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又話係「香港教育問題」種下的「禍根」?!

2019/7/1 — 14:06

眾所周知,回歸後中共紅色王朝上上下下官員口徑一致,對「香港教育問題」指指點點,聲氣多多。遠在內地京城的大帝也曾宣傳「愛國主義教育」而借勢向香港示警;近於港島西廠的小佞便直言過去殖民地教育「荼毒」青少年的心靈,磨滅掉對國家的「認同感」云云;一眾不懂教育為何物的建制權貴,以及只曉跳忠字舞的土產奴才更吠影吠聲的亂語胡言! 年前「國民教育」一事被歸咎於教育的失敗,近期《國歌法》法例的爭議被指斥是教育界人士的挑釁,最新對「通識科」檢討修訂的批評亦被視為別有用心老師的詰難,以至當前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年輕人抗爭行動,亦被認為是教育失效而被勸誘和被教唆……等等。那些嘍囉和打手早已掄起棒子,向著「香港教育問題」相關人士的頭頂擊打下來,目的就是要置他們於死地,重新整頓香港的教育!

須知道「國家教育」(National Education)是任何一個國家必然為國民提供的義務教育服務。在民主和先進的國度裡,有關「國家教育」政策建基於公平、開放的法治原則,重視和培養獨立思考、批判能力、個人發展和具創意的國民質素。相對於極權專制的政權來說,「國家教育」是維護和鞏固威權政府的政治手段,焦點便在於灌輸擁護掌權者的意識,以及強調馴服心態的教化功能,這樣的教育操作在黨國不分的中共紅色王朝治下,更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國策,著意致力直接影響,甚或完全控制下一代年輕人的教育! 

殖民地宗主國當然沒有「國家教育」的承擔,「殖民地教育」的政治特色必然是淡化殖民的國家意識和民族情懷。香港百多年來「殖民地教育」的成功效果在於令年輕一代對國家民族有著疏離的感覺,不過更現實和直接的是:香港年輕一代有不少機會看得清楚內地政權的醜陋和邪惡,自自然然產生鄙夷和離棄的反應。而且事實上,「殖民地教育」為校園提供開放和鮮有粗暴干預的學習環境,鼓勵探究式和批判思考的學習態度,年輕一代雖然少了一份對國家感情的心理負擔,卻是多了幾分對世事國情的冷靜、抽離和凝思。筆者認為,從正面意義看,帶有殖民地色彩的「香港教育問題」有著不可多得的政治效應,為香港這片土地埋種下來的絕不是「禍根」,卻是難得的讓年輕人開了心竅的「慧根」,得以透徹的感受到和體會到回歸後那個極權宗主國的真正面貌!

廣告

香港人應該沒有懸念,內地政權必然想方設法「修理」那些與「國家教育」格格不入的「香港教育問題」,一切都只不過是或遲或早的過程而已。內地政權表面上不敢明目張膽控制香港的教育,可是實際上所有安排已在計算和掌握之中,其中紅底的蔡若蓮年前早已被選任為副教育局長,儼如黨委書記,策略上是佈置在局內的一著棋子,日後不管楊潤雄局長因為不知甚麼原因下台引退後,蔡若蓮取而代之便是「天公地義」的行政調動。再者,林鄭月娥上台後口口聲聲表示重視教育,也曾調撥巨款投資教育的發展,不過,筆者只視之為政治考慮和糖衣包裝的「親民策略」,借此稀釋教師的警惕意識,軟化教育界人士的強韌鬥志。況且,政府撥款資助教育服務是為政者應有之義,為市民提供優質教育服務的責任,因此,家長和教師實在不必領情,更不用上心,反之必須慎防林鄭月娥那些陰柔的軟性伎倆,以及必然強硬操控的後著手段!

從政治角度而言,不少專業界別已淪陷在建制派手中,教育界是香港幾個僅存的泛民專業橋頭堡之一,有責任維繫著「香港教育問題」的良好特色,切勿讓內地「國家教育」的「紅潮」所滲透,甚或淹浸,更必須守護著所謂「禍根」扎穩土裡地層,讓繁枝茂葉繼續茁壯成長!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