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對暴力作為至高價值

2016/2/14 — 18:47

如果認為反對暴力是最評價行為的絕對標準,也是不容踰逾越的價值,那就請陳婉嫻及所有建制幫腔公平一點。警察群毆一個明報記者你們有提出譴責嗎?一年多前,警察及幫會份子暴力攻擊在旺角非暴力的佔領者,你們又說過一句話嗎?「天地不容」這樣大的帽子你們有甚麼資格戴上別人頭上。

水平低就是水平低,連基本的思維邏輯也有問題。如果真的是個絕對價值,有沒有人受傷,傷及的是無辜或有辜都不再是評價標準了。暴力行為本身便是錯。又如果要「傷及無辜」才是「天地不容」,那今次受傷的,只有幾位在採訪的記者可以算是無辜,包括明報那記者,那也請你們公平一點,斥責一下警察也是天地不容。

說到尾,最沒有資格批評別人暴力的便是工聯會。説到傷及無辜,香港近代歷史無人可及工聯會。林彬當年天天駡左仔,工聯土共可能認為他死有餘辜。那與林彬同車而無辜一鑊熟的林彬堂弟呢?還有那一對無辜被土製炸彈炸死的小姐弟呢?你們年年去日本領事館要日本人道歉,這麼多年來你們工聯會為上述的傷及無辜道歉過嗎?

廣告

不要以為今天很多人已經淡忘或根本不知道,便可以把當年暴行包裝為「反英抗暴」來蒙混過關,我就知道67暴動被港英平息後,絕大部分市民都歡呼喝采。我倒很有信心,雖然今次騷亂確是暴力,參與者應予檢討,但將來歷史對這一次「反英(梁振英)抗暴(警察暴力+制度暴力)」的評價,肯定比當年你們所謂的「反英抗暴」高。

真實情況是:當年工聯會與本地土共只是跟隨大陸文革的盲動,為暴力而暴力而矣,所謂「反英抗暴」只是個偽命題,是犯了嚴重暴力罪行後意圖開脫的藉口而矣。騙得了誰?

廣告

原刊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