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原來我也是港女

2016/4/28 — 14:59

(ViuTV 節目《跟住矛盾去旅行》截圖)

(ViuTV 節目《跟住矛盾去旅行》截圖)

【文:謝天下】

如果港女話題可以發電,人類便擁有一個可靠的永續性能源。

香港的精神污染指數偏高至極高,因此本土網絡文化,就是不斷尋找新的公敵,讓網民盡情批鬥或恥笑,藉此排解爆煲的壓力,逃避生活上的深層次矛盾。

廣告

最新的公敵,就是《野狼與瑪莉》女星連詩雅。

連詩雅與《力王》女星葉蘊儀拍攝旅遊節目《跟住矛盾去旅行》,行為表現被指為港女典範。

廣告

那如何才是港女?一篇傳媒專題《連詩雅十四大港女性格,你中幾多樣?》便列出十四項特質,我也忍不住替自己做一個檢查。

一,「永遠見唔到佢素顏」。化妝示人就是港女的話,等同開地圖炮轟散一整街的女人嘛,何況那是藝人在談自己拍攝節目的情況呢。在日本,女性出門化妝是禮儀,難道她們才是港女?至於我,的確不會化妝,不中。

二,「鍾意攬公仔」。毛公仔其實是人類嬰兒的符號延伸,所以卡哇依的樣子,通常帶有嬰兒臉孔的元素。女人特別喜歡毛公仔,是先天基因以及後天教化造成。不過我一歲時收到姨媽所送的兔仔毛公仔,建立了心理學上所謂的依附(attachment),白天拖著走,晚上抱著睡。小時候旅行坐飛機,還會將兔仔放在手提行李,起飛後放他出來,讓他看窗外的雲。係咪好低B呢?我先中一項。

三,「機不離手」。笑話,現代男女都自願接受幅射洗禮。再中。

四,「鍾意Shopping」。選購心頭好這點,男人女人一樣,分別只是買的東西不同。高富帥會逛車行,柒窮撚如我只會行唱片店與書店。中。

五,「一見到昆蟲就大叫」。一般香港人缺乏生物學常識,文中記者將蜘蛛歸類為昆蟲,錯得離譜。昆蟲有六足,身體分為頭胸腹三段;蜘蛛屬於螯肢亞門節肢動物,有八足,身體分為頭腹兩段。坦白說,我在家見到曱甴是會慘叫的。中。

六,「洗人唔使本」。對人頤指氣使,終致兒子戲屎,不分男女,皆有報應。不過我不會洗人,主要是沒有洗人的條件。

七,「為買名牌捱肚餓」。讀書時我為儲錢買唱片,會吃麵包做午餐。像U2呀,Radiohead呀等等,這些可是音樂界中的「名牌」哦。中。

八,「見到鍾意嘅嘢會高八度尖叫」。我也會這樣,不過聲音如大海般深沉的我,即使高八度,也像低吼。中。

九,「經常性遲到」。我承認遲到是自己其中一個壞習慣,但我已經相當克制。我身邊的遲到王,是位男性友人。有次我在尖沙咀地鐵站等他,他在電話說自己地鐵到了金鐘,結果半小時也未見人。原來他在金鐘下車去了Shopping。看,正正是「鍾意Shopping」的男人。中。

十,「經常性自拍」。基本上我不會自拍,非必要時我也不會照鏡,免得作嘔。然而,我見到的自拍專家中,男女比例差不多,而且很多也很醜。

十一,「說話非常嬌嗲,夾雜偽ABC腔」。Well,你知嘛,雖然我喺英國讀完University返嚟,但我好dislike人哋講嘢一半Chinese一半English咁囉,我覺得個flow好唔自然,一啲都唔consistent呀。仆你個street,都中呀!

十二,「對社會大事不關心」。差點忘記澄清一下,我在第二項提到的手提行李,是由本人親自帶去做保安檢查的。

十三,「唔識自己搵路,人哋行錯路淨係識埋怨」。正如東星耀揚所說:「屯門出嚟蕩失路唔奇啊,不過喺人生事業上,千祈就唔好迷失方向。」像我這種人生上的活遊魂,沒有資格評論別人。中。

十四,「嬌生慣養,少少事就頭暈身興」。東亞病夫不就是包括所有人嘛?要分男女嗎?財多身子弱,我財困自然龍精虎猛。

屈指一算,我中了九項,屬於「嚴重港女症後群」。這種借港女話題發揮的文章,不過得啖笑,正如鬧連詩雅港女的人,也未能解釋甚麼是港女。「總之佢就係港女啦」是不能說服人的啦。

順便奉勸一句,有些女士一邊鬧港女,一邊卻鬧港男就是愛港女,自己不港女但沒人要。除了「你的樣子如何」這種殘酷的老生常談外,其實凶相畢露,怨氣外洩,是最趕客的地方。

 

謝天下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