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千里送鵝毛】齋同?重要特快速遞?

2019/6/29 — 16:11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為咗達成喺德國登報嘅呢個目標,所有有份參與嘅人,都已經身心俱疲……我本來講話要俾其他人接力,爭取返啲時間休息,陪屋企人同照顧返我自己個眾籌最後幾日嘅安排……

講就咁講囉。

下個星期二,香港嗰邊打算整返一個展覽,俾喺香港嘅朋友睇返世界各地嘅報章廣告。呢一個由一班香港人創造出嚟嘅奇跡,真係要用心紀錄落嚟。

廣告

咁搞展覽,前提當然要有世界各地嘅報紙啦……

本來之前有人話香港有間酒店可能有 SZ(Süddeutsche Zeitung,《南德意志報》),但原來酒店只係有電子版,然後印出嚟俾啲客睇。咁即係要有人寄返去香港……我以為有人會有買多幾份,可以寄到返去,但好多人都怕買得多,德國人反而無得睇,所以買親都係一份起兩份止……

廣告

啱啱好今朝 SZ 個廣告部負責人寄咗六份報紙俾我,我收到嗰下,都呆咗……佢哋本來話會俾兩份我留底,點知一嚟就俾六份我。我就問下香港嗰邊解決咗個問題未。原來係未嘅……咁就麻煩啦……

好,計下條數,如果今日,即係星期五寄,咁到星期二,有三日時間喺中間,但係又夾住週末,我都唔清楚寄唔寄得切。不過傾緊呢個問題嘅時間,已經係德國下午三四點,呢邊啲郵局好多時候五點就收,咁我話唔理寄唔寄得切,我速速寄出去先再算……就嗱嗱聲飛去郵局……同我二十七號飛去火車站買返嚟一樣,不過今次係飛去郵局寄出去…… 🤣

去到郵局,我就同佢講我想寄速遞返香港。我問佢有幾耐時間……佢話兩日到四日啦……香港的話應該唔需要四日。咁我就話好啦,星期二應該到。「唔好意思,Offenburg 呢度,星期五三點半就出車,你依家寄,我地要星期一先可以幫你處理。」Was!我叫咗出嚟……望住個鐘,真係好懊惱點解唔早一頭半個鐘出門口!

佢話你打去 DHL 啦……佢哋話 DHL 有第二啲速遞服務,咁我又即刻打去問。對方知道我情況之後就話,急的話,我地可以專人嚟收,一日之後到香港。

哦……好呀。

價錢一千五百歐羅起……

X,唔係啩……

佢話,聽到個價錢,突然之間又唔係咁急啦喎係咪呀……佢把口都幾賤下,我鍾意。

我苦笑,同佢講星期二到都可以。佢其實都好好人,即刻幫我搵有咩可能性……佢話附近有一個速遞中心,夜啲先出車,不過如果我想確保今日可以寄得出,都係最好五點之前到……佢俾咗個地址我,揸車過去,要上歐韜班(編按:Autobahn,即高速公路),大約半個鐘多啲嘅車程……

我望下個鐘,大佬,依家四點半啦喎……此刻電話傳來追魂 call,我老婆本來出咗去,話仔仔唔知天氣熱定點,發脾氣,佢哋要返屋企……其實即係我都應該返。

本來噚日同佢講話依家目標達成,應該無會咁忙㗎啦……我掙扎咗一陣,同佢講:我依家返唔到嚟住……然後就直鏟上歐韜班。

德國有樣嘢好,就係舉世聞名嘅 Autobahn,好多路段車速都無任何限制。我自己舒舒服服,揸開 130 左右,要快少少就 150,都真係好夠。

但係今次我真係驚趕唔到,所以俾足油,揸到 170,我架老爺車開始震動……不過呢段路有好多修路工程,我想快,都係快得嗰一時三刻。結果,我就係五點左右到……

我攞住疊報紙,又係要衝入去個 counter 度同佢講我想寄特快速遞,要快。

佢望住仲喘緊氣嘅我,問我想寄咩,感覺有少少唔耐煩。

「齋同。」德文嘅報紙係叫 Zeitung,廣東話真係讀成齋同。

「齋同?」佢面部表情由唔耐煩,變做黑人問號表情。

我知佢諗咩,過期報紙,同廢紙無咩分別,南德一份賣三歐,你俾十幾二十倍價錢速遞啲廢紙,做咩托?

我同佢講要寄去香港。

佢都係望住我……我就直頭揭開第五版俾佢睇,佢睇咗一陣之後,就慢慢開口:電視我都有睇到,香港依家有好多人示威,係唔係?

此時此刻,佢語氣已經好咗好多。

由於已經解釋咗 N 咁多次,所以我又用最快嘅速度,同佢講逃犯條例。講完之後,同佢講埋要做展覽呢個原因,所以先要「寄廢紙」過去。

佢無出聲,就直接幫我打哂啲資料……打打下,佢講話應該寫內容係咩。咁我咪話報紙囉……

佢話我要查一下個系統先,未必可以寫報紙落去。

我不解。佢話:「如果寄去中國,係唔可以寫報紙㗎……寫咗報紙的話,好大機會海關會扣起。不過我都知,香港同中國係唔同嘅……得,系統話香港可以寄報紙。」

我加多句:「遲啲香港寄唔寄到,我都唔知……」

我心諗,就連寄報紙呢個動作,都已經可以折射到點解香港人會將反對逃犯條例直接叫成「反送中」嘅原因……一個連報紙都怕嘅國家,你點能夠相信佢嘅司法制度呢?

請大家繼續支持 #FreedomHK!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