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厚培論述與講獨自由

2018/4/7 — 17:07

戴耀廷

戴耀廷

共產黨批鬥戴耀廷至今已經一個禮拜,砲火隆隆,未見盡頭。時至今日,共產黨及其奴才批鬥戴耀廷的四大動機已經昭然若揭:(一)鬥垮鬥臭戴耀廷,摧毀個人名譽,施壓港大革職;(二)製造寒蟬效應,學者評論噤聲,老師人人自危,要人聞獨色變,不跟風就閉嘴;(三)造勢推動二十三條加辣版立法,煽動分裂及煽動顛覆均可以言入罪;(四)企圖阻撓戴耀廷繼續部署為未來各級選舉所推動的風雲計畫和雷動計畫。

任憑特首林鄭月娥最近如何否認特區政府先前所發出的譴責聲明沒有打壓言論自由及學術自由,如何聲稱政府未有任何二十三條加辣版立法計畫,如何誣陷戴耀廷「鼓吹」港獨自決,她卻完全講不出戴耀廷究竟觸犯了任何可受懲罰的法律條文,只是空言高論戴耀廷「違反」了中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令人憤怒。林鄭月娥為虎作倀,緊跟暴政指示,必遭歷史清算。

我先前的文章早已講過,「現在主張香港獨立」這種說法,絕對有權年年講、月月講、日日講。這是充分尊重言論自由的應有之義。同理,戴耀廷「現在不主張香港獨立,但主張附以專制結束作為先決條件的未來香港獨立自決選項」這種說法,當然同樣有權年年講、月月講、日日講。閣下可以贊同上述說法,也可以不贊同,但卻不可以禁制之。只要不涉及暴力,這些說法現在沒有違法,以後也不得被視為違法。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廣告

最近,有人嘲諷戴耀廷所謂「三次不認獨」是敢講不講認,有人聲稱戴耀廷既已支持港獨,就應該理直氣壯。我不同意這些觀點。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的邏輯問題。「現在主張香港獨立」跟「現在不主張香港獨立,但主張附以專制結束作為先決條件的未來香港獨立自決選項」兩者之間,是不能劃上等號的。我個人充分尊重上述兩種說法,但兩者至少在內容上是不同的,這是一個客觀事實。所謂戴耀廷「應該坦承自己是獨派」之類的說法,是一種「講派性、先定性、拉進來、貼標籤」的思維模式。戴耀廷沒有接受任何這類標籤的道理。大家可以說戴耀廷不主張香港獨立,大家可以說戴耀廷主張附以專制結束作為先決條件的未來香港獨立自決選項,實事求是之後,大家可以贊同或者批評這套意見,我完全尊重,而且願聞其詳。但是如果有人說戴耀廷「是獨派,偏不認,是欺騙,是膽小」,這就是扭曲事實、上綱上線的派性思維模式,心胸未免放不開。我們應當討論的是思想內容,而不是標籤個人派性。一個標籤貼上去,怎能全面準確代表思想內容本身?換言之,在反共的道路上,大家必須時刻警惕自己墮進共產黨重視立場和派性的邪惡思維陷阱。

另外,又有人認為戴耀廷既已「否認自己鼓吹港獨」,他就是「不捍衛鼓吹港獨的言論自由」。這是一種很詭異的跳躍思維方式。打個比方,我說我現在不喜歡吃素,這樣就代表我不捍衛你說出自己現在很喜歡吃素的言論自由嗎?我相信戴耀廷在「否認自己鼓吹港獨」的同時,還是會「捍衛他人鼓吹港獨的言論自由」。縱使有論者探討「鼓吹」與「討論」之別以及「言論」與「動機」之別,洋洋灑灑,但似乎尚未進入問題核心,亦即「否認自己鼓吹港獨」可否被置換成「不捍衛他人鼓吹港獨的言論自由」?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戴耀廷根本沒有暗示後者,大家不宜借題發揮。戴耀廷不鼓吹港獨,但尊重他人鼓吹港獨的言論自由;他討論涉及港獨的政治議題,也歡迎大家一起參與討論涉及港獨的政治議題。我同意他的說法。

廣告

為甚麼我現在「不鼓吹港獨」?原因既不是害怕被逮捕,也不是突顯所謂政治智慧,而是因為一個相當根本的道義原則:「如果某君現在鼓吹港獨,現在就應該著手行動,發起獨立運動,務求令香港盡快獨立,說得出就要快去做」。我現在沒有這個打算,沒有勝算,民意未足,所以現在不鼓吹。另一方面,我深知有些人現在已經積極鼓吹港獨;只要符合上述道義原則,不涉及暴力,我會充分尊重這些人的言論和行動,而且呼籲大家不要抹黑他們。我勉勵自己千萬不要像有些人呼籲大家暴力抗爭,叫別人上前衝,令他們被襲擊,被逮捕,被收監,然後自己卻安坐冷氣房,做個鍵盤戰士。依我看來,這樣做是缺德的。

為甚麼我現在鼓勵大家思考香港未來政治前途問題,探索未來香港獨立的可行性、條件、原則、資源、內政、外交等一系列問題?因為如果我們要等到條件成熟(中國專制政權崩潰)之後才來討論,一切恐怕為時已晩。香港人這個族群的形成與流變歷史、兩次被殖民的歷史、香港文化特質、香港制度理想、左右兩翼論述、草根權貴矛盾、政治前途綱領、自由人權、憲政法治、民主普選等細緻知識和前瞻理想,我們都準備好了嗎?建國方略成熟了嗎?建國獨立是手段抑或目的?如果只是手段,那麼目的究竟是甚麼?建國獨立這個手段,是否及如何有助於達成上述目的?有無可能有其他手段更有助於達成上述目的?難道這些問題都有被認真思考和討論過嗎?如果沒有,大家何不現在就去好好思考,好好討論,沙盤推演,互相切磋,謙虛自省,精益求精?換言之,何不好好思考與討論戴耀廷和我分別提出過的香港前途方略,以及各式各樣的內部自決與外部自決論述,再定優劣與行止?我會虛心接受批評指教,但反對栽贓抹黑或亂貼標籤,更加不希望香港社會鴉雀無聲或噤若寒蟬,反而鼓勵大家好好討論跟香港未來政治前途問題有關的議題。言論自由最好的捍衛者就是言論本身,亦即思想本身。沒有言論的言論自由是難以想像的。

那麼,我這樣鼓勵大家「討論」涉及港獨的政治議題,為未來政治突變做好必要的思想和論述準備,豈不就是等於「鼓吹」港獨了嗎?試想:如果有人鼓勵員工要做好一旦公司倒閉破產後自立門戶經營業務的必要準備,難道就等於「鼓吹」公司倒閉破產(中共專政崩潰),難道就等於「鼓吹」員工現在脫離公司自立門戶(香港立即獨立)?當然不是,邏輯思考,淺顯易懂,但偏偏就是有人揣著聰明裝糊塗。「中共專政崩潰」是阻擋不了的趨勢,「香港立即獨立」是形格勢禁的困局,我們應該好好思考「一旦中共專政崩潰,香港自決聯邦或獨立」,現在先要保存元氣,厚培論述,未來審時度勢,慎思敏行,全程互不拆臺,互相打氣。

另一邊箱,有些民主派人士聲稱戴耀廷雖有言論自由,但卻批評他故意踩踏中共的「紅線」是不對的、不智的。我不同意,理由如下:(一)除了造成明顯而立即危險的言論之外,如有任何「言論禁區」,就等於沒有言論自由;(二)一個人沒有言論自由,而且得不到制度救濟與保障,就相當於全部人的言論自由遭受侵害;(三)共產黨的「紅線」從來不會固定不變,而是會按照不同人事時地物的政治需要而隨機移動,甚至重新定義,牢牢掌握全面話語權;如果我們「避紅線來做人」,這樣不是政治智慧,而是愚昧無知,你一退,他就進,直到你退無可退;(四)抗爭必定涉及自由人權與專制獨裁的鬥爭,世界上沒有不踩「紅線」的公義抗爭;2003年七一遊行、2010年五區公投、2012年反國民教育、2014年雨傘運動,都是踩了「紅線」也義無反顧,如今2018年撐戴耀廷,支持他的言論,再踩「紅線」,又何足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