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三抗爭者及雙學領袖被判有罪之後應當擔心的焦點

2017/8/18 — 10:41

我知道大家都在悲痛及灰心的情緒中,去面對十三加三抗爭者的不公審判結果。但是我會理性的去擔心下列的四個方面,大眾應該有以下的心理準備。

我認為最重要的焦點有四個,分別是,一,不主動有暴力意圖卻被定義為暴力的法律準則,二,量刑的標準更高,三,法律及執法體系是否以後就因為推演行動及集會的後果,可能有任何或大或少的肢體衝撞,而權衡一件事件,一個公民的普通聚會,或一個集會示威,一定有可能推演為有判詞中暴力的定義,而不獲舉辦,不出不反對通知書,甚至是以某遊行演變為有暴力傾向。以判詞的標準,多數人群對少數守命令[1],而不可能不導致肢體接觸,是否就已經合乎判詞判例觀點,令以往的和平遊行都使人卻步。四,以後警方入罪,後至仲裁機構會依此引用判令,去對付任一一個示威人士。

這才是十三加三抗爭者審判事件最重要的考慮。

廣告

我不認為雨傘之後市民是改變成為中間派,在16年選舉市民很知道用什麼力量,希望一次又一次自由的選舉,有信心投下不確定的票,選舉的力量,來反抗不公義的政府。而市民仍然是有不同的策略去反抗,退潮只是社運戰略方向的收縮,不過反抗形式仍然是多元的,市民仍然是有創意的,不要看少市民的創意及力量。在此次事件也如是,如我們做地區的,在社區中找到共鳴者仍然是可能及可觀的,今天書店門口,今天仍然有中學生、退休人士,覺得自己在社區中堅持的立場的孤獨,而走過來書店深談,這就是這幾天的現實,而匿名的獨特的人仍然有決心,去改變大家之間的關係,討論焦點,公義的議程,大家先不要放棄希望。各位,共勉,要守住,我仍然希望大家是守住你們自己所住所服務的社區,及勇於與不同政見人士申明立場及價值,阻止犬儒。

註:

廣告

[1] 命令不必然是在公共價值上是合符公義,此處只適用於代表官僚,政府及國家的國家機器,不適用於保護私有產權的公民及機構,外判的保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