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年》為時未晚!

2016/1/28 — 18:50

朋友大力推薦,影評激賞引介,以及在《環球時報》色厲內荏的斥罵指責之下, 筆者終於購票觀賞了本土電影《十年》。

《十年》這部電影由五個短片組成,從電影藝術評論角度來說,那五位新晉土產導演的表現手法頗為參差不齊,確實未臻上佳層次。 假若以場面調度,鏡頭推移和剪接張力等抽絲剝繭的分析,生活故事化作背景的《方言》顯得過於浮淺,以仿如荒誕劇演繹的《冬蟬》有點眼高手低,幸好以預言形式表述的《本地蛋》、黑色幽默色彩濃烈的《浮瓜》和用紀錄片手法拍攝的《自焚者》整體表現尚算得體恰當。 儘管五位年輕導演的技法仍有欠火候,總的來說是煽情有餘而深度未足,故事寓意深遠而感染力稍遜,不過,在考慮到資源匱乏的現實下,筆者還是必須向一眾工作人員和演員衷心致敬。

廣告

一般而言,拍攝短片貴乎結構緊密、映像精練和情節濃縮,宜點到即止便讓意猶未盡的想象空間留給觀眾自己填補,而且,政治寓言式電影首重傳遞訊息的直接、簡潔和清晰,或呈露醜惡現象,或揭示陰暗實況,或預示悲涼前景,旨在觸動人心。 此時此刻香港正處於政情陰霾晦暗之中,這樣的一部《十年》電影基本上已達到發人深省的目的,著實並不容易。

年前香港已響起「溫水煮蛙」的警示,特區政府伙同內地當權共產黨所進行的勾當,在社會各階層拆牆挖磚,侵蝕本港的核心價值,藉「去殖化」加強「赤色大陸化」,破壞「一國兩制」特色,水溫已不斷上升達沸點,局面極端惡劣。  由此觀之, 《方言》中粵語被打壓邊緣化的現象,其實早已透過教育界的「普教中」政策愈來愈明顯;《冬蟬》和《本地蛋》所堅持的本土歷史文化記憶保育行動,在推土機履帶蹂躪下變得支離破碎;《浮瓜》的政府勾結黑幫聯手製造動亂恐慌,在過去雨傘運動日子也略見一些協調配合跡象,看來廿三條立法已經是倒數的開始;《自焚者》所展示的就是一具喪鐘,為強權下奮力掙扎尋覓出路的抗爭者所敲響的悲鳴,恐怕是預告香港無可避免的終局哀傷。

廣告

在這五部短片中,筆者認為《自焚者》震撼力最強,容易挑動起觀眾感性的情緒。 從一個年輕人絕食抗議行動引發的騷亂開始,加插不同人士的評斷和論述,再推移向尋索另一位以玉石俱焚方式響應的引火結局,就像剝掉洋蔥一層一層的表皮後剩餘下來的空白虛無。 人們面對經年累月抗爭的無力、無助和無奈,兜圈轉向還是在死胡同內遊走,始終看不到盡頭的亮光。 當身倦心疲而精神瀕臨崩潰,那麼,自毀的控訴也許是最後的手段,作出無聲而強音的終極選擇,儘管那一陣傷痛悲情還是將會隨即瞬間化作餘燼,灰飛煙滅,留下一堆焦黑殘肢。 諷刺的是那自焚人不是虔心昇華的僧侶,不是熱情澎湃的青年,不是積憤高漲的抗爭者,卻是歷盡波劫的一位八旬老婦,默默地點燃身上的火水而自葬於濃煙烈燄中。

十年後假若筆者還健在,希望《十年》只不過是電視台的電影重溫節目而已,讓人懷緬和有所警惕。 可是,有曰「十年生死兩茫茫」,對年邁的筆者而言,2026年實在太遙遠,甚至未可觸及,如今不得不慨歎《十年》為時已晚! 可是,對於年輕一輩的朋友來說,筆者還是寄予厚望:只要你們作出適當的選擇,只要你們還有追夢的堅執和無懼的氣魄,《十年》所傳遞的沉鬱訊息仍然為時未晚,那麼,你們未來的十年,以至香港未來的十年,也將會變得為時未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