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對六四集會的人,其實才是關心六四的人吧?

2018/6/4 — 13:23

2016年六四維園晚會(圖:Tommy lai)

2016年六四維園晚會(圖:Tommy lai)

其實問題不是集會多人與少人,而是多人與少人之後的結論。

多人的時候,就安心下來,覺得心安了,免不了先給些掌聲自己,也許在《蘋果日報》上會再讚香港人又怎樣表現出自己多有良心,有幾多萬個燭光甚麼的。再說幾句薪火相傳,散去,然後下年再會。少人的時候,就有點氣急敗壞開始找戰犯,或者抱怨不來的人沒良知。

這個劇目,循環了至少十年,甚至二十年,他並沒有任何改變,未來也看不到會有任何改變。

廣告

這並不導致,因為多人,所以就打算做些甚麼,該做些甚麼或能做些甚麼。或者少人,就該反省些甚麼,事情不論多人還是少人,沒有東西會長進,沒有東西會改變。多人還是少人,你得回的就只有要求你再來下一次集會。

因為多人和少人,都是導致完全相同結論:繼續維持這做法。

廣告

雖然我不太想坦率指出來,但我認為,反對去六四集會的人,心底裡還是關心六四的人。他們反對的真正原因,與其說是影響集會人數,不如說是借反對去表達對這個循環的不滿。

真正反對關心六四的人,不會發言反對,而是直接無視。那些人的牆上不會有半篇反對的文章,那裡只會有他們有興趣的東西,例如大陸綜藝節目。他們對這些六四的討論,特別是被要求做些甚麼事,基本態度是煩厭。

而會去的人,最終的反應也只有兩種,一種是接受這循環去到他們死的一天。另一種是慢慢的開始否定這種循環,覺得要跳出來。

純粹的「悼念」,最終只會變成端午節,大家也是在「悼念」屈原,而屈原的確也值得悼念,但是他的意義最終也必然會失去,那只會變成一個沒有公眾假期的六四節。實際上,這真的是 1989 年民主運動的延續嗎?我難以有這樣的感受。

每一年集會,過了一年,做的事情也是一樣的話,是否這就是完美的,如果不是完美的,那為何花了一整年的時間,都沒有去試圖檢討,他有甚麼毛病需要修正?這不就是一種傭懶嗎。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