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原來泛民可以大勝區議會

2015/10/19 — 10:5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梁啟智】

1. 我想你在區議會選舉投票。

2. 建制派能夠壟斷區議會的席位,並不是因為所謂的蛇齋餅糉,而是泛民支持者沒有出來投票。我們來比較2011年區議會選舉和2012年立法會選舉中,泛民和建制候選人的得票數字。以中西區為例,這兒的所有選區在2011年都有泛民候選人競爭,較易和立法會比較。在2011年區議會選舉,泛民總得票是18,195,建制總得票是23,766。到了2012年立法會選舉,泛民總得票是29,028,建制總得票是27,931。兩組數字一比較,泛民在區議會少了10,833票,建制卻只少了4,165票。很明顯,問題不是建制在區議會選舉的票特別多,而是很多泛民的支持者往往只會在立法會選舉投票,在區議會卻不會。這才是泛民輸掉區議會的真正原因。

廣告

3. 現屆的中西區區議會當中,15個民選議席泛民只得4席。但如果每一位願意在立法會投泛民一票的選民,也願意在區議會當中投泛民一票,按照立法會個別票站的數字,可推算出泛民應得席位其實是13席,足以完全壟斷中西區區議會。放眼18區,同樣做一次推算,泛民本來可以在17區當中成為大多數,其中3區可全掃所有席位。再說一次:這件事沒有發生,不是因為蛇齋餅糉太強大,而是泛民支持者沒有出來投票。

4. 或者你會問,難道掛上一個泛民的招牌,我就一定要投票給他的嗎?區議會不該是先看地區工作嗎?鉛水事件給了我們最好的教訓:最關鍵的時候沒有膽量向政府說不,平時做多少地區工作都是假的。就算建制派的候選人如何對你噓寒問暖,怎樣為你提供各種服務,抱歉,如果你知道他原來會在關鍵時刻出賣你的話,那麼他就是社區的罪人。相反,泛民的候選人無論如何,也不會在這個時候站在政府的一邊。一杯鉛水,試出了真正的地區工作。投票,就是看這個:相對於他平時對你如何,更重要的是你需要的時候他做什麼。

廣告

5. 或者你又會問,泛民有這麼多的黨派,但是我喜歡的不在我這個區參選,我甚至覺得不喜歡在我這區參選的泛民政黨啊。我同意,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都想投票給一位完美的候選人。但我們也不能意氣用事。在你當區的泛民政黨,可能十件事情有五件你看不順眼,但如果你不投票,他的建制派對手就會當選。我們又回到那條「鉛水問題」了:你不想喝鉛水,你就要投給建制派的對手,建制派才是你首要用選票懲罰的對象。至於你對不同泛民政黨的看法,你還有很多方法表達的,例如你可以捐款支持你喜歡的泛民政黨。但千萬別誤以為不投票便可以懲罰你不喜歡的泛民政黨,因為當你扭開水喉的時候,你會發現第一個被懲罰的其實是你自己。

6. 又或者你會問,區議會而已,不就是太極班嗎,為什麼要投票呢?建制派要贏就讓他們贏好了?絕對不是。「區區一億」聽說過沒有?大埔有自己友批給自己友的「林村天安門」,這可是你的血汗錢。區議會被建制派壟斷也會影響泛民在立法會的選情,這點也月很多研究證實過。從歷史上去看,泛民曾經在2003年在灣仔區得到過半數席位,做了很多革新議會的嘗試,拉闊了區議會的可能。事實上,不少泛民候選人對於社區發展,對於如何讓街坊成為社區的真正話事人,都有很多想法和實驗,值得大家去了解。以為區議會事不關己而不去投票,才是真真正正的離地!

7. 我們一直在追求真普選,區議會選舉已是香港最接近真普選的機會了。我們用了這麼大的力氣去爭取,對於我們手上已經有的那一票,當然一定要投下去。

8. 我在這兒誠邀各位,請在區議會選舉投票。不單止你自己,還有你的家人、朋友、同學、同事,都要鼓勵他們去投票。輸給對手是一回事,但原來我們只是輸在自己人沒有走出來,這也未免太丟架了。

伸延閱讀:
真議會是怎樣誕生的-2004年灣仔實驗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