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去投票 雞排妹的告白仍有效

2015/11/20 — 7:48

雞排妹鄭家純去年以性感照呼籲台灣人在選舉中投票。(鄭家純 facebook)

雞排妹鄭家純去年以性感照呼籲台灣人在選舉中投票。(鄭家純 facebook)

在去年底的台灣九合一選舉前夕,一向敢言的台灣模特兒雞排妹鄭家純用了很特別的方法呼籲選民投票。她用手機從鏡中自拍一個疑似化妝間的情景。她身上除了穿上一條從脖子向下垂的類似黑色領帶的衣物,就甚麼都沒有穿了。她只靠自己的一對手臂去象徵式地遮掩她的身體。在類似領帶的衣物上,照片加了三個字:「去投票」。

其實,以穿甚少衣服呼籲公眾去投票並不是前所未有的事。意大利曾經出現過一位藝名為La Cicciolina(名字本身意思大概是「值得擁抱的」,但值得擁抱的是甚麼就不宜在這論壇版解釋了)的艷星。她在1987年代表意大利激進黨參選。她鼓吹選民投票時都不時會在群眾面前無遮掩地露出她的胸部,時常弄到群情洶湧。她最終做了一屆國會議員。

不要誤會,我絕不是把港、台男士的女神等同為一位過氣的西方AV女郎。再者,當雞排妹登上呼籲去投票的艷照時,她還很有意思地在旁貼上一篇她對投票的看法。她先提到自己是一個趕回家投票的首投族,然後就如此呼籲所有選民投票:「拜託大家去投票,珍惜、看重手上的神聖一票。為自己想要的未來盡一份力,不要輕敵,我不知道開票前會有甚麼奧步,請大家投票時,想想候選人的長期表現、過往好壞記錄、能為台灣帶來甚麼。」

廣告

在一年後區議會選舉前夕的香港,雞排妹一年前對台灣人的呼籲又為我們帶來甚麼反思?第一,最表面來看,無論大家怎樣看雞排妹,她的確有效地用了一個較輕鬆的方法去鼓勵大家投票。在當下的香港,呼籲投票方式多偏向打悲情牌,或(若是建制派)很冷酷地把投票組織成機械行動。一不小心,這些方式就只會使市民覺得投票很悶,因而失興趣。我們能否找到有魅力的公眾人物可以用一些較「過癮」的方式去引市民注意他們投票的權利及責任?我有考慮過問法政匯思「男神」召集人梁允信能否效法雞排妹的做法,但最終不敢問,因為他剛剛結婚,我怕他的妻子會殺了我!

第二,當一些較「傳統中產」思想批評雞排妹或類似的舉動為抽水、世風日下、傷風敗雅時,這些批評者都要自我檢討。如果大家好好地盡公民責任,踴躍投票,誰會可以找到空間就此議題抽水?至於世風日下、傷風敗雅等批評,如果我們作為有投票權的成年人都不好好運用這權利、因而讓少數權貴繼續操控我們及我們兒女的未來,我們豈不是比任何「露肉」更不堪?

廣告

第三,雞排妹特別提到自己是首投族的責任。經過了七十九日雨傘運動洗禮後,我們的年輕人會否擔負重任、以選票重奪自己的未來?如果年輕人都選擇不投票,他們將來還能理直氣壯地再投訴「老人政治」對他們的影響嗎?

最後,雞排妹呼籲大家去投票時要想清楚候選人及自己家園的過往與未來。幾日前,我路過某個地方。這地方有不少的小商戶是在建制派、政府及地產商「合作」下被連累到雞毛鴨血、前路茫茫。但一覽這些商戶貼的海報,他們大部份支持的仍是建制派候選人。在一個又一個的選區,建制派種種假務實的浪費公帑或施政失當都在他們責罵挑戰者的一句「不要搞事」之中被掩蓋。作為選民,我們能否盡好公民責任,嘗試好好了解地區及社會事務才投下一票?

好,我終於寫完一千多字了。其實我今日想說的可以很簡短。無論是去年穿很少的雞排妹或今天穿很多的我(相信我,你們不會想見到我穿很少!),訊息都是一樣:「去投票!」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