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去年的這一刻

2015/9/26 — 23:44

去年的這一刻,在台上喊了一句「我地依家一齊入去公民廣場」,掀開序幕。

2014年9月26日(星期五),學聯與學民思潮均認為行動需要升級,在罷課五日以後的週未不應靜待10月1日(星期三)發動佔中,卻對發起甚麼行動苦無頭緒,根本想不到應該發起甚麼行動。畢竟學生早在7月1日通宵留守遮打道和特首辦,9月25日深夜亦已突襲禮賓府,但去中聯辦示威亦太遙遠,好像所有示威地點也去得七七八八。

然而,我們在那個時候深深明白,若然行動欠奉只會維持現狀,將白白浪費週未動員群眾的好時機,結果雙學分別在傍晚六時多硬著頭皮開會討論,並相約於八時召開聯合會議。在討論停滯不前的情況下,突然有同學提出「為何我們不嘗試進入被政府加建三米圍欄任公民廣場,奪回那個本來屬於公民的公共空間?」,雙學輾轉討論之後便在晚上9時取得共識 —— 我們要在2014年9月26日10時30分發動「重奪公民廣場」行動。

廣告

那簡直是四年社運生涯下得最好的決定。

接著,我們便要在90分鐘裡作好一切準備,有同學負責聯絡學生組織的罷委和義工,還有社運團體以及公民社會的朋友,尋更多抗爭者參與直接行動;另外擔當「先頭部隊」的同學,則要擬定進入公民廣場的策略。而我,則被安排到命運自主台,與當時的司儀羅冠聰一起留住人群,等待「先頭部隊」進入公民廣場以後,便乘勢呼籲群眾參與其中。

廣告

大概10時15分,心情真的十分緊張,明知行動即將展開,但人群漸漸散去,確實讓我和羅冠聰十分焦急,一則不知「先頭部隊」的狀況如何,二則未知有多少群眾響應行動,結果在輪流發言的時候,我甚至離譜得以「希望大家俾啲面黃之鋒,聽埋我發言先走」為理由留著集會人士,為求保證自已不會dead-air,甚至在發言時扯到中學生罷課心路歷程云云。

說著說著,我在10時26分聽到「先頭部隊」跟警隊的爭吵聲音,心知雙學已有代表成功進入公民廣場,接著便喊了一句「我地依家一齊入去公民廣場」,就跑到停車場旁的公民廣場入口。

本來打算跟警方碰撞一回以後便順勢推門進去,因為按照原來的計劃,實情只盼佔領公民廣場數日後,便在金鐘「拉大隊」在10月1日到中現參與「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怎料,抵達圍欄旁邊才發現先頭部隊本來撞破的門,已被數個警方封著,結果平常從不做運動的黃之鋒,就爬上三米的圍欄,正當我在圍欄上方思索應如何有策略地進入公民廣場,因為那時望著地下其實覺得真的很高,卻發現有近百警察突然從政府總部衝出來包圍公民廣場,並有其中十個警察朝著我的方向跑過來(我相信是因為他們認得我個樣),心諗真的今鋪大獲烏,但無奈地跳下去公民廣場是唯一選擇,結果一跳下去便被警察圍著,並在10時50分鎖上手扣,在17歲首次被捕。

及後警方不准保釋、入屋撿走電腦證物、高院頒佈人身保護令、被押46小時已是後話,9月28日晚上獲釋,才發現香港真的變了天,真正感受到社會運動的爆發點,實在向來也是出乎意料之外,或許當晚擱置計劃或行動失誤,歷史便會改寫。

雨傘運動以後真的很不甘心,我們沒有取得成果,未能促成政制改革,很氣憤和泄氣,但我覺得在一年以後的出路,談到回應雨傘運動無功而回的最好做法,真的不是不是不是精神勝利地紀念那段佔領的時光,反應盡力告別那種無力感和犬儒,認清普選訴求未能達成的真相,好好思考未來路向,許下承諾繼續走在前線,妥身於民主運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