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吳克儉出席聯合校慶 — 老師擋警:唔好掂我啲學生

2016/3/20 — 2:18

圖由作者拍攝

圖由作者拍攝

今日有過百個伊湯中學生站出來對吳克儉抗議,過程聲淚俱下的過程,相信大家都看到了。不再冗述事發經過;但過程中除了教育機構主席湯修齊代官員收信之外(後來才發現他是建制中人,TSA委員,所以應該能代為收信)。倒另外有些環節,特別深刻。

在剛開始攔阻吳克儉坐駕的時候,就是一名中年婦人(後來知道是母校伊中中,即事發伊湯中的姐妹學校的新校長)護着車子,跟我說道『朋友,你可否讓回道路?你這樣很危險的。』,我回她:『我當然知道危險,但為何你不問身邊的學生為何這樣不滿?問他們想唔想讓回道路?』其實,我很清楚了解到部份人對學生這樣自發、清晰、勇敢地表達自己意見,不太高興,有人指揮工友,說學校牆壁和球場不准放置示威品,工友一手就把牆上的海報揸皺撕碎,實在是很難堪的過程;那位人兄還強調,地方是屬於學校的,我就高聲問同學:『學校係咪大家架?』,同學大聲答『係』。這是明明就是歸屬感,但反而有人卻對此避之則吉。

而學生們都擁到車道時,除了哀傷和憤怒,他們還拿出無比的勇氣,手拉手築起人鏈,決心硬橋硬馬、認認真真的阻止吳克儉遁逃。我從來都不會直接阻止或推動其他人上不上前,我覺得這是行動參與者自己的企位,但我也禁不住問他們:『你們是否堅持繼續下去,警察來了,你們了解可能面對的後果?如果理解我也會和你們繼續下去。』當時我看到的,是負責行動的同學,帶着淚,回以堅定的眼神,說『清楚後果。』然後她就用大聲公,告訴同學面對警察前來可能會被拘捕,請同學自行衡量風險。而很多同學收到訊息後,還是選擇繼續堅持要吳克儉接過請願信,接受學生訴求。

廣告

當然,吳克儉遁逃後,有同學太過失望,轉為指責沒有參與的同學,但所幸在接着的聚會,他們便主動道歉。而在聚會當中,有學生感謝老師在數位警察圍困糾纏着她時,以身保護學生。事後我找回影片,才見證到那一幕,不單單是『擋着』般簡單,更加是出盡力地抱着同學,大叫『唔好掂我啲學生』,阻擋警察企圖抓着推撞到同學,而警方到了那個關頭,經已是威脅再阻擋就要把學生拉回差館去。

如果用「不理性」、「過份」來形容學生,那就真的太侮辱同學們的訴求有理清晰分明、他們對社會和學校的着緊、他們堅定勇敢而思考過的付出、他們有能力感恩和道歉的胸襟度量,絕對是吳克儉和其他今日有份袒護吳克儉的人,都無法理解的事情。

廣告

最後,我想打一段,是同學在事發後的聚會上講述的一段感受,以此作結:

『當我地多一個人,就可以阻多佢一陣;阻多佢一陣,就可能叫到佢落嚟;叫到佢落嚟,就可能接信;可能就會睇,可能就會諗,雖然我覺得佢唔會。但係我覺得就係好多野,我地未試過、未做過、未努力過,就咁放棄咗,就咁睇住人地去做,其實我之前都一樣嘅,都覺得社會啲野唔關我事,有好耐先面對架啦,好多人會去做架啦,有老師會幫我地企出嚟架啦,出面咁多代議士會幫我地做架啦……但因為湯中無人企出嚟,覺得多我一個唔多架啦,做嚟都無用架啦,可能就無人企出嚟囉,可能就咁走咗囉,可能就咁嘆咖啡走咗都唔遲,就係因為我地去講,我地先有傳媒嘅關注。

你可能覺得自殺問題…我都唔會死架啦,你死咪死囉,但你地有無諗過,而家嘅教育制度只會越嚟越差,佢啱啱講話去東莞、去一帶一路,都唔知講咗幾多次,你地諗下,一個局長,係打從心底唔理我地架,如果我地都唔講,邊個理我地,邊個會聽我地講啊,希望大家今次無出嚟,我知道有好多顧慮,但我希望湯中嘅學生,我地學校經已算係比其他學校開放好多,好多老師係支持我地、保護緊我地、撐緊我地,你地有無諗過,可能你地覺得比警察打,但我地係咪應該更加無畏無懼,更加勇敢去做,更加敢去關心,去發聲去做,而係多啲嘅聲音,可以令到香港嘅唔公義會消失。』

 

原題為〈【齊齊寫:同學們 和 老師們】〉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