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不是要保障港人

2019/6/2 — 19:49

2019年4月28日,民陣發起撤回修訂《引渡條例》遊行

2019年4月28日,民陣發起撤回修訂《引渡條例》遊行

【文:陳清泉】

我反對特區政府的「逃犯條例」修訂。但不是因爲要保障香港人的安全和人權,重覆,不是為了保障香港人。這樣講應該左右紅藍綠都不高興,但我不在乎,我只是不明白,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什麼沒有人敢講。

那就讓我不自量力地做一下「衰人」吧。

廣告

我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是為了保護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因此,就要給外國人足夠的保障。

這不是為了保障香港人,重覆,不是為了保障香港人(反正中共已間接承認之前是有用「洗頭艇」強行把港人從香港捉走(註1));也不是為了保障在香港做生意、或已取得香港居留權的大陸高官商人。而是為了保障在香港做生意投資設亞太區總部的外國生意人和高層。

廣告

這樣講好像很無恥、不愛國(但我本來就不愛中共的國呀。你罵我「不愛國」是我的光榮)。

支持修例的「新世紀義和戰士」們,先不要動怒,講甚麼八國聯軍。(註2)我會這樣想,其實是受愛國愛黨撐林鄭特首和家超局長的粉絲們啓發的。絕對真心,並無誇大或譏諷之意。

話說之前我亂寫一通,說修例會令香港人「冇工開」、「冇飯食」(註3),在面書上就有很多愛國港人指教我,諸如「冇犯法怕咩引渡」(其實大家心知肚明,老共拉人唔駛有法律根據的)、「政府會把關」(林鄭敢違抗習總命令?真係賭身家都得)、「法庭會把關」(法官自己都話好大壓力,同埋冇得話「人權不受保障」就唔引渡)(註4)。仲有就是「咁驚就快啲走,離開香港」。最後這一點我就非常認同(註5),覺得非常有道理,非要和大家分享不可。

香港現在最重要的資產,不是價格再創高峰的住宅,而是跟國際接軌的制度,和因此而來的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甚麼是「國際金融中心」?說得直白一點,就是外國人帶錢來做生意投資,大陸內地的人帶錢出來買外國資產或投資外國,外國和中國之間有買有賣,香港人從中做點服務收點費用,就叫「金融中心」。中國人把資產賣給中國人,塘水滖塘魚,那不叫「國際金融中心」,只能是「中國金融中心」。

既然外國人在「國際金融中心」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那下一個問題就是:「現在外國人怕修例嗎?」怕呀。就如我上一篇文章說的,現在外國商家的代言人,領事也好、商會也好,都發聲明說不認同修例。你見過港府收外國外交照會嗎?我做香港人幾十年,就沒有見過。你聽說過英國加拿大外長會聯合給港府出聲明嗎?恐怕是史無前例。大家不妨先放下愛國心態,先不管外國人立甚麼歹毒心腸,客觀事實是他們很害怕修例,而且是怕得要死。這應該是「新世紀義和戰士」們都能贊同的。

不要說甚麼「冇犯法怕咩嘢」。人家外國大商家身嬌肉貴,高層們不來香港也可以去新加坡工作,為什麼要趕這淌渾水?要記住,人家是外國人,沒有義務為愛國愛黨犧牲呀。

於是「咁驚就走,離開香港」就很有道理了。在這情況,外國商家難得地和「義和戰士」們有相同想法。怕,就走囉,何必留下?

我作為香港人當然會不認同,就因為我不喜歡香港政府的施政,我就得離開香港。打個不恰當的比喻,我在自己屋苑買了樓住了四十年以上,一向平安無事,管理公司越做越好。廿幾年前換了新的管理公司,越做越差,甚至要修訂新例,著我晚上家裡不要鎖門,要讓管理公司阿頭的老闆隨時派人入屋、隨地大小便,他不高興就釘契甚至封屋趕我走。我為什麼要走?屋是我的,家是我的,道理在我方,要走也應該是管理公司走。

但現在的大事,不是我作為香港人要不要走,而是外國投資要不要走。甚至不用有「撤資」,只要新錢新項目不在香港做,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就會被「陰乾」。

陰乾之後,國際集團的亞太總部也不用設在香港了:怕被引渡的,可以聽「義和戰士」的話,跑到新加坡之類和中國沒有引渡條約的地方,繼續做生意;不怕引渡的,反正在香港和在國內沒分別,那就不如搬到上海好了。總之就不用再留在香港。

到時呢,偽中產特別是和金融服務相關的專業人士們,都得執包袱。大家還可會找到足夠高薪的工作,可以繼續供那層樓價高峰期買入的六百呎大角嘴千萬豪宅,還有子女學十八般興趣班加偽私校的學費?

不要幻想沒有了國際投資者,香港可以「背靠大灣區」,做「大灣區跟國際的橋樑」,做甚麼「超級連署繫人」。林鄭和義和戰士們把外國投資者都趕走了,剩下不怕中國的外國人,老早都跑到上海了。上面說過,幫中國人跟中國人做投資買賣的,叫「中國金融中心」,而這「中國金融中心」存在比香港更早,名字叫「上海」。偽中產們請想,若你是做會計,「中國式會計」你會做得比上海的會計師好嗎?若你是律師,你懂得打「中國式官司」嗎?iBanker更不用說,你香港仔識得那一位高幹啊?想想你下一代,你的子女學的是非洲鼓西班牙文,沒戴過紅領巾不懂共產黨思維、不懂用老共官腔文筆寫報告,將來能在人家的地方比得過億萬的國內同胞嗎?大家撫心自問,要不是有中港區隔,要不是香港人有「國際金融中心」主場之利,真的可以單單憑實力和所謂的「獅子山精神」,就能贏過萬千國內同胞、過得上偽中產的生活嗎?

有「義和戰士」說我寫這些是「攪政治化」,心思歹毒;我心思是不是純潔,其實沒甚麼公共意義。我上面說的,全部都是典型的香港仔「講利益」、講「著數」,一點也不政治。單單為了中共能夠方便地拉人封鋪,便斷送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讓諸位偽中產們失業「冇飯開」,特區政府、林鄭月娥和「大學都未讀過就話律師唔識法律」的李家超,才是真正為攪政治、不顧香港人死活的千古罪人。

1. 請參考例如眾新聞的報導:眾新聞 | 【引渡修例】中央駐港官員向外媒暗示 李波肖建華被移交

上周二(21日),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就港府修訂《逃犯條例》,為外國駐港媒體舉行吹風會。據眾新聞獲得的消息,公署副特派員宋如安在回答相關問題時,似乎證實兩人是被內地人員送回內地。
2. 「新世紀義和戰士」,是我亂作的,源自「新世紀福音戰士」和現在當紅的「義和團」。作為愛日本動漫的宅人,總覺得「義和團」的女首領「紅燈照」名字很有日本動畫的「御姐feel」,氣勢兼性感。講修例其實很苦悶,唯有用「宅心態」苦中作樂。還有還有,義和戰士們別亂用「八國聯軍」、「廿八國聯軍」的字眼,需知清庭收外交照會,就是八國聯軍的前奏,而八國聯軍入京後不到二十年,清朝就滅亡了。老佛爺,這是大兇之兆呀!

3. 見拙文:

「逃犯條例」修訂的啓示:政府懶理市民「無工做」、無飯開」 

4. 見路透社訪問香港法官的報導:

Exclusive: Hong Kong judges see risks in proposed extradition changes

Some Hong Kong judges fear they are being put on a collision course with Beijing as the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s…

5. 見註2的面書留言。這是義和戰士典型的說法:「犯着罪就應該罰則,怎能顛倒黑,白。為什麼要反對??尔所說不知所謂,什麼美國,及西方國家,尔等移民過去,還留香港做什麼?快~快跑吧。」不同意修例就快走,諸如此類。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