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卿本佳人甘作賤,官到無謀膽生毛

2015/10/21 — 12:50

十月十六日,立法會否決以《權力及特權法》調查鉛水事件的動議。當時,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表決前的總結發言,形容自己「官到無求膽自大」,嚴厲反擊有人誇大鉛水問題。

十月十六日,立法會否決以《權力及特權法》調查鉛水事件的動議。當時,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表決前的總結發言,形容自己「官到無求膽自大」,嚴厲反擊有人誇大鉛水問題。

日前立法會上林鄭月娥司長一句「官到無求膽自大」,就議員追究公職人員在鉛水一事的責任問題上,力撐強挺下屬,可謂「勇字當頭」,不惜卸除身段,理屈強辯,社會人士為之側耳瞠目,不少人群起攻之。

筆者仔細看過林鄭月娥立法會發言全文,持平一點說,內容結構和措詞文字總算「有板有眼」,可是,在關鍵的原則上,還是一貫的避重就輕,以流暢的行文含混掩飾,妄圖卸膊諉過,其偽善語言效果與她的班主梁振英不遑多讓。  筆者暫且並不打算分析她引述不同議員的發言,從而在語言糾纏間卸力閃身,挑撥和打擊對她批評者的手法,只集中談談她所提及的「責任問題」。

廣告

她說明鉛水一事的責任問題時,在前兩個層次的解說看起來「頭頭是道」,不過都只是為了拭去污水,沾不上身:合約責任 (contractual responsibility) 在於承建商;法律責任 (legal responsibility) 在於持牌水喉匠。  可是,當講及行政責任 (executive responsibility) 時,她一方面說水務局和房屋署作為監督及執行部門「有一定的責任」,一方面卻推說「有欠妥善的制度」,而「不等於公職人員有法不依和疏忽職守」云云,試圖在矛盾砌詞間洗手脫身。 其實,制度是當局制訂的,制度更必須適時修訂以確保其適當有效,有關部門首長和高級公職人員當然有不可推捨的行政責任,在監督及執行過程中檢視運作和成效,從而評量或強化制度上的有效性,或必要時堵塞盲點漏洞,這恰恰正是高級行政管理官員份內的重要職權和責任,與專注執行相關政策的低層次員工當然大有分別。 林鄭月娥卻刻意將前線員工和高級行政官員權責有別而引起的責任問題混淆起來,居心叵測。 其次,未經過深入了解和調查,更沒有進行法理的聆訊,林鄭月娥便竟然「膽粗氣壯」的說那些公職人員「不等於有法不依、疏忽職守」,高調張揚為高層人員開脫卸責,實在不是無心草率輕言,卻是有意強詞奪理,置民情民怨於不顧,可謂「膽大妄為」。

更不堪的是,林鄭月娥在政治責任 (political responsibility)這一節只提及「親自處理食水含鉛事件」和「責無旁貸,必須認真注視及處理問題」等幾句話,便扯到「我和幾位局長都有負起政治責任的勇氣」,簡直一派恬不知恥的胡言。 那些有關處事態度的虛言淺薄描述到底是甚麼勞什子的「政治責任」承擔!  若果在日本、韓國或台灣等地發生了這樣苦害民生大眾的重大事件,肯定高層負責官員不僅要道歉謝罪,更必須引咎下台,反之,歐美等地似乎較少以辭職退下作為承擔「政治責任」的後果。  林鄭月娥沒有選擇效法上述深受中華文化影響地區問責高官的做法,卻輕輕轉體卸身,不愧是曾經受過歐風美雨洗禮的「港英餘孽」,可謂「膽大心細」卻「面皮厚」。

廣告

檢視歷次有關問責官員表現和受歡迎程度的民調結果,林鄭月娥司長得分都「名列前茅」, 筆者無意深究真正原因,不過相信其嬸娘奶媽形象對此大有助力。 可惜畢竟遇人不淑,哀哉卿本佳人卻甘願墮落,在梁班子廢官當道中已不能自拔,立法會內的勇猛嘶叫表現有餘,無良謀應對危機反映其良知不足。 筆者還是奉勸她下堂求去,顯出真正的膽色勇氣,負上真正的「政治責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