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抗極權的人,投票吧!

2018/11/25 — 15:12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時勢至此,中共緊扼香港咽喉,我不對議席得失有過高期望,但也不對此感到完全絕望。盡力拼博爭取,是我輩應做之事。

議會不是我們唯一的戰場,也不是我們要放棄的戰場。台灣在經歷比現時香港更黑暗的歲月時,都沒有放棄議會選舉之路。80 年代民進黨集黨外各路人馬之大成,有統有獨,有左傾有右傾,立場紛雜,唯一連繫著這些在野黨派的是爭取民主、人權自由的基本信仰。經歷死傷慘重的國民軍政府高壓統治,即便大家在某些議題上的立場是南轅北轍,黨外人士明白求同存異、集中力量才是對民主最有利的做法。十多年後,他們首次成為執政黨;廿多年後,他們二度執政,也要面臨選舉的洗禮,實踐他們在黨外時期追求的價值:做不好,就有下台的風險,政治秩序隨民意洗牌。

痛傷的歷史使他們團結,而香港一路走來那「舒適」的民主運動之路,在這幾年間被殘忍的劃上句號。佔中九子案開審、旺角衝突案包括梁天琦在內的幾十位抗爭者被控以年計的監禁、有人流亡海外、有人被制度逼上絕路……面對重重陰霾,我愈覺得門派之別、路線之爭,遠遠不及團結互相支持的重要。看著旺角案開審,坐在律師席的,或多或少是泛民法律支援團隊的朋友;在囚權背後奔走的,也是各個政黨的中堅。也許一些更遙遠的價值不同,但此刻我們都是被打壓的抗爭者,我覺得,很多朋友都放下了過去很多爭吵而引起的成見,漸漸向著同一個目標出發。

廣告

盲目樂觀,才有分裂的本錢;曙光未見,民主運動的唯一出路是繼續壯大。以往眾志一直強調自己與泛民主派的不同,包括行動的想法、綱領、一部分的政見,但我們深知在危難的關頭,必然是要促成合作,多於互相踐踏。中共一直以來以銀彈攻勢操縱選舉,送這些小丑腦殘進立法會,不就是一方面想鞏固立法會的優勢,另一方面破壞立法會的公信力,讓人覺得是兒嬉煙花之地,讓人嗤之以鼻麼?不用顛覆整個立法會半專權的制度,以無形殺有形,以公共輿論磨滅民選機關的合法性,讓市民由積極投入走向犬儒畏縮,才是中共最終目的。

因此,與中共唱反調的,正正是在困境中積極投入選舉,搶佔所有可以攻佔的議席,包括區議會和立法會,令保皇黨每次選舉的成本愈來愈高,用我們的信念與中共打消秏戰。的確,這是累極,但也是無可奈何之舉。入票站投站只不過是五到十分鐘的事,李卓人的勝選也只不過是三十五分之一的直選議席,但這道抗衡中共的聲音,卻是濁流之中的清泉。

廣告

我明白,很多人覺得李卓人過去作了不少錯誤的決定,在此我難以亦無意為此而辯解;但民主路上的同道,本就不可能是事事一致,處處和諧。錯,也就認了;改善,也是未來的事。或許你覺得那是搪塞之辭,唯獨人哥,我只能用我的人格寫包單保證,是真心為市民付出。他是自薦成為人質而營救一班機香港人的老民運人士。泛民被質疑的缺乏危機感、反抗意志,在在一直處於艱困的工運前輩上,是不存在的。

投票,不單是投形勢,也是投人哥的特質,這也是為何到最尾會由他復出再戰。社會沉淪變遷之快,令港人咋舌;我們更要應對時勢,以更寬廣的心與同道相處。不要迷信議會,也不是放棄議會,這就是戰戰兢兢在民主路上前進的重要認知。

 

(編按:2018 年立法會九龍西地方選區補選候選人包括伍廸希、曾麗文、李卓人、馮檢基及陳凱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