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又到一年假選舉

2017/3/24 — 13:30

又一次裝模做樣的假選舉就要完結,說幾點自己的感觸,聊備記錄。

道德高地易站,真普選難求

其實自佔中無疾而終,上次普選方案被否決,這次小圈子選舉,幾乎所有的非建制派別都不得不站在一個尷尬位置,面對不少指責。一方面,因爲假普選方案被否決,這次選舉不得不沿襲以前的小圈子模式。如果秉持佔中時爭取真普選的理念,非建制派就不該支持任何一個候選人,不該支持這個制度繼續玩下去。然而現實是堅硬的,佔中都沒能改變的事實,顯然不可能因爲杯葛這次選舉就改變,意氣用事衹能令更陰險狡詐的人趁虛而入。所以,非建制派做的一系列活動都是非常積極的:積極參與選委的選舉,拿到投票權;分散提名策略,促更多人入閘;然而這種退而求其次,求一個Less Evil,休養生息,繼續爭取真普選的策略,卻也受到很多人的指責。

廣告

我不能理解指責的人除了一個光鮮的道德立場貪口爽之外,還能有什麽意義。指責民主派退而求其次是容易的。有尺寸之進是艱難的。我覺得非建制派在這有限的空間裏做如此的選擇是理智的盡力而爲,不該受到那些毫不費力的職責。底牌已經亮出來了,現在階段公民抗命已經看不到任何成果。非建制派的努力,令選委結構有了些微的改變。梁振英的毛澤東路綫另建制派也四分五裂。

假選舉更假

廣告

即便如此,這次選舉中看到任何進步不了嗎?沒有,看到的衹有大踏步的倒退。難道沒人覺得奇怪嗎?這次選舉從造勢,到媒體的公關,薯片曾俊華民望日隆,但大家卻心知肚明的說我支持他,他民望高,但我認爲林鄭月娥會當選。曾俊華做什麽都被人認爲是做“最後的掙扎”,反觀林鄭月娥,在第二次辯論上被提問的人圍攻,傳媒都可以解讀為:因爲建制知道已經購票當選,所以不屑於提問,林鄭也不想再在辯論上表演。哈,果然是不管多麽不合理的事一旦多數人認爲正常就變成了合理。中央對港事的控制已經到了揮灑自如的地步。已經不需要使太大力氣。已經不在乎香港人,甚至香港財團的意見。(或者有人說還是在乎的,否則梁振英就連任了)。

選舉公關戰的泥漿摔跤

媒體上謠言滿天飛,“有關人士”,“消息人士”,“可靠消息”,“與内地相熟的某建制派“,都成了媒體的頭條,曾俊華放了他和劉鶴的合影,就會有消息人士說,劉鶴表示和曾俊華不熟,覺得這麽做不當。消息人士說已經欽點了林鄭,對家就馬上有消息人士說,習縂並沒有表態支持哪一個,三個都能接受....精選公關就是這樣的泥漿摔跤周而復之。這令我想起《雍正皇帝》 九王奪嫡的故事,每個皇子後面都有個智囊團,正如今天的競選辦,今天八皇子放出消息說,夜觀天象,高人觀他面相,他有皇帝之相,那邊就放出話說,這是大逆不道,皇上還活的好好呢。而康熙皇帝高高在上什麽也不説。很熟悉的感覺,很中國的感覺,香港本不該是這樣,香港市民的質素絕對可以推行一人一票的普選,像任何真正民主國家那樣拉票搞Campaign 。然而,香港沒有向上流,反而向下,流向了中國幾千年的陰謀論,權術政治,皇帝欽點。

回想董建華連任時,在媒體積極追問下,江澤民的現形發飆到今天仍為人津津樂道,曾蔭權的臨危受命,似乎是一個less evil的選擇。然而政改再次失敗,小圈子選舉又促成了陰謀家梁振英的高民望上任。港事每況愈下,吏治敗壞,民怨沸騰,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香港日漸沉淪時,梁卻憑自己的卑鄙伎倆在中共的官場文化下游刃有餘,一計不成又生一計的步步高升。回歸二十年,香港淪落至此。

官方語言的敗壞

正如唐英年所言:這次選舉沒有上一次精彩。的確,沒有選票,做一個花生友都沒有上一届做的開心了。

兩次三人參與的辯論我都看了。薯片小心翼翼的踩鋼絲,林鄭月娥大言不慚的說空話,衹有一個胡官算是唯一的亮色。

辯論沒有上一届精彩,但整個辯論中最讓我倒抽一口涼氣的是辯論的語言。林鄭月娥的競選辦發詞不達意九不搭八的簡體通告,她在最後總結陳詞裏一堆堆砌的空話裏有一句特別刺耳:香港底子是好的。無需懷疑,這最終陳詞稿絕對是内地人手筆。廣東話讀出“香港底子是好的”,真是不倫不類,説不出的刺耳。在語言敗壞上,薯片叔叔也不遑多讓,他的回答裏有不少“關於呢一方面的事情呢,我們會做研究,去處理,正確對待”。這是什麽?這就是共產黨文件,話語體系裏最顯著的特徵:空汎,虛假,大而無當。説了相當於沒有說。上行下效,這一套話語體系每天都在腐蝕香港原本優秀的殖民地公務員制度。

以前陳雲大師曾撰文分析過公務員公文,我初接觸港府公文時也覺得頗爲不適,但漸漸就發現香港的公文是連標點符號都不會浪費的言之有物,可以直接依照執行的公文。現在變成了這樣,從梁振英當選之日起,一些低俗的諸如“摸底”,空汎的“有關部門馬上會酌情處理”這樣的中文就在政府各個部門汎濫開來。欲毀滅一個地區先滅其文化,欲滅其文化,先滅其語言。二十年了,香港政府這班“醒目”的打工仔率先習得了那套假大空的共產黨官話,一步步的把一個曾經中西合璧獨具特色的國際城市摧毀。

希望在明天

最終結果即將揭曉,無論誰做特首都難逃北京的魔爪,蜜月期后又是無休止的鬥爭,這是香港的命運,但這命運卻并非不可逃脫。香港的命運在每一個不放棄抗爭的香港人手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