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分「中國化」的「強國小肚雞腸」

2018/10/9 — 18:07

《金融時報》發表聲明說,指這一次拒絕續發簽證事件,突顯北京政府正收緊對香港的「控制」。

這可能是一個最容易得到的印象,但只要想深一層,可以深究一下,這樣做究竟是收緊了對誰的控制?又能控制了什麼?

可能是收緊了對特區政府的控制。這是一個最容易得到的印象,顯然也是如此。特區政府在整件事上的態度顯得太鵪鶉,也不得不如此鵪鶉。積極有為的特首沒有作過什麼明確的表態,政務司長支吾以對,政府只發出聲明說不對個別事件作解釋。最積極解畫的變成是個別兩三位不介意身先是卒的行政會議成員。點解佢哋好似仲知得清楚過特區政府的官員?其實他們可能與一般香港人及大部份人一樣,也是所知不多,只不過是特區政府難為、阿爺吹雞,唯有披甲上陣了。直到施政報告發表前夕,特首不能再閉關了,才不得不硬著頭皮被動地回應了幾句,但反來覆去,還只是翻炒出入境經政策是自治範圍,一貫不公開評論個別個案,諸如此類。還要特別強調「我亦只能夠重覆同樣的回應」。單是這一句,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了。

廣告

雖然說他們可能也不知道得太清楚,但其實他們與香港人一般人應該也是心知肚明。因為實在太露骨了。

外交部發言人、《環球時報》及一眾建制派人士都反覆強調,這是特區政府入境處的決定,無須解釋。但明眼人都看得出這一次肯定是來自北京在背後操控着的政治操作。否則香港政府還未作出正式的聲明,外交部及環球時報何須急不及待搶先發話。

廣告

那些建制派人物,例如譚耀宗,在電台的節目還口口聲聲說「基本法寫得清楚」,權力是在入境處長那裏。但他說的時候,大家以為他會真的相信沒有來自北京的介入嗎?建制派最大的問題就是虛偽。正是這種虛偽,令他們難以取得市民更多的信任,特別是稍有文化水平,稍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不會被蛇齋餅糭呃到的,都不會真正信任這一類人。對於特區政府及對於這些建制派,就算沒有這件事,中共還是很有效地「控制」着他們的。但中共政權就只能倚靠這種人了?其實真係好失敗!正因如此,憑什麼去影響香港的人心,更莫說要談控制這麼嚴重了。

這一次北京的大佬是擺到明是要懲罰馬凱及外國記者會,因為他們不向中共當局賣人情,不取消那個陳浩天演講會。 如此赤裸裸的玩報復,以後就能夠更有效更有力地「控制」海外傳媒?能夠令他們對香港及中共的報道更規範?就能夠令外國記者好像人民日報及環球時報那些喉舌一樣貼貼服服,只以外交部發言人及領導人的言論為依據嗎?

搞那個演講會的是外國記者會,不是那 80 幾個海外駐香港的傳媒機構。外國記者會也不隸屬於這些海外傳媒。但這一次對馬凱秋後算帳,卻直接影響了《金融時報》在香港及亞洲地區的工作,也令其他海外傳媒發覺,就算在香港,權勢干預傳媒及新聞自由也是越來越明目張膽,肆無忌憚。如果他們真的因此而產生這種觀感,以後就會令北京及香港政府更容易控制他們的報道嗎?

作為三份公認在國際上最有影響力的報章,《金融時報》與《紐約時報》或《華盛頓郵報》相比,我認為其對中國問題的評論上,一般還是比較客氣的。雖然有時難免也是綿裏藏針,也不迴避批評中國政府,但在行文上還是比較溫和有書卷氣,用字也沒有那麼辛辣。現在針對外國記者會,同時也變成了針對《金融時報》,會造成什麼影響?這個懸念值得繼續留意下去。

對於威權政府來說,可能想來想去就是要如何「控制」,但香港個是一個仍然有言論自由及有法律保障的社會。以威權來作控制的意圖,往往便受到言論及法律的抗衡。特區政府、外交部及環球時報這類喉舌當然可以繼續口硬,說這是入境處長的權力,無須解釋。但真的可以完全不作解釋就蒙混過關嗎?

不作解釋的後果就是大家去猜去揣測,這個又能控制得了嗎?今次事件背後的意圖就真的太容易猜了,因為太赤裸裸了,也太醜陋了。

但如果說「少了一個英國記者馬凱影響不到香港的新聞自由」,那外國記者會搞了一次邀請陳浩天主講的午餐會就可以令港獨變成洪水猛獸嗎?不讓一個馬凱繼續入境繼續工作,真的就會損害香港的新聞及言論自由嗎?真的會令新聞傳播以後受到很大的限制嗎?看來也不一定。更大的可能是只會令傳媒對這個政府、對這個政權更加懷疑,更加不信任它運用的權力,對它們有更多質疑,只會進一步挫損這個政權的權威。

早一陣子面對美國的貿易戰,中國政府的發言人便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國際秩序的捍衛者,又自詡一向遵守國際慣例及準則。可是在自己行使權力的時候,中共實際上一向以來都是以我為主,以為自己大晒。一涉及所謂香港及內部事務,只要外國人關注一下,就指責別人說三道四;人家不給你面子,別以為自己有權怎麼做都可以。這一種小肚雞腸的大國崛起令人討厭。這種雙重標準令人討厭,也令人反感。幾時是在捍衛國際標準及國際秩序,幾時又變了涉及國家內政不容干預,這些可能都是威權政府認為可以窂窂控制着的。繼續控制著這個小特區政府及一眾建制派應該也不是問題,但其他人怎麼想怎麼回應怎麼評論以後怎樣看這個政府,它又控制得來嗎?

最好笑是來自北方的喉舌,竟然自己說「看不到這件事件可以得出香港變得更中國化這個結論」。這就是典型的鬼拍後尾枕或 Freudian Slip 了, 證明他們自己也知道這種行為其實是很「中國化」的。其性質就與強國三小強去到瑞典夜半賴皮趴街呼天搶地 kill me now 一樣「中國化」。

區區一個陳浩天、一個演講會,就可以危害國家安全?大國崛起何以虛弱如此?

不向馬凱續發簽證就可以控制傳媒?看來只是玩報復,要秋後算帳,想製造寒蟬效應而己。但效果看來只會適得其反。

說什麼大國崛起都沒有用,經濟急速發展了幾十年又如何?如果不能建立政權的公信力,如果不能展示一個大國應有的胸襟和氣度,繼續只是不斷地做一些小肚雞腸的國家行為,那今天所謂「大國崛起」,也只會仍然是一個十分「中國化」的說法。自己感覺良好,自己高興一下,欺騙一下那些愛黨盲毛及應聲蟲,看來還是可以的。但可能都只能是如此了。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