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萬水急 不到你急

2016/6/10 — 16:59

電影《十萬水急》

電影《十萬水急》

【文:葉細細】

水井有條死屍,在天下太平的日子便無戲拍,在戰亂連連的巴爾幹半島就有古說,而且可以說得很荒誕,很黑色,令人哭笑不得。

唯一水源被汚染,祇有國際人道救援組織義工亁着急,萬事俱備祇欠一條繩,向聯合國(UN) 求助,原來掘地雷比無水飲重要,去小店買?習俗比無水飲重要,去到荒野上插住枝國旗的貨倉,苦苦哀求借那條升國旗的繩也不果,國體又比無水飲, 我們垂手可得的,他們卻遍尋不獲, 電影就這樣三兩筆已說明已忘記初衷的UN 之廢之僵化,最可笑也可悲是人命原來是最微不足道。

廣告

電影最妙絕的一段是小孩說故居有繩,我本已十分疑惑為什麼小孩可以這麼精準用步伐表達繩的長度,原來小孩正在仿效家中惡犬被繩綁着能走得多遠,小孩說一半沒說一半,一眾人去到才知繩是有,不過竟綁着一條熬過戰火的惡犬,難度小孩也想,惡犬有機會已熬不過飢寒槍彈,所以搏一搏?

救援人員沒判人命勝狗命,沒像不文明古國殺之吃之為快,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惡犬可能太餓了,吃了有麻醉藥的香腸反而更張武爪,最抵死還是原來狗咬人,人咬狗,從前小孩爸爸回噬惡犬,以後便相安無事,世界始終還是靠惡才行。

廣告

結果無心插柳,在破屋誤打誤撞發現小孩媽媽上吊,各人傷心也來不及,掩飾悲愴,免小孩發現,帶著用來結束生命的繩趕去拯救成村人的命。

兜兜轉轉,有繩也沒用,死屍還在,束手無策。未及氣餒,又是水惹的禍,大雨把塞了渠的八千人難民區弄得屎尿橫飛,電影的英文名字A Perfect Day 終於出場,重重錯敗,前路艱困,不自謔說聲A Perfect Day, 怎熬過去呢?

說戰亂殘酷的電影多不勝數,幾十年過去了,從宏大歷史拍到微小故事,特別是猶太人受難的故事,真有點被拍爛了,不少未看完已深感編劇搜索枯腸山窮水盡,但叫人不要遺忘不要重蹈的誠意,已足令人致敬。

回說十萬水急,完全沒有戰亂哀調,一切來得平實淡然,不慍不火,快板的配樂更應記一功, 徐徐令觀眾進入一個既現實其實又荒誕的國度, 相對其他戰亂片,十萬火急取材十分高明,是剛宣佈停火,所謂和平在望的巴爾幹半島,卻為了一條繩奔波不斷奔波, 最感人最抵死是片末的幾分鐘, 一場雨令屎尿橫飛,但也把死屍從井底浮到井面, 沒有拍掌高呼的場面,放牛阿婆慣了下一步可能被炸得血肉橫飛,所以依舊若無其帶牛回村;貨倉員吸一口香煙靜看荒野;連惡狗也幽幽躲起避雨。

原來之前的一百分鐘折騰都是徒然,人世間沒有到你急的事,劇終一闕歌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 一切在天,一切盡在不言中。

Ps: 看完十萬水急,我忍不住通宵重看英國連續劇Prime Suspect Series 6 "The Last Witness ", 是波斯尼亞戰爭倖存者的故事,倖不是幸,戰亂中沒死去,苟延在揮之不去的夢魘裡,比死更難受,每次看都令人扼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