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年》浮瓜現實版 - 不尋常魚蛋革命

2016/2/9 — 18:58

《十年》—《浮瓜》劇照

《十年》—《浮瓜》劇照

【文:畢歸】

如果,沒有屯門良景邨事件,我也會相信,昨夜是單一事件——本土派太激,為保小販利益,不理智地拿起了磚頭。警員不清醒,為保同袍安全,不理智地向天開槍,還把槍頭對準人群。

廣告

各界速度為事件定調。特首梁振英將之定性為「暴亂」,稱參與者是「暴徒」。有外國傳媒叫事件做「魚蛋革命」。民間自發在「維基百科」新增一頁「魚蛋革命」。

事實上,上周,屯門良景邨「小販夜巿」曾爆發百人衝突,有點像小規模的「魚蛋革命」,奇就奇在當中有身穿「管理員」字樣風褸的大漢,部份更加是貌似黒社會的金毛青年。誰説金毛青年不可以當「管理員」?以貎取人也難以服眾,問題是:為何不請執法人員來執法?而要請這些形跡可疑的「管理員」?

廣告

此情此景,似曾相識。佔中時,旺角佔領區,突然出現大批自稱「旺角居民」的彪形大漢,騷擾佔中學生,四處佔火頭,結果在警方單薄的防線前,推來推去幾小時,旺角黒夜,人人自危,誰是人誰是鬼,互相猜忌起疑心,「旺角居民」意圖不難理解——總之要亂,有咁亂得咁亂。而他們也不可能自發而來,背後想必受勢力指使。

昨晚到底所為何事?大年初一,夜巿橫行,正如私家車滿街亂泊,拉,是執法,不拉,是人情。由屯門事件推測,今年上頭明顯有指令,要拉,甚至要大力地拉,嚴厲執法 。於是,昨夜旺角,食環署連同警方執法,本土派人士網上號召到場聲緩,事件演變成暴力事件,有人挖起舖在地上的磚頭,重重擲向警員,有警員倒地被示威者圍起來,其中一名警員向天開兩槍示警,之後再將槍指向示威者。

事件由凌晨擾攘到今晨,前後六小時。

開槍示警,上回是幾時?(警方在記者會被問及時,居然話手頭無資料,要後補。但我可以肯定,回歸後肯定沒有。)經過佔中一役,警方面對衝突場面,理應更有準備。為何不出動水炮或更多糊椒噴霧?連催淚彈也不出,偏偏要開槍?是單一警員不理智?還是上頭指示可以開槍?開槍示警引起的社會震蕩,稍為用腦也不難估計吧。為何要激起矛盾?

示威者擲磚頭、燒車燒雜物,暴力行為不能容忍,但「本土民主前線」事後表示,部份示威者不是他們的成員,純粹是現場加入。到底誰在説謊?還是網上號召後,「有心人」如號召「旺角居民」般,加入現場,旨在令事件亂上加亂?不過,如果本土派不認同擲磚等行動,過程可曾出言阻止?

政府及警方多次強調,事件是有組織有預謀,我同意,但有組織有預謀的不是組織鬆散的本土派,而是手執權力的「有心人」,「有心人」只想香港變得更亂,自回歸開始已緊握每個機會,在適當時候搧風點火,佔中如是,魚蛋革命如是,唯恐天下不亂。

電影《十年》震憾香港人心,非因其預視力,而是它根本是在説今時今日的香港。《十年》首個故事《浮瓜》中,中方及建制勢力重金禮聘兩名黒社會成員做殺手。在建制派造勢大會上,殺手開槍打傷建制派明日之星,以製造社會恐慌。結果殺手開槍後,也即時遭警員擊斃,死無對證。政府順理成章將事件定性為激進派人士所為,疑為恐怖襲擊,人心惶惶,為「國安法」立法製造社會氣氛⋯⋯「他們指示,越亂越好。讓香港人越怕越好。巿民不怕,哪用受你的『國安法』?」這是電影裏的對白。
雖然,戲劇是戲劇,現實是現實,但,戲劇往往比現實更真實。

你可以話我想得太多。但有聰明巿民發現,梁振英自當特首以來,每個農曆新年都會離港休假,偏偏今年留在香港。是早有預謀要處理重大事件?還是純粹巧合?容我天真地希望這不過是巧合。

如果世界變得簡單,事事非黒即白,我也不用每每要用陰謀論思考事情,想到頭到爆,可惜事與願違,實情是昨夜的「暴亂」與「開槍示警」、還有更多的失蹤事件、電視機前道歉⋯⋯將從此成為常態。今天,我們還會激動討論,但很快,我們慢慢會習慣,會麻木。
執筆至此,心極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