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厲害了,我的秘書

2019/5/7 — 12:23

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資料圖片)

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資料圖片)

秘書,故名思義,就是幫手的意思,本身唔話得事,否則就叫老闆,唔叫秘書。

今天的立法會秘書長聲稱,議事規則只說明,由最資深議員主持選舉主席,至於由誰來處理內委會的指引,規則無講,所以他就自作主張,出 memo,以書面投票决定接納指引與否。

厲害了,我的秘書。

廣告

指引是關於選主席,而最資深議員的責任正是選主席,為什麼涂沒有權主持討論及表決指引?

OK,假設規則真的沒說,那都是由委員會成員決定怎麼填補空白,幾時輪到秘書話事?你不是球証,你是球埸職員而已。

廣告

公司章程有不清楚的地方,不是由董事們去解決,難道由秘書一腳踢開董事長,自己隨意下命令?法律有灰色地帶了,法官沒有權去解釋,倒是由幫手執頭執尾的法庭書記去宣判?醫生開刀時遇到醫學上未見過的情況,護士就可以一手搶走手術刀,自以為是的落刀?Come on,排隊也論不到你話事。

石禮謙說他獲「授權」主持下次會議,很風趣,不如我明天走去匯豐總行,說得到門口掃地的授權去接管董事局好了。

掃地的沒有這個權,正如立法會議事規則下,秘書處沒有權在主席授權以外,擅自出通告,當然更沒有權去主持表決了。

以往所謂的「建制」怎樣霸道也好,最少都技術上都有法可依,正如你不滿曾鈺成的裁決也好,他那時作為主席,的確有相關的權力,而且亦有給各方機會申辯,因此除非超級離譜,即法律叫的 Wednesbury unreasonable,否則法庭盡量都不管,這是行政法的基本原則。

但若果根本無法可依,法律叫 ultra vires,那法庭就不得不管。港共今次,是不是玩大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