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對港獨公投」回歸理性 避免政治鬥爭死灰復燃

2017/9/22 — 13:15

2017年9月上旬,中文大學校園出現多張「拒絕沉淪,唯有獨立」的海報及「香港獨立」的布幅。(圖:朝雲)

2017年9月上旬,中文大學校園出現多張「拒絕沉淪,唯有獨立」的海報及「香港獨立」的布幅。(圖:朝雲)

【文:楊文俊(中文大學聯合書院理學院一年級生、中大港獨公投聯署發起人)】

近日,小弟在中文大學發起公投聯署,希望收集800名中大學生的聯署以促使中大學生會就「反對港獨」議題進行公投。普遍來說,大部份人均對此進行理性討論,縱使有些人不認同小弟的做法,亦會提出合理的理據,不會對小弟無理取鬧,這使小弟感到十分欣慰。

令人遺憾的是,某些同為泛民主派的朋友並沒有理性討論小弟的公投,反而責難小弟的行動,聲稱「反港獨公投」結果如何也是對建制派有利,言下之意即是呼籲所有支持民主派的同學杯葛聯署小弟的公投。

廣告

不滿意和不認同小弟的方式,責難小弟不才,年少無知,沒有問題,但請各位批評者提出更好的方法解決校園中的政治衝突。有些泛民主派的朋友未有提出任何解決校園政治問題的方式,就責難小弟方式不當令建制派得益,是乃極為不負責任的行為。

我一直也認為,一切衝突要解決,必須通過各方理性地溝通,以尋求共識,以期能夠解決問題。若沒有溝通討論,所有的衝突均無法被解決。為甚麽我明明不是支持港獨的一份子,也會不滿校方和政府在本次衝突中的處理手法?這就是因為他們企圖禁止學生在校園討論港獨,變相導致問題不能被解決。

廣告

如果將中大的政治衝突比喻為火災,校方不斷讉責和批評支持港獨的同學,故然是火上加油,行為十分不當。但就算校方沒有火上加油,也總要有人淋水平息衝突。我所發動的公投,就是那盤水,是用來平息這場衝突的。

亦有些人認為,舉辦「反對港獨公投」對建制派有利,只要動員內地生聯署即可成功舉辦。而眾所周知,不論是建制派,抑或是中聯辦,也不想事件平息。事實上,我現在搜集的聯署數目低到不值一提,根本沒有「大批內地生聯署」。這變相證實了一點——中聯辦知道我的公投會平息他們希望不斷延續的校園衝突,因此不動員任何人聯署公投。由此可見,舉辦「反對港獨公投」並非特別對建制派有利,泛民主派的朋友們大可放心。

就公投結果來說,其實不論結果如何,也可以達到雙贏。有些人認為,公投結果顯示學生不反對港獨,將會令政府有藉口通過知名惡法二十三條、引入國安法等等;公投結果顯示學生反對港獨,則會令政府有口實打壓港獨。

這些人的說法,可說是充滿奴性,仍停留在「不要激怒政府」這種思想上。從近日的政治氛圍可見,不論是泛民主派仰或是本土派,也同樣受到政府打壓。從立法程序來看,就算政府沒有藉口,也能夠隨時通過二十三條、引入國安法。他們只需要求人大修法,說服建制派在議會護航,即可引入國安法和立二十三條。現在沒有這樣做,只是因為香港人普遍仍然支持民主自由,並且會在投票中以選票支持泛民主派和泛本土派,政府有此行為將會引發民怨。

可是,若我們這些身為泛民主派的人,再不去為社會所出現的政治衝突提出解決方法,市民將漸漸對政治產生無力感,進而不再理會政治,變得麻木,不再支持泛民主派。到當時,政府見時機成熟,必定會趁機引入國安法和立二十三條。因此,泛民主派要做的,就是要不斷就社會所出現的衝突和問題提出解決辦法。

就算最後公投的結果,是以反對港獨的佔多數,也不代表支持港獨的人會受到打壓。為甚麽呢?因為本次公投所強調的,就是不論甚麽立場,也要尊重他人的意見。在公投前,必定會有論壇供不反對港獨和反對港獨的同學各自申述自己的立場。論壇中的理性討論,定必能將校園衝突降溫。由於各衝突方已經回歸理性,政府亦再沒有可能利用公投結果發動政治鬥爭。

這次「反港獨公投」,要抗衡的還有現今中共和港共這種動輒以政治衝突解決問題的手段。我在前文《一場公投,是平息校園政治衝突的起步點》已經提到,本次公投的目的除了平息校園政治衝突外,還要使學生們學習以民主、文明、理性的方式,表達他們的立場。只有彼此均學懂回歸理性,才能避免政治鬥爭死灰復燃。

我作為典型的泛民主派人士,提出本次公投就是為了以相對溫和的方式解決燙手的政治問題,並避免政治鬥爭在校園中死灰復燃。確實,不少泛民主派的朋友不認同我本次公投聯署,我會尊重他們的意見,但我不明白,為甚麽有些同為泛民主派的朋友,竟會用如此犬儒的奴才思考方式,反對一個解決政治衝突的方法。如果這些人仍然以這種態度對待提出解決方案的人,他們可說是泛民主派中的離間者。

我僅望這些人想清楚自己的想法是否合邏輯,想清楚怎樣才能解決問題,而不是讉責願意站出來、出心出力解決問題的人。

(標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