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参選年齡門檻 香港不如大陸?

2015/10/20 — 9:52

資料圖片:黃之鋒,攝:朝雲

資料圖片:黃之鋒,攝:朝雲

上星期,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入稟法院,提出「司法覆核申請 (application for judicial review) 」,要求法院審理現行《立法會條例》參選年齡下限的合法性,籍此爭取立法會參選門檻下調,由現時的 21 歲至 18 歲。據《明報》報導,前立法局及行政局成員李鵬飛出席一個論壇之時,批評黃之鋒的做法,是「好自私的行為」,並認為「黃不過是為延續自己的社會運動而找新平台。他呼籲黃之鋒收回司法覆核申請」。

基於現時只是「司法覆核申請」階段,尚未正式審理,本人也在此談論一下李鵬飛的批評。不知是否受到傳統儒家思想影響,在華人社會裡,人們總有一種政治上的道德潔癖,要求從政必須大公無私,「謀取私利」成了一個攻擊對方的嚴重指控。其實,即便是爭取「公眾利益」,每個人都是社會的一份子,最終必惠及己。譬如你爭取民主,表面上是爭取所有人的投票和參選權利,與此同時你也在維護自己的政治權利。

事實上,西方民主主義的本質,本來便是基於個人主義的。個人主義假定每人天性均是自私,權力不獲制衡,掌權者便有可能為謀私利,而侵害沒權者的私利。民主的根本目的,便是捍衛每人之個人利益和自由,包括個人的政治權利。從政自策略上來說,泛民主派若要群眾覺醒,便必須讓他們明白,一個社會是否民主,必然影響個人的政治權利,乃至個人權益。

廣告

在這情況下,無論黃之鋒提呈司法覆核的動機如何,是為自己的政治前程謀出路也好,維持自己的知名度和人氣也罷,本來便不是什麼「邪惡」之事。「自私」本身不是什麼問題,因為「自私」而損人利己,才是問題。相反,若因為「自私」而做出利人利己之事,則是值得推崇的行為。是故,黄之鋒為了可以趕及下年參選,而提呈司法覆核,是損人利己還是利人利己,才是最值得探討的事。

廣告

事實上,不論現行參選年齡門檻是否違憲,他所做的便不純粹為了自己的政治前程,而是為所有 18-21 歲的港人爭取政治權利。至於現行參選年齡門檻是否合憲,《香港投資日報》社論曾撰文淺析,本欄無謂重覆。更重要的是,將議會參選門檻定為 18 歲,不是什麼新鮮的事,在外國、大陸乃至香港,均有案例。以英國下議院為例,英國在 2006 年頒佈的《選舉行政法令 (Electoral Administration Act 2006) 》,便已將参選門檻降至 18 歲。(見 S17, 2006 c. 22)

此外,本人不得不指出一個事實,現時全國人大代表的參選年齡下限,是 18 歲,港區全國人大代表也是 18 歲。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選舉法》第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年滿十八周歲的公民,不分民族、種族、性別、職業、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財產狀況和居住期限,都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

提到人大,本人便順道提一篇相關的舊聞:在 2011 年 5 月深圳一名名叫劉若曦的高中學生,便因在微博上宣佈自己有意參選深圳福田區人大代表換屆選舉,而在大陸引起熱議。當時北京大學深圳研究生院社會學教授于長江接受《南方日報》訪問,認為這是一件好事。有趣的是,當于教授被問及 18 歲參選人大是否不夠成熟時,他回答:「參選人大代表,那麼其夠不夠當的判斷標准就只有一個,那就是選民們投不投票給他」;被問及參選人的成熟度是否當選必要條件,他則表示:「在國外有時候選民不會選擇太過成熟的人來參政,而願意選擇簡單直接的人,因為他們最能夠直接地反映選民們的訴求。」

說于教授的回答有趣,因為不少人覺得大陸是個「封閉」的專制國度,但是大陸一個教授的政治看法,竟然比現時香港政壇內的一些人,頭腦還更清晰。更有趣的地方是,香港的左報昨日還在批評「要求參選年齡與投票年齡看齊,實際上是要將選舉權和參選權混淆」,還要拿美國國會規定說事。依其邏輯,該份左報應該上書全國人大,修改全國人大選舉法也。

原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