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原則輸了 全盤皆輸 DQ 陸續有來

2017/7/26 — 16:5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胡人傑@前線科技人員】

網友說,被 DQ 的議員覆蓋近二十萬選民,如果其中十萬選民一人捐 $100 打官司,基金便達千萬,議員們應該可以繼續與政府周旋。香港人 IQ 不賴,此等簡單數學應該人人明白,不過,公眾似乎興趣缺缺,想必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吧,本文嘗試分析,亦希望一人 $100,統一籌款給所有被 DQ 議員一同上訴能夠成事。

什麼是「玩過龍」?

廣告

回顧事件,由梁游被 DQ 開始,對於宣誓「玩嘢」是否過份,在民主派選民中也爭持不下,當時覺得梁游「玩過龍」、咎由自取的意見,可以用一篇關於十九世紀英國議員宣誓風波的文章[1]來概括,當時一位無神論的英國議員,抗拒誓詞內的宗教成份,一番爭持只下,國會投票反對該議員宣誓,結果資格被褫奪,留意,那時是十九世紀。

再望二十世紀,英國議員仍然樂此不疲[2],宣誓時以交叉手指放胸前,以示抗拒誓詞中向英女皇效忠,二十世紀來說,這是小事,議員順利入席。其實例子比比皆是,如果真的要針對儀態問題,最多罰款了事,但無可能如十九世紀般褫奪資格,而就算是十九世紀,當日是經過國會投票,而非法庭褫奪議員資格,好歹也算是一個人民授權的決議。

廣告

議員當然要受法律規限,但梁游並非放火燒議會,甚至連議員在科索沃國會放催淚彈[3]的級數也遠遠不及,若說梁游沒有資格當議員,那只可以由選民決定,而非法庭。1944 年,日本的東條英機政府亦以一些細微的語言技術理由,企圖 DQ 一位反對派議員,當時大審院法官三宅正太郎判東條英機敗訴,因為「議員是由國民選出,議員的言行是否值得被取消資格需要整體看待,不應將法律條文生搬硬套」[4]。

香港是廿一世紀城市,但我們的政治思維,是否仍然停留在十九世紀?

原則輸了,求「聰明」解決不了問題

議員由選民選出,最基本的原則就是不能任由政府輕易用技術理由 DQ,如果連其選民也不能接受議員的行徑,他們下屆自然會落選,甚至等不到下屆的話,其選民向議員嚴重抗議令其辭職亦可接受,而最邊緣的做法,梁游當日如果經多過 2/3 議員投票,決定褫奪其宣誓權利,令其喪失議席,也可算是符合民主原則。

但我們當日放棄了原則,接受了梁游是「玩過龍」,接受了中国的法理邏輯,對法例竟然可以內插條文、以宣誓技術理由 DQ 議員無甚反擊,對政府直接用法庭解決事件並無強烈抗議,甚至各大黨紛紛割席,以為可以獨善其身… 所以,中国便乘勢追擊多四位(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我們接受了多四位,還有兩位在接力(朱凱廸、鄭松泰)。其實,總共八位也未必是終點,「玩嘢」的議員不只八位吧[5],可能還陸續有來?(提示:還有七位)

其實,原則輸了,全盤皆輸,如果今天民主派人士還只是斟酌如何可以玩得聰明一點,而非對中国強烈抗議的話,那麼,中国要求的「聰明」就是投降,當民主派議員不再反對一地兩檢、不再反對中国隨意越界執法、不再反對大白象工程、不再反對基建不斷增加撥款、不再反對国民教育、最後連 831 也不再反對時,中国便會「無法」對這批「聰明」的「民主」派議員作出行動。大家即管再研究如何可以聰明一點,雖然答案已經寫在牆上。

附帶一提,現時的清算行動貌似由宣誓「玩嘢」開始,但心水清的應該明白,中国的清算行動早在 2014 年 6 月 10 日,國務院以七種語言發佈「一國兩制白皮書」時已經開始,民主派釋出善意只會加速死亡,曾俊華在民主派退而求其次的善意及多數民意支持下落選,善意測試已經再無意義。

全民籌款支持官司的意義

DQ 上訴官司應該打,這是真正的強烈抗議,可能公眾現時對法庭已經失望,覺得上訴勝算渺茫,不過我們要記得,1944 年的日本,在東條英機這個好不了現時中国多少的法西斯治下,法庭也可以作出公正裁決,而且,只是一人 $100,當是一場賭博又如何?這個 $100 的賭博,贏的話就可以扭轉頹勢,整個香港民主運動會出現新局面,「豪賭」這 $100 真的這麼難?

建議一人 $100,並不只是經濟原因,更是一場投票,筆者不希望香港的民主運動一直只依賴一小撮金主推動,如果被 DQ 議員代表近二十萬選票,但捐款人數一半也不到的話,那其實我們的民主基礎十分脆弱。

況且,民主派金主買少見少,譬如壹傳媒,自 2014 後被中国封殺,最近兩財年合共狂蝕七億有多[6],屢屢為港人出頭的長洲覆核王亦有破產危機[7]。民主運動上,我們不應該將少數為港犧牲的人視為理所當然,是時候我們要找尋長線的財政機制了。

至於建議所有被 DQ 的民主派議員合併籌款,就是檢視到底我們是否在追求一致的民主原則,這場官司並不牽涉民主派別路線,只是一個單一議題:「民主派不接受議員可以被宣誓技術理由 DQ」,這個無分宣誓技術誰比誰好,如果我們還要細分四個是技術合格、兩個不合格,那我們就是承認了封建、合理化宣誓技術可以成為 DQ 議員的準則,這樣的話,還跟中国抗議什麼?

無論是民主派政黨領導無方,或是民主派選民莫衷一是,如果大家連這次在民主核心原則上的單一議題亦無法有共識的話,那我們亦只好承認中国說得對,香港不需要民主,因為所謂民主派選民佔過半的神話,其實頂多是過半的一半是民主派,其餘都只是追求開明封建的「民主」派而已,這樣,香港過半是封建派才真,那麼民主派人士亦無謂螳臂擋車,或是退隱或是投降,無謂再跟「自己」人爭拗。其實,要求開明封建的話,毋須這麼費神,田少的自由黨不就是建制內現成的「民主」派嗎?

 

*********

[1] 十九世紀的英國國會宣誓風波

[2] Commons ritual has long history

[3] Kosovo Opposition Releases Tear Gas in Parliament

[4] 三宅正太郎:不能生搬硬套法律DQ議員

[5] 立法會議員宣誓玩嘢,奇招盡出「立法會宣誓」 林卓廷高叫打擊貪腐狼英下台尹兆堅分開念誓詞(可 DQ 民主派還有:陳志全、張超雄、黃碧雲、邵家臻、鄺俊宇、林卓廷,尹兆堅)

[6] 《公司業績》壹傳媒(00282.HK)全年虧損擴至3.93億元

[7] 覆核王預咗破產拒眾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