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又係黃之鋒

2015/1/10 — 14:34

我和黃之鋒算有緣。

三年多前,學民思潮未紅時,14歲的黃之鋒在立法會聽證會上發言反國教,隨即被電台節目看中;我初入電台做烽煙節目,主持「青年論壇」,就遇著年紀最輕的黃之鋒。

人們說,黃之鋒口齒伶俐,說話精簡有力,他說,是那時的電台節目幫到他︰「上電台,如何掌握節奏,有幾多airtime,打電話上來罵你,你如何反駁,如何討論,幫咗好多,打好咗個底。」我不信,青年論壇很多青年嘉賓,卻只有一個黃之鋒冒起。

廣告

後來,他領導反國教運動,算是多年來香港極少數「成功爭取」的社會運動。政改爭議,學民思潮很早期已力推公民提名,主導議題,牽引著佔中。雙學罷課最後一夜,臨時決定爬進公民廣場,觸發更大波瀾。

此刻,我為《立場新聞》做訪問,第一位被訪者,又是黃之鋒,18歲。

廣告

罷課最後一天,「其實去到六點,都未想到升級行動。」他們一直相信很多具體行動,要見步行步,因時制宜。

後佔領時代,我常聽到黃之鋒口中,對「成年人世界」的不屑,只顧妥協、「現實主義」、「懼怕成功」……

黃之鋒說,青春或青年不在乎年齡,在乎心態︰「你話這是理想主義,我可以講話係,你唔理想主義你唔使搞,將不可能變可能,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就是青春的心態……不是將學生同成年人放對立面,這不是年紀的問題,是心態同意志的問題。」

經歷雨傘運動,你眼中的成年人如何醜陋?

這一回,黃之鋒不再點名評說,沉默良久︰「好難講,唔出得街,不能盡錄啦。」

談到報紙,他似乎對《明報》有氣︰「《明報》社論雙面人,李先知好乞人憎,是一些泛民立法會議員收風同放風,用來招呼學生的一個渠道……當然傳媒工作者有他們的新聞自由,去評價你,這是ok,但開會內容,由頭到尾,一絲不掛報道公布……無奈及憤怒,說好開會內容保密,卻由泛民中人,透露了學界的態度,至少學界無做呢啲嘢,亦不懂做呢啲嘢。」

這些年來,遇上黃之鋒,幾乎都是訪問時刻,由14歲到18歲,倔強的眼神無變過,我不相信任何「外國勢力」能操控他。大氣電波辯論,同場的老油條總會遭比下去,他懂得控制情緒,不爆炸。

雨傘運動的歷練,千載難逢,他說吃過不少苦頭,明白群眾意見多元,不能取悅所有人,溝通不容易︰「同市民傾,似輪街症,有些人惡言相向,要求拆大台的人,有人呢一秒話支持學生,然後就過來問候你全家……」他有過氣餒的一刻︰「有時有種左右做人難,兩面不是人的感覺。」

天天開會,談策略、計劃行動。罷課罷過、瞓街瞓過、衝擊、絕食、對話、佔領,政府統統無動於中;黃之鋒說,將來若有佔領,會更機動,更靈活,速戰速決,進退有據,軟硬兼施,「我又會覺得,方法試過晒,唔代表以後唔用得,民主運動是一盤棋,不是畀人食咗車,以後就唔要隻車。」

經歷那麼多,他只是18歲。我回想自己18歲的時候在做甚麼,連傷春悲秋都還未懂。

黃之鋒曾笑我,時常講他在電台一路做節目,一路上網,睇facebook覆whatsapp,分心,但又能夠搭嗲討論。我常講這些,因為這是黃之鋒與網絡世代很重要的一部分。今天的成年人,完全低估年輕一代的能力,認為他們沉迷上網乜乜乜,學業成績一塌糊塗,搞錯晒,年輕人擅用網絡的組織力,集思廣益,上進的,能融會網絡世界的資訊,他們的知識面可以很廣,反思可以很快。

學民思潮的兩名發言人,周庭與劉貳龍先後退下來,黃之鋒就是學民思潮,學民思潮就是黃之鋒,這感覺揮之不去。

黃之鋒說,中學搞社運,時間分配難,有公開考試,一般只有一年半年的quota︰「我哋成日講,中學搞社運,會讀晒asso,asso得兩年時間,若升不上大學,八萬蚊學費倒落海,學民思潮好多人面對這些困難。」結果,讀大一的黃之鋒比較得閒,他仍然是學民思潮的icon。

有沒有想過短暫休息,沉澱一下?

「想去旅行,去台灣……屋企仲有兩盒高達未砌。」他的休息,只係講緊幾天貨仔。

雨傘之後,「國教」陰魂捲土重來,「啟蒙」運動、「補腦健腦」運動、「中國崛起」新課程,路路進逼,八方戰鼓響起;中學生不會停下,黃之鋒不會有時間歇息。沒有人說得出香港未來的路怎麼行,但,時間在黃之鋒一邊。

批評學生與黃之鋒的一些成年人,說他們的訴求「簡單直接得可怕」;我聽過身邊的一些成年人,評價黃之鋒,認為他很厲害,將來必成大事,但「大事」,可以是好事,也可以是壞事,只在一念間。

前陣子,幫朱順慈新出版的小說《現在未來式》寫序,這本書,有關時光旅行,我在序裡,寫了一個微小小小說,主角是黃之鋒。

故事中,我穿越時空,去到2047年7月1 日的維園球場。那天,黃之鋒是一個大人物……

訪問最後,我問黃之鋒,有無想像過,到2047年,你51歲,你在做甚麼?

我一早估到佢咁答︰「與其諗未來係點,不如諗吓點樣爭取一個更好的未來實際一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