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千秋萬世」的 831 決定之後?

2015/6/1 — 13:35

圖:朝雲上年8月29日攝於學聯及「我們都是511」的灣仔街站

圖:朝雲上年8月29日攝於學聯及「我們都是511」的灣仔街站

在權力強弱懸殊的情況下,香港人都要無奈接受:

1. 除非中國政府出現重大的崩塌或變數(可能性很微),不然 2014 年 8 月 31 日後(831 決定),我們已知道香港在短期內(至少10-20年左右的短期),落實比較全面而真實的民主化,已是無望。

2. 如是者,所有的「反抗」,主要都是為了四種目標:

廣告

a. 為了尊嚴的絕地叫喊(就如在電影《賽德克.巴萊》中看到的:賽德克族不可能在武力上反抗日本人,即使要被滅族,也要反抗。)

b. 既然無法打倒敵人,只能激怒對方(當然這也是很重要的反抗方式)

廣告

c. 通過抵抗,嘗試動員更多群眾加入爭取民主化的陣營

d. 在反抗過程中,通過組織與溝通的機制,在沒有民主的狀況下,先讓公民育成民主社會下公民的素養,壯大公民社會

3. 上述四種目標都不會直接讓強弱極端懸殊的格局,有多大改變。因此從雨傘運動結束後,及至這半年間建制沒有絲毫動搖,我們更需要預備,爭取香港民主化,指向的可能是接下來數代人、幾十年的事。

4. 如是者,香港人接下來爭取民主化,最重要的問題是,如何在絕望中前行卻保持希望?如何在強弱懸殊的情況下,令身為弱勢的一方不只不會被削弱,反而團結而壯大? (其實 2014 年 9 月 22 日學聯發起罷課前,許多人都已知道上述狀況,當下我們只是更為肯定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