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年前,曾蔭權煽惑我去六四燭光集會…

2019/6/4 — 14:18

時任特首曾蔭權 2009 年於立法會回應議員就「六四」的提問(亞洲電視影片截圖)

我是一個九十後,1989 年六四屠殺當年,我當然未曾出世,沒有親眼目睹過當年的一切。而我對六四的認知,主要都是來自家人和電視台的新聞片段。在 2009 年之前,我覺得政治和六四都很沉悶,所以沒有出席過六四晚會和其他社運活動。直至 2009 年,當年是六四二十周年,是曾蔭權「煽惑」我去參與六四集會。

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這經典一幕,2009 年 5 月 14 日,時任特首曾蔭權出席立法會的特首答問會時,他表示:「六四事件發生了已經很多年,其間國家發展有驕人成就,亦為香港帶來繁榮穩定,我相信香港人對國家的發展會出作客觀的評價。我的意見就是代表香港人整體的意見……」

曾蔭權當年的這番話「我的意見就是代表香港人整體的意見」,引起了社會嘩然,激發起大批市民(包括我在內,當年我是一名中六學生)出席六四維園集會。當年是一個社運分水嶺,曾蔭權「成功動員」大批年輕人關心六四,在互聯網簡單搜尋幾下,就會知道六四是怎樣的一回事,任何擁有人性和良知的人,都會認為中共屠殺學生是錯誤的,什麼中國人身份認同都是其次。隨後幾年,六四維園集會的參與人數都居高不下。

廣告

除了讓六四集會人數突破新高之外,曾蔭權的言論也間接驅使年輕人繼續關心政治、投身社運,成為往後的反高鐵、反政改、反國教等運動的中堅份子。因此,2009 年之後的特首和保皇黨人士都會在六四議題上冷處理,審慎發言,避免讓這面「六四照妖鏡」照到自己。

三十年過去了,為何我們仍要悼念六四,答案很簡單,因為六四事件從未得到解決,而當年屠殺人民的中共政權,正不斷逼近香港。有年輕人認為六四距離香港很遙遠,但中共對當年民運人士的打壓從未停止過,封從德來港被拒入境,當下林鄭政府強推的「送中惡法」,都反映出中共殺到埋身。

廣告

換句話說,其實「六四屠殺」與香港的距離越來越接近,雨傘運動的防暴警察也有中共軍隊的影子。香港人作為六四的見證者,有歷史責任和道德責任去說出真相,聲討屠夫政權,用燭光提醒香港人和全世界:「中共是一個殘暴的政權。」這就是悼念六四的最大意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