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愈靜

林愈靜

IT男,言論自由原教旨主義者。個人blog是:http://poemsays.blogspot.hk/

2015/2/4 - 17:46

反共就是內地生要交的投名狀

內地考到港大的葉璐珊,競選學生會康樂秘書,被人起底曾是共青團員,蘋果甚至用「共青團前成員競選港大學生會」為標題。可能香港人看到共青團前成員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紅底。滲透。但我看到這個標題,是不自覺的笑出聲來…

其實看到共青團前成員被這麼大張旗鼓的冠在標題前面,我已經覺得好好笑。這種笑是內地生才能明白的笑。我也曾是共青團前成員。文匯的報道是「戴過紅領巾是否就不能選學生會」,其實我也戴過紅領巾。

廣告

看完整篇報道,看完葉璐珊的聲明,我覺得她和陳冉還是有分別的。

當年26歲的陳冉加入梁振英競選辦時,輿論也為之嘩然,然後呢?689不還是在高民意下當選了?而且陳冉順理成章的獲得政治回報,去市建局做了張震遠的秘書直到張震遠被辭職。當時《南華早報》的報道,現在還在我手邊,我覺得陳冉是不尋常,說她是紅底,我絕不會笑。她的身份絕不僅僅是戴過紅領巾,曾經是共青團員那麼簡單。她的言論也和葉璐珊頗為不同。

當時我還留意到一則新聞是CCTVB的劇集《老表,你好嘢》的主要編劇之一,也是個內地港生吳沚默,她沒想過選學生會,現在還在TVB做藝員,她參與編劇的這套戲,眾所周知,是有點兒政治不正確的。這時候香港人大概沒想過問她是不是共青團員,是不是戴過紅領巾(我敢百分百肯定,她肯定也是「共青團前成員」)。而是很快被當作自己人上了TVB的訪談。當她寫了劇本諷刺內地遊客的種種惡行時,其實香港人是不介意她的內地生背景的。

香港人需要內地生交一張這樣的「投名狀」才會認同她。

為什麼我看到「共青團前成員」會想笑?共青團是個什麼東西?

還是從頭說起吧,在中國這個荒誕的國度,大概是從文革時起,人一出生就有個欄目叫:政治面貌。我小學中學直到大學,甚至搵工時填的表格,都會有這一項,它大概等同香港表格裏的宗教信仰。團員就是一個中學生的政治面貌,黨員也是。從小學起,每個學生都自動加入了少先隊(以前是表現優異的才能,現在百分百都是了),到了中學,自動脫離少先隊,加入共產主義青年團(簡稱共青團),這些完全不需經過本人同意,你報名時交了一堆相,到時候發下來學生證,團員證,一併都有了,還要交團費(很平,好像一個月5元)團員是黨員的必經階段。到26歲,自動脫團,如果入黨就是黨員,不入黨,就變成普通群眾了。請注意:是到年紀後自動脫團的。現階段,入黨還是有一定的困難,像我這樣的思想不主流的學生,團員沒問題,要入黨肯定是不可能的。寫多少申請書和思想匯報都沒用。入黨需要介紹人,需要接受考驗和考察。

大學時代,有多少人熱愛中國共產黨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很多人都想做黨員,因為做黨員有好多著數。可以分到好的實習單位,更容易拿到獎學金,更容易被推薦去好的工作機會(尤其是公務員系統),這些都是看得見的好處。我好多同學每月定期寫思想匯報和入黨申請書,積極表現爭取入黨,這一點儘管我很鄙視,但也表示理解。

果然入了黨的同學,有些被保送了研究生,有些留校工作。不用加入失業大軍。

好了,港人可以想象一下如下場景:你從小是個思想獨立學習成績優異的人,你想要將來讀港大,但是在學校裏,如果你是黨員,就能獲得優先推薦去港大交流的機會,這時,為了這個目的,你會不會考慮入黨呢?

葉璐珊說,90%的內地生曾是共青團員,這是個好普遍的現象(她並沒說這是個好現象),這是事實,但這其中的曲折,說出來誰能理解?又有誰願意聽她說完?

我覺得此時此刻,她的內地身份變成原罪,而港人需要的其實是她的一張投名狀,果然,立刻就問到她是否支持共產黨。大家想得到的答案,我估和法輪功的街站口號無疑:天滅中共,結束一黨專政。如果這樣,就算她交了投名狀,但她不會這麼回答,換我也不會這麼回答,我的親人還在內地。而共產黨有多無恥大家心中有數。她選擇了一種政治正確的答法,沒有交出這個投名狀。港人非常失望。

在中港關係如此對立的此時此刻,映射到葉璐珊小姐身上,連前共青團員都變成一種原罪,這是令人遺憾的事實,我曾經在城市論壇看過內地生組織領袖和本土人士辯論中港關係,我對那個內地生組織不以為然。但出來讀書,無論是從內地來香港,還是到國外,都是因為認同某種價值觀而來。而因為是來自中國,就背負著共產國家的各種原罪。在別人眼中,我們是被一路/洗腦長大的。是戴著紅領巾長大的,是唱著紅歌長大的。所以我們必須交一張投名狀出來才能獲得自由世界的信任。

而我想說的是,任何環境,任何政治高壓,都無法阻止一個自由心靈的成長,哪怕某種邪惡的制度在這顆心靈上投下烙印,但它仍無法束縛一顆自由的靈魂。一有機會,她就會逃出去追尋更自由的世界。

學生會競選也是政治,有心參加的人被起底也是正常,但如果起底的結果就是一個「前共青團員」,還希望投票者三思。這個「前共青團員」是否定二十三條,提倡香港高度自治的,她起碼沒有像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前律師會主席林新強一樣口口聲聲說:我覺得共產黨係好偉大。

最後我想給大家講個笑話:

我大學畢業那年,參加一個頗有名氣的台灣企業在校園辦的招聘會,成功入圍第二輪面試,和我一起入圍的,有我們班的班長,系學生會主席,同時也是個黨員,第二輪面試完的時候,台企的HR主管問我們有什麼問題沒有,我的班長站起來理直氣壯的問道:請問,黨員會不會加分?

那個HR看著他,沉默了一陣子,略嫌尷尬的說:呃。。。其實我們是支持國民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