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威權抗暴政,是一場跨世代的漫長鬥爭!

2019/1/21 — 16:52

早前筆者出席了《立場新聞》邀約練總(練乙錚先生)主持一個名為「『中衰』之下的香港政治形勢」的講座。 練總所說的「中衰」,指的就是當前中共的「盛世」已開始有滑坡的跡象,也提及有關「支爆」問題,由此引發筆者撰寫此文,旨在說明雖然中共的強勢正在轉衰,香港人必須有所認識和警覺,反抗威權和暴政並非一舉竟成的戰役,卻是一場跨越多個世代的長期鬥爭!

須知歷史上晉朝、漢朝、唐朝,尤其是清朝初期都有過一段「盛世」光景,一般短則為期三四十年,較長的可達七八十載,看來是「盛世」的歷史由興盛轉衰落的正常規律。 練總的看法是中共基本上也擺脫不了這樣的變化格局,自改革開放而不斷發展,近年已達山頂而越過巔峰,所謂「盛世」光景已呈現強弩之末的現象,經濟方面正下坡滑落…… 不過,儘管如此,過去一些人不斷鼓吹和期盼的所謂「支爆」只是主觀願望的臆斷,未必會發生。 而且,就算所謂「支爆」所指的經濟環境「爆煲」,以至政治動亂真的「爆發」,亦不表示中共這個紅色王朝將會傾倒覆亡。 筆者以為,因經濟或者政治巨變而產生「改朝換代」的結局,在中共的獨裁專制體制內其實並不可能。 中共的紅色王朝有其超穩定的基礎和格局,面對衝擊,「改」的極可能只是某幾個利益集團組合的領導班子,「換」的只不過是個別被拉下馬來栽倒的黨國官員而已,本質上動搖不了而沒有改變,國家的權力仍然牢牢掌握在共產黨這個專政的政權手中。

筆者嘗試以粗糙的數據說明或許是膚淺的看法。 中國共產黨黨員近九千萬,連同黨員的直系親屬計算,親近和傾向共產黨的人不會少於三億,如果將黨員相關的宗族和朋輩,以及利益攸關的商企集團也算起來,數字可能高達七億,佔有全國十四億人口的一半。 這些人當然並非全是信奉共產黨教條的忠誠黨員,可是,在共產黨組織的庇蔭下,形成一張覆蓋全國不同領域的密不通風人脈關係網,透過從中的籠絡靠攏和互相勾結手段,分享權利、資源和利益,成為牢不可破的特權階層,而為了維護自身的特殊權益,必然對共產黨的施政絕對認同和全力支持。 此外,一般人民只圖衣食飽足,追求生活安定,只要在社會上仍然有一定的空間和機會謀財發達,玩樂享受,在共產黨政治壓力下做馴良貼服的順民,以至做無知不覺愚民,也許是無奈但還是甘心情願的選擇。 那麼,共產黨便完全可以借維穩之名而肆意打壓任何異見聲音,以確保其王朝「千秋萬代」! 再者,這些年來在內地雖然有一些維權人士、民運分子、弱勢族群和少數民族不斷此起彼落的抗爭,但是面對強悍殘暴的鎮壓,從數量和影響幅度而言,還是相當微弱乏力,撼動不了這個頑固的政權。 筆者以為這是我們必須承認的殘酷事實和可悲現實:縱然中共紅色王朝的「盛世」光景將會衰落,不過,這個施行暴政和高舉威權的政權恐怕還是會延續下去百載也說不定!

廣告

威權(authoritarianism)意指權力高度集中於小撮領袖的政權而人民被要求絕對服從;暴政(tyranny)就是殘酷剝削和逼迫人民的措施。 相信民主和追求自由的人當然必須團結一致的反威權抗暴政。 事實上近年來,香港人愈發感覺到內地的威權和暴政正不斷滲進香港的政治生態,香港人只能嘗試爭取喘息空間。 這正是香港不同形態的政治組織,無論是港獨派、本土派,以及溫和或激進民主派,必須面對的共同抗爭議題。 筆者明白當然,在蒼茫大地上燃點一把火炬並不足以立時照亮暗黑天空,在遼闊大海中投下一塊石頭並不能夠即刻激起滔天巨浪,可是,這是弱勢人民抗衡強權政府所必然身處的艱難局面,只要火種在,石頭在,人心不死,凝聚和積累足夠的能量,地動山搖海濤翻天的日子終歸還是會來臨的!

為此,筆者以為,香港人在「一國兩制」的政治現實壓力下,對於回歸後的宗主國必須有深刻的認識,更必須在認知上和心理方面有長足的裝備,強化思想和磨練意志。 年邁的筆者時日無多,仍未忘初衷,堅持口誅筆伐的反威權抗暴政,而更重要的是希望晚年的一代、中年的一代、壯年的一代、年輕的一代,以至更幼嫩的新生代,都可以延續有關民主和自由理念的傳承事工,跨越世代的連貫和結合起來,才能夠持之以恆進行長期而影響深遠的抗爭!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