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對中國民主的「理由」

2016/6/4 — 16:54

資料圖片: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資料圖片: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今天又是六四周年,前陣子各大學生會對六四言論,遭到口誅筆伐。我曾經是大中華(不是劉細良先生那種,是支持中共那種),後轉為獨派,有很長時間認為中國人不適合民主,因為國民素質太低,對於六四,我甚至曾經比現在的學生會領袖更過分,認為鎮壓正確,然日前看到網友彭捷先生文章,一文驚醒,覺今是而昨非,故撰文書出自己以往錯誤之根據。有長輩曾三令五申,反覆要求我不要說自己經歷。然我過往認為中國人不適合擁有民主的所謂「根據」,相信和很多大陸粉紅差不多,而我也曾是獨派,相信我的錯誤,可以令各位可見上述兩類人士思想之一班,故冒再次被罵,甚至驅逐出朋友名單之風險,揮筆疾書。

彭先生提到天賦人權,不能夠因認為別人不適合或影響自己利益而剝削,此令我回想起初中時法國大革命的課堂,人生而平等自由,實一言驚醒。

廣告

我的所謂「根據」,第一,是大陸有「數億文盲」,然被知名博客,人稱文少的陳凱文先生,直斥愚非。其提出中國及外地研究作證據,指出大陸其實識字率達九成以上。

第二個「根據」,是大陸自由行在香港的不文明行為,如恩主言行。此實基於仇恨,然香港人也有眾所周知的「顧客永遠是對的」投訴文化。如有恩主心態便不適合民主,香港人也不適合民主。

廣告

第三就是所謂的大陸人質素低下,也許會造成多數人的暴政,像德國選出希特拉,而又以即使輔以法治,三權分立,多數人有變態心理,就會有惡法形成之假設。此在邏輯學上,為訴諸無知的謬誤,或多或少,受陳雲城邦學說影響。此等所謂的「理論基礎」,實與西方女權運動時,反對女性有投票權的理據差不多。不要假設民主化的大陸會出現多數人的暴政,大陸現在沒有民主下,已經是暴政,而且是少數人的暴政,比多數人的更不堪。

第四就是以英國國會對蘇格蘭和愛爾蘭行使議會暴力作例子,再輔以政治學最基礎的政府功能是利益的再分配,「假設」大陸會對香港欺凌,行議會暴力。然而,台灣即使白色恐怖時期,兩蔣也有照顧原住民利益(當然也有不是之處)。而單單以英國作例子,也是以偏概全。至於教育程度,強迫教育在日本明治維新始問世,西方未有此前,已有選舉。

第五是所謂的「大一統」史觀,認為領土神聖,民主必會引致領土和各族群分裂。然而,所謂的領土神聖,自古以來,已經證實為謬誤之中的謬誤。

第六是「民主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此為稻草人謬誤。爭取普選的人從來沒有說過普選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吃飯也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是否不吃?大小便也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是否不大小便?

第七是中國強大了,創造了經濟奇跡。然而,GDP等所謂經濟指標,其實只是欺騙大眾的數字遊戲,其先天局限缺陷,就是不能直接反映財富分佈不均。這點我們香港人和台灣人都感同身受,多年來,經濟增長,但吾等窮人的生活根本沒有好過,工資加幅也追不上通脹。

上一年度的賣座台灣電影,我的少女時代,戲中主任對主角,不良學生徐太宇講過一句:「你這樣的人沒有資格接受教育!」我主力寫基層和精神病患者等弱勢社群,我也對中國傳統的家長式教導恨之入骨。然而,如果我認為大陸人質素低下,支持剝奪其天賦人權,為統治者背書,根本是和欺負弱勢的禽獸無異,甚至不如。

最後,上述反對大陸有民主的「理據」,所以當初能「成立」,除了傳媒和大陸電視劇似是而非的理論滲透,最大原因是自以為是的性格,常得到少部分「權威知識」,便以為自己有大智慧。吾友趙善軒曾言當代年輕人不信服權威,我倒認為他們其實迷信權威,容易被蠱惑。沒錯,百度和維基可以任何知識都找得到,然而,找到歸找到,能否正確理解,疾破謬誤,是另一回事。要不然,成行成市的補習學校,早早關門大吉。至於大陸網民的甚麼「有民主後教訓香港人」留言,即使是真心說話,彼等也沒有能力去教訓我們。本土派中也有人說要「種族清洗支那人」「殺光新移民」,但那只是嘴炮。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