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年.本地蛋》── 面對極權,我們需要靈活機智

2016/2/10 — 15:35

面對父親的質問,保持緘默的兒子。
(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面對父親的質問,保持緘默的兒子。
(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十年.本地蛋》的訊息十分清晰,故事中的政府有意識地要消滅香港「本地」的概念。一條線是本地的養雞場逐一被逼關閉,餘下最後一個也將要關門,導致廖啟智經營的雜糧店再沒有本地出產的雞蛋可賣。而另一條線是少年軍被教育出動,看到違規的事物或字眼便要拍照留底,而「本地」一詞正在其中。

這回小子要談的不是電影呈現的主題,而是故事中的那位尚在讀小學的小兒子,說說他在父親(廖啟智所飾)和少年軍的夾縫中遊刃有餘地存活,具備何等的政治智慧。他參加學校的少年軍制服團隊,他會定期跟大隊出動去不同的店舖檢查有否違規,是他們當中的一分子。在這個層面上,他遵循少年軍的保密機制,並沒有向父親透露箇中情況,哪怕面對父親的質詢。但另一方面,他卻又會有意識、有保留地參與少年軍的活動,所以當少年軍向小林書舍時擲雞蛋時,看著瘋狂擲蛋的隊員,他手拿著一盒雞蛋卻未有投擲。他這種踩鋼線的處事,讓他既能被少年軍視作一分子,了解其機密,才有之後適時通知小林書舍的老闆避過一劫的機會;而在少年軍行惡時,他有意出工不出力,才有讓他那有原則的父親原諒他的基礎。

廣告

身處夾縫,兩面不討好,如何靈活應對?
(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身處夾縫,兩面不討好,如何靈活應對?
(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廣告


換句話說,他以自身的智慧讓少年軍的行動失去成效,讓小林書舍的損失減到最低,代價是自身的安危和隱瞞父親造成對方的不快。想想看,這可不是普通人能輕易做到的事。面對遠比你強大的勢力,很多時候你要面臨很多需要扭曲己心的抉擇,若能灑脫地、願承擔後果地堅拒當然值得欣賞,有這種風骨,已足為英雄了!

但大家也明白,英雄注定是極少數,否則哪需要千載歷史的歌頌?我們只是普通人,有很多包袱,遇到人生交叉點,面對利益,心智不見得能如斯堅定。那麼,這時候,我們能否清晰了解自身立場、選擇,在強權的壓迫下,善和惡的夾縫中,在付出能承受的代價下(例如面臨至親的指責或不諒解),尋到對局面最好的出路?故事中的兒子做了一個示範,雖然他為的是他心愛的漫畫,但小子從中所見的,是他靈活的處事,卻又不失底線。

權作小子危言聳聽吧,在不久的將來,這種「有底線的靈活」,或許便是我們未來在香港生活所切切需要的。

 

作者簡介:「寧散神冥,苦役終年。 心求澈靜,仰主迎晴。」 寧心舍為小子積塵雜文集結之地,題材不拘,或國文、或電影、或信仰、或學術、或時評、或反思、或抒情,隨興而動筆,皆所愛。 只願容避世俗之擾,尋一寧心之所,若東坡語:「此心安處是吾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