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年》導演訪問 《浮瓜》導演郭臻:因為現實已經好白,佢地肆無忌憚

2015/12/29 — 12:27

《浮瓜》導演郭臻(左)、《浮瓜》編劇佩佩(右)

《浮瓜》導演郭臻(左)、《浮瓜》編劇佩佩(右)

【文:朝雲】

27/12 《十年》導演訪問

(內有萬惡的劇透,但也有更多疑問)

廣告

問:杜琪峰的黑社會系列,大家都明他暗串什麼,但大路的電影往往流於隱喻。《十年》的一大震撼,就是開誠到無以復加,中聯辦等等都講到明。為何您們不選擇隱喻,而選擇如此直白?

《浮瓜》導演郭臻、編劇佩佩:因為現實已經好白。他們的肆無忌憚,就是故事想表達。回思一下那些權貴的說話,若果由自己想出來,也會覺得自己太誇張。但事到如今,現實就係咁樣。我就是想諷刺這點。

廣告

含蓄的手法也有重要的力量,但不適合我們的故事。他們明目張膽,已經冇乜好遮掩。

***

《本地蛋》導演伍嘉良(左)、《自焚者》導演周冠威(右)

《本地蛋》導演伍嘉良(左)、《自焚者》導演周冠威(右)

問:選擇如此偏鋒的題材,有沒有擔心和猶豫過?

《自焚者》導演周冠威:大家都唔講,或者隱隱晦晦,咁咪我講囉。

隱隱晦晦也可以是一種力量,但有沒有其他方式產生更多力量?我選擇唔再隱隱晦晦,直斥其非。直接向說謊者說:「你講緊大話」,係會有幫助。同時想藉此告訴觀眾,不要懼怕。以上考慮迫使我要坦蕩蕩、赤裸裸地去講。

問:網上都在猜,這齣模擬的紀錄片,不少受訪角色都意有所指。例如評論員其實就是李怡、中大的教授其實就是馬嶽、公民組織的發言人其實就是陳惜姿。可是披頭巾的抗爭者,我猜不出是誰,能否透露?

周冠威:(笑)係馬嶽咩?我承認係有參考對象,的確參考了李怡、陳惜姿等人,覺得似係合理嘅,觀眾估中左喇。不過馬嶽就未諗過。

但他們畢竟只是參考,我正正不想全都是一個倒模,戲中不同的受訪者,都綜合地參考多人,代表著某一階層,某一類人。沒有特意地影射,只不過有些人比較明顯。

問:您提到有演員因擔心而推掉角色,是否正是由《學舌鳥》的游學修,《哪一天我們會飛》的吳肇軒頂上?

周冠威:係有演員推左。不過他倆演什麼角色,是由我揀的。

問:吳肇軒飾演的歐陽健峰是親英派,並在獄中絕食至死,但他終究堅持和理非路線。我明白應該留待觀眾思索,不便明言。但不免好奇,您傾向和理非的吳肇軒,還是飾演勇武派的游學修?

周冠威:我承認有過爭戰,「咁左膠架」,「咁勇武架」,各方的想法都在內心有過掙扎糾纏。但我亦承認,終究選了其中一位當主角。

我在劇裡沒有任何標籤,我不想這樣。若果一定要標籤,我想捉住的其實是擇善固執的理想主義。唔好功利地諗得唔得,諗啱唔啱先。啱就要執著下去,執著到他這樣。若果更多港人有他這股力量,會有積極的意義。

我希望影片給觀眾的感覺,就是無懼。

***

小小感想:

除了游學修和吳肇軒,《十年》尚有幾位一線演員和老戲骨參演。幾可肯定他們在答應前都思慮過,卻義不容辭。無論幕前幕後,所有參與者都值得觀眾致敬。

儘管周導已解釋,戲中受訪者沒有故意參照誰。但筆者總不甘心,覺得戲裡的中大教授,是有參考對象,只不過猜錯。既非馬嶽,又顯非蔡子強,究竟是誰呢?還望中大人加入參詳。

筆者一向懶勁,但也不得不承認,看《冬蟬》看得很辛苦,不敢說看得明。然而《冬蟬》兩位演員的演出,徐緩有致,游刃有餘。而《自焚者》和《本地蛋》的拍攝,最是行雲流水,情節雖沉重,手法卻令人釋然。

唯筆者不敢妄斷,現公開「跪求」四維出世出手,評價《十年》,以啟謭陋,還望四維先生不吝垂教。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