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去元朗,不要衝、不入村

2019/7/26 — 15:43

元朗鄉村(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元朗鄉村(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較長,先寫個撮要:

1. 人多是最佳的保護

2. 不能向恐怖主義低頭,堅決悼念國家領導人

3. 堅決不入村不留守不惹事,齊上齊落,因為:
(a) 不要傷及圍村的自己人和外姓租客
(b) 不應毀壞圍村的歷史文化建築
(c) 實力不對等,無論力量、心態和地理
(d) 我們沒有被賦予武力執法的權力,最後變成雙黑夾擊

4. 這不是割席,是懇求大家不要犧牲,齊上齊落

警方已發出反對通知書,不讓元朗遊行發生。但因為偉大國家領導人李鵬逝世,愛國的元朗人發起悼念活動。我猜,香港人愛國,會有很多人懷着悲傷心情出席。

廣告

不過,7.21 元朗恐襲嚇怕不少人,不少人認為入元朗悼念國家領導人,會有危險。有云「猛虎不及地頭蟲」,黑勢力已不用多說,大家已看得一清二楚,當中最大風險是利器和槍炮,但有沒有人敢這樣豪賭?另外,除了暴力,還有「柔力」。大家看過《竊聽風雲 3》的話,便知道,他們還有「阿婆力量」。那些原居民阿嬸阿婆,如果出動,會向你淋屎,但你可以向這些阿婆還拖嗎?你有沒有被淋屎淋血的準備呢?總要有個心理準備。

但縱有風險,以網民愛護國家領導人之情,都幾肯定,有一大班人,你怎樣恫嚇,還是要去悼念。那麼,如果當日人越少,危險便越大,那麼如果有一百萬人入去悼念呢?據報當日調動的白衫恐怖份子數量,由幾百至一千,就當三千個,如果有一百萬人,每個暴徒平均要對付 333 個人,如果是二百萬人,是 666 人。兵法有云,十則圍之,如果比別人多 300 倍數量,又何止圍之?7.21 無辜市民遭圍毆,是因為無預警無先兆,人家數量也多你十倍,所以是他們圍你。但今次,大家都有了準備,關鍵是人數。如果我們不去,人數越少,那裏悼念的人便越少保護,那還是齊上齊落嗎?

廣告

再者,一個地方,受到恐怖襲擊,如果你怕,就是向惡勢力低頭,即助長惡勢力氣焰,有效,就一定變本加厲,暴力就會蔓延,下次就是大埔、沙田、九龍甚至港島。歐美國家受到恐襲,市民也要如常生活,目的是告訴恐怖份子:我們不會低頭,你的恫嚇不會得逞!元朗要去,不是要報仇,而是發出清楚的訊息:你能逞惡一時,絕不能逞惡一世,站在光明的人永遠多過你們,你們不應阻止我們悼念國家領導人。

不過,去還去,我在此誠心懇請大家,不要入圍村,不要搞人祠堂。首先,冤有頭債有主,圍村裏面有沒有自己人?一定有,縱使不會佔大多數,但我可以清楚告訴你,我認識,一定有,而且還沒有計算純粹租住的外姓人,他們都與這此事件無關。

第二,鄉村保留如祠堂等文化、風俗和建築,是寶貴的歷史文化,與整件事無關,不應該去肆意破壞,就等於當日攻入立法會,大家也懂得保護歷史文物一樣。找這些死物發洩,沒有任何意義,不然我們就成了破四舊的紅衛兵 — 那不是我們最恥與為伍的嗎?

第三,力量不足。我們都有共識,和理非大多不留守,那麼留守的人數少,走進對方地頭,恐怕多多都唔夠死。對方是黑道,是受訓的打手,而且一向窮兇極惡,可能已犯案纍纍,而你們只是一眾熱血有理想平時都很守法的年輕人,只受過大量思考訓練,又怎樣武鬥?就算受過武術訓練,你總沒有人家敢殺人的膽色,那麼不是送死嗎?還有如上所述,整你的方式可以千奇百怪,而你絕不熟習那裏複雜的地形,真是死九世都唔掂。

第四,就算你真想以暴易暴,但你從來沒有被法律賦予使用武力的權力,結果就是雙黑夾擊,被黑道打完再被黑警又拉被鎖,值得嗎?

齊上齊落!和理非希望入來以人海保護大家,希望不要有人犧牲,所以絕不希望回家看見留守或入村的人一個一個被毆得不似人形,還可能拖累盡責採訪的記者。

報復,有很多種方式,用一種人家擅長而你不懂的方式去報復,很愚蠢。別要浪漫化犧牲,我們的犧牲還不夠多嗎?懇請你們,不要留守,一起退去,在另一個我們有利的戰線上反擊。

執筆之時,喜見連登有人提出「和理優,不入村,不開波,對家郁手會還拖」的口號。我真心希望,大家都思考這個口號背後的理據,並以此為原則出席悼念。

當然,我也明白,局勢發展至此,其實誰也不能左右什麼。每一段大歷史,在洪流中的人都不能預測發展方向,船要往那兒,已不由任何人控制。席,不會割,我只是希望以卑微的聲音,懇請大家別要傻着去犧牲。

星期六,永記我們的國家領導人,李鵬。

P.S. 連登這篇文對了解圍村很有幫助,必讀。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