然不能也不敢預計十一「港殤日」的警民衝突將會演變成怎樣的凶險慘烈局面,但是依然可以隱約看到硝煙和火光的駭人場景,而紅彤彤慶典的粉飾必然掩蓋不了香港人內心烈燄迸發的憤怒! 

兩年前筆者看過韓國電影《逆權司機》,其後又參閱過一些關於1980年「光州事件」的資料,引起前赴光州尋訪當年慘痛歷史事跡的興趣,直至香港的「反送中、抗惡法」的行動發展成為全民起動的「逆權運動」,再次觸動遠赴光州重溫韓國人這一段抗爭歷史的情緒。 可是因著這幾個月來的抗爭活動不斷此起彼落,行程一拖再延,終於才安排在十一「港殤日」之後起行。 筆者將於十一「港殤日」午夜前便飛往首爾,翌日乘高鐵赴光州,逗留三天兩晚,按著一份「韓國光州的人權景點地圖」(註)遊走一趟,參訪陵園墓地、展覽館和多個歷史遺跡地標等。 筆者念及當前香港有點類似「光州事件」的命運,相信這會是一次令人傷感和值得反思的旅程。

廣告

香港的「逆權運動」至今已發展成為一條不歸路,而香港人的省悟已衍生頑強的抗爭意識和鬥志,勇毅不屈的走上漫漫蹊嶇長路。 可是,殘酷的政治現實極可能是:面對中共本性殘暴不仁所作出的嗜血「止暴制亂」手段,在香港重演北京版本的「六四屠殺」,或者光州版本的「五一八鎮壓」,絕對不是「危言聳聽」的臆測。 因為當前內地和國外政治形勢同樣險峻,不確定的變化因素複雜,無論是毫不經意的「擦鎗走火」還是老謀深算的「詭計得逞」,誤判失著或者狠打狙擊的結果,必然血跡斑駁,慘不忍睹!

筆者將會離港多日,暫時未能與眾人一起參與抗爭活動,謹此祝禱爬山犯險的各位弟兄姊妹一切平安! 香港人,加油!

廣告

註:詳見胡清心刊於《立場新聞》〈給你一份韓國光州的人權景點地圖〉一文(2019/9/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